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藏私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们这样还能守岁吗”丁国良看着睡的香甜的儿子说道。

    “你儿子睡着了,打雷都弄不醒他,不过你不要太大声了。”战常胜提醒他道,“启航睡着了很乖的,可能知道我们都忙,所以他几乎不吵不闹的,很乖的,比我家沧溟还乖。”

    “也许是知道吵闹带不来他想要的结果。”景海林突然说道。

    “老景,你这么说,显得我们也太冷酷无情了吧”战常胜顿时不乐意道。

    “好了,我不说了。”景海林立马鸣金收兵道。

    “让启航跟着我们受罪了。”丁国良心里难受地说道。

    “你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这个姑父照顾的不好。”战常胜顿时夸张地不悦地看着他们道,目光落在丁启航的脸上,孩子被他给照顾的白白胖胖的,像发面馒头似的,“你们这是对我有意见”

    “不是,姐夫,我们只是自责没能尽到父母的职责,很过意不去。”云露露赶紧解释道。

    “那是因为你们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这个闲人终于有事情可以做的,高兴还来不及呢”战常胜神情舒展的看着他们道。

    丁国良夫妻俩知道姐夫是故意这么说的,他事实上也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

    “好了,好了,守岁呢说点儿轻松的话题,振奋人心的话题好不好。”战常胜展眉轻笑道。

    “只是希望如越南战争的事情不要发生在咱家。”丁国良突然感慨地说道,“他们掰腕子,把人家第三方给祸害的家破人亡的。”

    “国良,我让你说振奋人心的事情,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战常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道,紧接着说道,“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现在又不是晚清、民国,咱们就是那砧板上的肉,谁上来都想咬一口。现在发展就是将战争拒之于国门之外,不在重复从前的悲剧。”

    “对啊我们有蘑菇弹,很快有核潜艇,这些战略武器,还怕什么真是豺狼来了有猎枪。”丁国良斗志昂扬地说道。

    景海林与战常胜两人相视一眼,无奈地看着乐观的他。

    “傻小子,你不会以为有了它们就万事大吉了吧”战常胜微微摇头道,“那只是同归于尽的想法。我们与自己相比,那是进步如坐火箭一般,是因为低,应该说是零,所以看得进步快。而与美帝横向比就差远了。这话我也只敢在这儿说。”警告他们道,“出去可万万不敢说,一顶破坏运动的帽子,我可不敢。”

    “姐夫,你当我们傻啊”丁国良噘着嘴嘟囔道,“我们又不会小孩子。”

    “老师,美帝什么样是不是在水深火热之中啊”丁国良目光落在景海林身上道。

    “水深火热”景海林轻蹙了下眉头努努嘴道,“那得看针对谁了,有钱人的天堂,穷人则真的是水深火热。”

    “果然是资本家,就知道剥削。”丁国良咬牙切齿地说道。

    洪雪荔闻言与景海林相视一眼,看着单纯的丁国良微微摇头。

    “华人在美帝的生活怎么样”丁国良好奇地问道,“是不是很受欺负。”

    “那要怎么看了在美帝努力两代在当地作个中产应该不成问题,再往上不行,处处都是天花板。”景海林看着他神色如常地说道。

    “讨论这个干吗离我们十万八千里,等什么时候解放它了,在讨论也不迟。”战常胜大大咧咧地说道。

    景海林闻言轻轻一笑,笑声溢出嘴边。

    “你笑什么我说话”战常胜低眉不好意思笑了笑道,“这不是被那些口号给影响了,张口就来。”

    “我明白,你不用解释。”景海林笑道。

    “我把练兵计划交给你了,有什么意见没有。”战常胜看着他问道。

    “今天守岁啊你还要谈工作。”洪雪荔好笑地看着他道。

    “不谈工作就不是他了。”景海林摆摆手道,目光落在洪雪荔身上轻笑道,“你应该习惯了。”努努嘴道,“现在讲究的是革命化的春节,三十不歇脚,大年初一接着干”

    “对啊那么我们讨论工作就没毛病了。”战常胜得意地一笑道。

    “言归正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景海林双手放在炕桌上道,“我还是不太赞成你地狱似的练兵,就是美帝地特种部队,都没你这么狠”

    “等会儿,等会儿,你说的特种部队是什么”战常胜伸手拦着他道。

    “哦特种部队,是首先他们的任务独特,他们随时准备出动,翻山、渡河、跨海、空降,独立或与其它部队配合,悄无声息的渗透敌占区,侦察数百上千公里外的敌情、刺杀关键目标,获取有价值的情报,或爆破有价值目标。

    特种战士的装备独特,和三军的任何部队都不同,特种部队同时配备有各种最先进的车、船、飞机和潜水装备,俨然是一个微缩的三军部队。坦克装甲车和飞机摆在同一个训练场,成为奇特的景致。他们真正称得上海上蛟龙,陆地猛虎”景海林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特种战士训练独特,保证他们个个能熟练操作国内外各种轻重武器,驾驶各种装备在地面、空中、海上及水中和高速机动和作战。在和平时期,只有他们还坚持高难度、高风险、高度接近实战的训练”

    战常胜双眸如饿狼似的,冒绿光,听的心潮澎湃道,“老景,你太不够意思了。咱们俩共事多年,你有这么好的想法,怎么不说出来,这么藏私啊”

    “你又没问,我能说什么”景海林一退六二五道,坚决不背这个锅,“你问的是人家海军是如何训练,你又没问过陆军。”

    “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倒打一耙。”战常胜给气得没脾气了。

    “我是真的没法说,这特种兵是拿钱粮堆起的,前两年部队都无法保证一线人员的伙食,个个给饿了一脸菜色,你让他们如何训练。”景海林微微摇头道,“就你这强度,肯定得垮掉一大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