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心有戚戚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可是很严肃的。”战常胜板着脸说道。

    “行了,你心里有分寸就好。”景海林抿了抿唇看着他说道。

    “你支持我”战常胜一脸吃惊地说道,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景海林好笑地看着他道,食指指着自己道,“我是那么是非不分的人吗”

    “天天被你给打击的,突然转变态度,自然惊讶了。”战常胜微微一笑,非常坦白地说道。

    景海林双手交握,大拇指轻轻地在手背上摩挲,双眸清明地看着他道,“特种部队通常小规模作战,讲究秘密潜入和突然袭击,一击不中,逃之千里。小规模作战让他们灵活机动,不在乎一地一城。小规模作战要求一套成熟的编制和武器配备。”重点给战常胜科普了一下。

    战常胜拿着笔记簿如小学生一般,记录了下来。

    景海林不紧不慢地说道,“至于战士们的训练方法,再三提醒你,科学,尊重战士训练提出了建议。且在武器方面,要保证他们个个能熟练操作国内外各种轻重武器,驾驶各种装备在地面、空中、海上及水中高速机动和作战。”

    “这不现实。”战常胜放下手中的笔,皱着眉头道,“别说士兵了,咱们的武器装备连干部都没有无法配备齐全。海陆空交通工具,有几个全面掌握的,三军都难扒拉出来几个人。唉”长叹一声道,“就别提了。”

    “所以啊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首先在武器装备上,外籍的不说,咱们摸不到,单单就国内的,这两年多少军工厂不干正事。”景海林提起来就心疼道,“咱们如果是不有尚方宝剑,估计也是关门歇业的命运。”

    “和人家的差距真是大。”战常胜沮丧地说道,随即又斗志昂扬地说道,“我们要努力,追上一点儿是一点儿,我们是追不上了。”目光灼灼地看向丁国良道,“未来要看你们得了。”

    “姐夫,你这样让我们觉的身上的担子好重。”丁国良夸张地拍拍自己的肩膀道,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郑重地看着他们道,“我会努力的。”

    “应该是我们会努力的。”云露露少有的一脸正色地看着他们道。

    “对了,姐夫,你刚才的汇报,不会影响你吧”丁国良不由得担心地说道,“我就不明白了,明明不管你的事,是他们脱岗,站岗的站一半跑去睡觉。你干嘛往身上背。”

    “非常时期,自己主动认错,争取宽大处理,比上面调查组出现的好。”云露露看着孩子他爸细心地说道。

    “道理我知道,可就是替姐夫委屈。”丁国良噘着嘴不满地说道。

    “有什么好委屈的,形式而已,就是没有错,也要拼命在自己身上扒拉鸡毛蒜皮的错误,来批评与自我批评。”战常胜勾唇轻笑,混不在意地说道。

    “噗嗤”洪雪荔闻言不自在地笑了。

    “嫂子,你笑什么”战常胜眨眨眼好奇地问道,“是在笑我吗”

    “不是,不是。”洪雪荔一脸笑意地慌乱地摆手道,“我笑的是,你们扒拉自己身上的鸡毛蒜皮地小错误,积极的z请示、汇报。”

    “嫂子还笑,可难为死人了。”战常胜无语轻笑道,“上一次,贺副主任为了找话题,在食堂改善伙食吃肉包子时,规定一人可吃两个,他特意多拿了一个。”

    “原来他是特意的啊”景海林惊讶地说道,“我心里还嘀咕呢贺副主任那天咋不对劲儿呢”

    “没办法,不然怎么办”战常胜紧抿着薄唇道,“即便咱们远离岸上,还是被影响了。”

    “怎么了”洪雪荔一头雾水地问道。

    “大家批评他私心太重自私自利,这个没问题,很正常。”云露露看着她解释道,“但扯上修正主义简直是胡扯,多吃一个肉包子,就是修正主义者了吗”

    “姐夫,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办不能让他们在这里,虽然他们如跳梁小丑般蹦跶,影响不了大局,可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云露露紧皱着眉头担忧地说道。

    “这个我想好了,把他外派联系其他兄弟工厂。”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

    “这样不在眼皮子低下好是好,可是脱缰之马,在跟岸上的狂热分子搅合在一起,岂不是更糟。”丁国良小声地嘀咕道。

    “不会,他没有时间,到时候会比我们更担心工程的进度。”战常胜眉宇间尽是算计道。

    “你说了什么”景海林眸光注视着他道。

    “想要成为他老人家的又红又专的好战士,就要拿出实际的成绩,说不定到时候会接见他的。”战常胜眉眼含笑地看着他们缓缓地说道,“有他老人家鞭策,他还不马不停蹄的专心做事,这样就没时间琢磨其他了。”

    “在这点儿上,我们都不如你。”景海林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

    “我哪有哪本事,是他老人家镇的住魑魅魍魉。”战常胜抿了抿唇道,“如果不是有这个定海神针在,还不知道这乱会持续多久。”

    战常胜的话,说的大家心有戚戚,一时间大家沉默了下来。

    “都怪我,大过年的搅合了好好的气氛。”战常胜抬眼看着他们道,“好了,不说这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了。”转移话题道,“国良、露露跟你们商量件事情。”

    “什么事姐夫。”丁国良与云露露齐齐看向他,异口同声地问道。

    “是这样的,我打算开春后,把启航送回家。”战常胜看着他们眼底划过一抹不忍心,但却狠下心来道。

    “不要”丁国良立马如爆仗一下,原地爆炸,不愿意道,“启航这么乖,为什么要送走。送走了,我们还怎么看孩子。”满脸不愿地说道,“姐夫,别”

    “冷静点儿”云露露抓着神情激动地丁国良道,眼眶发红地看着他道,“这是最好的安排。”

    丁国良鼓着腮帮子如青蛙似的,固执地说道,“我不听,我不想跟儿子分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