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年三十

作品:《六零俏军媳

    “也不知道邵勋他们怎么样了”连雯雯担心地嘀咕道,“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包饺子。”

    “操什么心啊”凌丹姝没好气地说道,“不会包饺子,破了就当煮馄饨了。”

    连雯雯闻言一愣,随即看着她道,“这话你也说的出口,怎么说大家都是同学。”

    “男女有别,你不会是想去帮他们吧”凌丹姝拿起茶缸停在半空中抬眼看着她道,“我警告你不许去。”微微弯腰靠近她凝视着她道,“我会像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你。”

    连雯雯很秀气的翻了个白眼,无语地看着她,真是无话可说。

    “咱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凌丹姝语气和缓的说道,自问自答道,“咱们来这里是扎根农村的,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农事上。”点名道,“你要帮他到几时。”

    “这个”连雯雯迟疑地看着她道,“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的。就比如干农活还是男人有力气,邵勋肯定会帮我的。”

    反应够快的,凌丹姝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双眸滴溜溜的一转,故意说道,“你想累死他,就使劲儿的用,我没意见。”一脸坦然地看着她。

    “我不能成为邵勋的负累,开春后,农事上我一定好好的学。”连雯雯目光坚定地说道。

    气的凌丹姝一个仰倒,算了微微摇头,这么想也对。

    女人还是自己的立得住,最可靠,至于男人可有可无,除了给女人一个孩子。

    “快点儿弄饺子皮。”连雯雯催促道。

    “哦”凌丹姝点头,赶紧拿着茶缸继续摁饺子皮,“真是为了吃一顿饺子,费劲儿了。”摁的手都酸了,甩着双手。

    “呵呵”连雯雯抿嘴偷笑道,“胜利在望,在坚持一下。”

    终于在凌丹姝抓狂时,包完了,“年年有鱼,余下的是明天早上的,要怎么保存,屋里太热了。”

    “简单,放在外面,天然的冰箱,放一晚上不会坏的。”凌丹姝指指窗户外面道。

    连雯雯点头如捣蒜道,“好主意”忽然又高声道,“放在外面,我怕老鼠给咱祸害了。”

    “这样,放在篮子里吊在晾衣绳上,用锅盖盖上,在用搪瓷盆接点儿水压在上面。”凌丹姝积极地想办法道。

    “可行”连雯雯忙不迭的点点头道。

    “唉”凌丹姝深深的叹口气道,“我什么时候为吃的这么绞尽脑汁过。”

    “呵呵”连雯雯看着沮丧的她微微一笑,“就当磨炼了。”

    “下饺子去。”凌丹姝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才两天吧我居然为吃的跑前跑后了,我想我真是疯了。”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

    “哈哈”连雯雯实在憋不住了。

    两人在异乡的年三十也充满了温馨与乐趣。

    aaaaaa

    “妈妈,妈妈饺子包好了吗我饿了。”小沧溟顶着如红苹果似的脸蛋儿,颠颠儿地跑进来道。

    “好了,包好了,咱们马上下。”丁妈弯腰满脸慈爱地看着他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跟抹了胭脂似的。”手搭在他的额头上道,“不烧啊”

    “是火炕太热了。”丁海杏出声道。

    “哦”丁妈恍然道,“那出去时要小心,冷热相激,容易生病。”

    “等着吃饺子呢还出去干什么”丁海杏拉着他的手道,“走咱们洗手去。”

    丁妈和沈易玲下饺子去,而丁海杏和红缨、解放,领着孩子们先去放水,然后洗手回来乖巧的等饺子。

    新出炉的饺子,丁爸照例摆在了窗台上,然后才拿起筷子,目光扫过他们,“吃饺子,别看我了。”

    尽管铁锅够大,但架不住人多,饺子不可能一锅煮,分开煮的话,男人和孩子先吃。

    女人则等到下一锅出炉。

    吃完饺子,收拾干净后,大家坐在一起守岁。

    像那一年一样,唱歌,先让孩子们表演,唱歌,歌是红歌,背诗歌,诗歌则是伟人诗歌。

    孩子的世界没有是非对错,也没有足够的判断力。

    丁海杏可不敢教他们有用的,更不想由于孩子天真而犯下无知的错误。

    小沧溟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表演,大家齐鼓掌,这才是过年该有的味道。

    天黑了之后,孩子们困了丁海杏和红缨、沈易玲,带着孩子们洗漱后,哄着孩子们睡觉去了。

    孩子们睡了后,大人们继续,守岁。有孩子们热闹后,大人们就聊聊天,嗑嗑瓜子。

    丁爸做年终总结,畅想未来的时候,少了战常胜和丁国良,什么时候他们回来,一家人才齐齐整整的。

    “你这老头子,好好的大过年,你招我。”丁妈拍着他的肩头道,抬起手臂粗鲁的擦擦自己的眼角。

    “好了,好了,不说了。”丁爸赶紧赔不是道,“是我的错,我只是希望明年过年能看见他们。”

    “还说”丁妈捶着他的肩膀道,劲儿大的将丁爸都给掀翻了,倒在了丁国栋的身上。

    “爸,你没事吧”丁国栋吓得赶紧将丁爸扶正了道,目光看向丁妈道,“妈”

    “怎么了不满是不是,比眼睛大啊”丁妈瞪的眼睛大大的,看着他道。

    “没有”丁国栋立马怂道,赶紧看向丁海杏,搬救兵。

    丁海杏收到大哥的求救信号,朝他俏皮地眨眨眼,看我的,“妈,妈,别生气。人不回来,平安就好。他们在从事伟大的事业,你会为他们骄傲的。”

    “你怎么知道的。”丁妈目光灼灼地看向丁海杏道。

    “四年都不回来了,就可以猜的出任务有多重了。”丁海杏声音温润地再接再厉道,“你看从事国家秘密研究工作的,不也是几年都不回家,音信全无的,对家人也守口如瓶。”

    “你是说”丁妈惊讶地掩着嘴说道,“咱家国良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妈,瞧您说的也太看不起国良了吧”丁国栋为自己的弟弟抱打不平道。

    “不是,他不是上的军校吗出来不也是大头兵。”丁妈眨眨眼不解地说道。

    “妈,军校出来的可不是大头兵,大小也是干部。”沈易玲为其科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