第1184章 找事

作品:《六零俏军媳

    赵建业一脸无辜地眨眨眼道,“我没说话啊”

    “可你洗脚而已,不用那么大声吧”蒋卫生直接点名道。

    “很大声吗”赵建业浓眉轻挑,“我在搓脚上的泥,抱歉我会注意的。”态度一脸的谦逊,任性地又道,“不过这点儿声音也能影响你,定力也太差了吧”

    “看h宝书,是庄严而神圣的事情,要保持绝对的安静。”蒋卫生阴沉着脸说道。

    一下子房间内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无人在说话,静悄悄地只有翻书的声音。

    说话当中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蒋卫生将煤油灯点了起来。

    油光如豆室内光线极差,蒋卫生合上了h宝书,郑重的放在了炕桌上。

    赵建业见状,不屑地撇撇嘴,什么东西。

    “水有些凉了,在加点儿热水。”邵勋看着他们道,“要不要加点儿。”

    “要要。”耿泰立立马点头道。

    邵勋用擦脚布,随便的擦擦,趿拉着鞋出去,用大马勺将热水舀进搪瓷盆里,端进来,先给自己的洗脚盆里倒了些热水。

    然后给耿泰立、赵建业分别加了热水,“谢谢”

    当然也没有越过蒋卫生,住在一起也不好厚此薄彼,给他蓄了些热水。

    邵勋将空盆放到外面,回来坐在炕上重新泡脚,温热的水,透过脚心,传向全身,舒服的想哼哼。

    蒋卫生看着他们道,“哎同学们,你们说这就是三十不不歇脚,初一接着干。就去海上溜溜,这也叫g命化的春节。这跟报纸上介绍的红旗招展,社员们忙着填海造田,根本就不一样吗这摆明了糊弄人吗”

    等了半天没有人回应,蒋卫生左右看看道,“哎你们怎么都不吭声啊”

    “你不是要大家安静吗”赵建业语气不善地说道。

    “哦”蒋卫生恍然道,“我已经汇报完了,可以聊天了。”

    赵建业冷哼一声嘀咕道,“你当自己是什么你说聊天就聊天啊”

    “你说什么”蒋卫生看着身旁的赵建业道。

    “没说什么”赵建业立马说道。

    蒋卫生扭过头看向耿泰立他们道,“哎,你们说,这杏花坡这么干是不是大大的不妥啊”

    “你想干什么”耿泰立拧着眉头看着明显想挑事的家伙道。

    “当然去揭发队长了,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蒋卫生跟打了鸡血似的,满脸通红地说道。

    “哼”耿泰立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不敢置信地说道,“我说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运动以来,都是g命化的春节,人家都是这么干的,上级能不知道。既然知道没有任何处罚,那就是没有问题。”到底有没有接触过体制啊就算没有也该带着脑子吧在人家的地盘上,揭发人家,脑袋被驴踢了。

    “耿泰立说的对,啥情况咱都不知道,你这样贸贸然揭发不好吧”赵建业小声地嘟囔道,“咱刚吃了人家的肉、鱼,这样背后捅刀子,太不仁义了吧”

    蒋卫生义正言辞地说道,“最高指示g命不是请客吃饭,你居然将江湖义气。”

    面对着蒋卫生这样的狂热分子,赵建业张了张嘴,最终合上了。

    有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耿泰立三人默不作声,一时间房内安静的很。

    “哎你们说话啊”蒋卫生看着沉默不语地他们道,“你们立场为何如此的不坚定,两条鱼、一块肉就被收买了。”

    耿泰立闻言立马反驳道,“你说话注意点儿,什么叫我们的立场不坚定了,人家积极的按上级政策行事,怎么到你的嘴里就成了糊弄了。”这帽子绝不能让他给自己扣到头上。

    “在我眼里这就是阳奉阴违、骗小孩子的。”蒋卫生挥舞着手臂,振臂高呼道,“我们一定要揭发这种丑恶的现象。”

    耿泰立好笑地看着他道,“那你去揭发吧”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g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行动自然要一起。”蒋卫生左右看看他们道。

    这是想拉着大家一起搞,太恶心人了吧这是当大家都是傻子吗

    “哎你们怎么不说话啊”蒋卫生看着他们热血地说道,“不要忘了我们的使命,复课闹g命。”

    “现在没有课可上了,大学也不招收了。”赵建业无比沮丧地说道,现在好嘛被扔到这犄角旮旯的地方。

    “所以我们才要闹g命啊”蒋卫生兴奋地说道。

    耿泰立心里嗤笑一声,闹g命,闹的咱们都被下放了,还闹腾什么啊脑子有问题吧

    “邵勋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由你牵头。”蒋卫生视线越过耿泰立看向朦胧中的邵勋道。

    “为什么交给我,这事可是你起的头儿。”邵勋立即反驳道。

    “这是你将功补过的机会。”蒋卫生眸光极具穿透力地看着他道。

    “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将功补过的机会,我有什么过。”邵勋闻言顿时脸黑下来了,不悦地说道,晕黄的灯光中,他的脸忽明忽暗的,漆黑如墨的眼底,阴鸷而没有一丝温度。

    “什么过你会不知道,让我揭你的老底儿吗”蒋卫生不客气地说道。

    “我有什么老底儿可让你揭的,别空口白牙的说胡话。”邵勋黑着脸说道,“我看你才是问题人物。”

    “胡说,我根正苗红。”蒋卫生朝他大吼道。

    “有理不在声高,吼什么吼,我听得见。”邵勋伸手掏掏耳朵云淡风轻地说道,“而且我有理由怀疑,你这般积极的闹g命,是为了洗清你身上的污点。”

    “我才没有,你别污蔑我。”蒋卫生一听着急地说道,“你休想转移话题,你穿皮鞋,铺着狗皮褥子才真的是资产阶级享乐,该批判的。”

    “你有证据,证明我有问题吗没有的话就闭嘴。”邵勋怒气冲冲地说道,特么的即便老子有问题也不是你在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在叽叽歪歪的,小心老子削你。”腾的一下站起来道,踩的盆里是水花四溅。

    “你想干什么”蒋卫生被吓的朝一边躲去,好巧不巧的将放在炕桌上的h宝书,给蹭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