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精神

作品:《六零俏军媳

    应解放双眸希冀闪闪放光道,“我还盼着有一天去海上勇往直前、乘风破浪呢”

    丁海杏看着着魔地应解放,轻笑出声道,“解放,晕船吗”

    “不晕,我的身体好着呢”应解放拳头捶着自己的胸膛咚咚作响道。

    沈易玲与丁海杏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沈易玲目光转向应解放道,“小叔子,你最好要有深刻的心里准备,海上巡逻时的浪漫的代价就是晕船有时连胆汁都会吐出来了,每出海一次,就要大伤一次元气,因此,十个水兵有九个半,都患有不同程度的胃病,因为这世上,就没有决对不晕船的水兵,只有在海上经历过长期的风吹雨打煅炼后,抗晕船的体能才略比在陆地上工作的人员强一点而己,但如遇上了大风大浪,即是在舰上服役了多年的老船长,也照吐不误”

    “嫂子,我玩儿那个抗晕的器材,转上多久,都能下来走直线。”应解放信心十足地说道。

    “小子,善水者溺,别吹大话。”沈易玲如水晶般的双眸闪过一抹狡黠,看着他道,“晕船的苦,没上过军舰在大风大浪中晕过船的人,是无法想象得出哪种晕味来的,在海上晕船呕吐,没有陆地上哪种在呕吐前要先呕一会的序曲在腹肌剧烈收缩的一瞬间,胃里的半消化食物便从口腔中喷射而出,这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杀伤力,可使对面二尺以外的人和物体,都旧貌变新颜了。”

    沈易玲这边话音刚落,丁国栋就先受不了干呕了。

    沈易玲诧异地看着丁国栋道,“如鸿她爸,你也太夸张了吧我没说什么啊”

    应解放赶紧端了杯水递到了丁国栋眼前道,“哥,喝水,压压。”

    丁国栋端起水杯狠狠的灌了两口,才将胃里的翻腾给压下去。

    情绪平复下来后,才抬眼看着她道,“你形容的够详细了,还想怎么让我直面吗飞流直下三千尺”光是想想,丁国栋就觉得胃里翻滚了起来。

    “好好,我不说了。”沈易玲立马说道,“没想到你胃这么浅。”

    “解放,你嫂子说的不错,一般从末上过舰艇晕过船的人,只需上舰去浪漫一次后,在没有军令约束及卫国重任在肩的情况下,他会情不自愿的从此再不上舰艇去浪漫。”丁海杏看着他道,“考虑清楚了。”

    “我考虑的很清楚。”应解放冷静地看着他们道,“何为保家卫国。在舰艇部队服役的海军指战员们,常期在海风和海浪的轻拂下,个个都吹岀了一张张古铜色的英俊脸他们为了保卫祖国神圣的海疆。”神色坚定地说道,“任凭风吹浪打,驾驶着战舰劈波斩浪,日夜巡逻在祖国的海防线上,为祖国,为人民我愿意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年华”

    “好样的。”丁爸拍着他的肩膀大力支持道,“别听你嫂子和你姐吓唬你,咱从下在海边长大,哪儿能怕大海呢应该像高尔基中的海燕,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不就是晕船吗何况咱还不晕船呢即便有,那也是吐吐就习惯了。”

    丁海杏笑而无语地看着丁爸,您老可真是可爱,这是吐吐就习惯的吗

    应解放双眸闪闪发亮地看着他们道,“虽然嫂子将上艇形容的那么恐怖,可是艇上人员,嘴上说宁可下陆地当炊事员,可却没有一个下来的。”面容肃穆地看着他们道,“为什么他们靠的是什么人是靠精神支撑的情感动物,我们的水兵战士们,就是靠着对祖国和人民无限忠诚的信念,来战胜一切常人所无法忍受的艰苦,日夜守卫在祖国的海防线上。”

    “说的好”丁姑姑开心地说道,双眸满是欣慰地看着他,目光看向沈易玲与丁海杏道,“你们不许打击我儿子的积极性。”

    丁海杏与沈易玲两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是姑姑。”

    丁海杏看着丁姑姑俏皮地眨眨眼道,“姑姑,您可是最反对解放当兵的,现在怎么全力支持啊”

    “去,我儿子保家卫国,我高兴。”丁姑姑红着脸说道。

    “解放,听见了吗”丁海杏看着一脸激动地红着眼眶的应解放道。

    “臭小子,不许哭啊”丁姑姑嫌弃地说道,“多大了,还掉金豆子。”

    他爸现在被开除军籍了,现在儿子子承父业,也算是老怀安慰吧虽然他不知道。

    “嗯”应解放很没出息的吸吸鼻子。

    “妈妈,外面的风好大。”小沧溟满头大汗地跑进来道。

    “那就别出去玩儿了。”丁海杏看着他说道,“都回来,让红缨姐给你们冲奶粉喝。”

    “呀喝奶喽”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说道。

    红缨带着他们去了隔壁卧室,孩子多,应解放知道她一个人忙不过来,起身过去帮忙。

    等孩子们喝饱了,两人就陪着孩子在炕上玩儿。

    aaaaaa

    听着窗外的呼啸的风声,包着饺子的连雯雯满脸惊奇地说道,“真的这么神”半天不见凌丹姝回应,“我说话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外面风大,无法出海。”凌丹姝有气无力地说道,她现在正全力的和饺子皮奋斗呢家里没有擀面杖她拿着大茶缸子底儿使劲儿的转着摁饺子皮

    没办法现在只能用这种最土,最原始的方法,“雯雯,看来咱们要买的生活用品多着呢”

    “慢慢来吧”连雯雯只能如是的说道,不然还能怎么办“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哦经验呗生在海边,长在海里,等你到了丁队长的年纪也就会了。”凌丹姝轻松地说道。

    “呵呵”连雯雯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道,“你可真行,我就是在海边在住上四十年,我也没有这看天的本事。”

    “贵在用心。”凌丹姝头也不抬地说道,“咱们又不靠这个吃饭,你会关心这个”

    “也许你说的对吧”连雯雯耸耸肩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