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浪漫与现实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爸不知道应解放为何这般激动,给吓得赶紧说道,“哦哦”慌乱的赶紧从炕头柜里翻找纸和笔递给了应解放。

    应解放拿到纸笔,将面前的茶杯移到一边,将脑中所想给画出来了。

    丁爸看着他画的草图道,“像变色龙一样是好,可是神圣的军装不能这样吧以现有的政治氛围,说错一句话就上纲上线的,你把军装给糊成这样,这妥妥的犯了政治错误。”

    “啊”应解放沮丧地说道,“可是这有利于隐蔽啊这是好事。”

    “好事”丁爸伸手敲着他的脑袋道,“好事又如何多少好事给办成了坏事。”一脸严肃地说道,“这事还是算了,这要是被有心人给扣上帽子,不但自己的前程没了,会牵连一大片的。”

    丁海杏也觉得自己莽撞了,于是开口道,“解放,这样没有说服力,等什么时候军事演习,用事实说话,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跨越社会界限半步是天才,一步是疯子,他们可没有对抗整个社会的能力。

    “也对”应解放想了想点头应道。

    丁海杏看着他不放心地说叫道,“解放,你保证,时机不成熟的时候,不许你再提这件事。”

    “对”大家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应解放。

    应解放看着大家狐疑地眼神道,“因为你们我会克制自己的,行了吧”

    “要以他老人家的名义发誓。”丁海杏沉下脸严肃地说道。

    “这不用了吧你们是我的软肋,我不可能做出踩线的事情。”应解放眼神游移,犹豫地说道。

    丁姑姑可不敢大意,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姐说的对”

    在全家人目光如炬中应解放只好以他老人家的名义发誓。

    “好了,好了,继续说说你的训练吧”丁妈和起稀泥道,“我觉咱家解放在海边长大很有优势。”

    “那是当然了,浪里白条可不是白叫的。”应解放大拇指指着自己骄傲地说道道。

    “臭美。”丁国栋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那你的战友呢”收回了手又道,“咱们这里只有夏天才能在海里训练,被晒的真是不死也脱层皮。”

    “是啊”应解放看着他们道,“自然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烈日炎炎下,我们却越是艰难越向前的曝晒在烈日下,发扬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大无畏精神操练着,军用水壶早己是底朝了天,没有树荫,没有水喝,就这么做着耐热训练。这是家常便饭风,稀松平常。”

    “那游泳呢空军爱蓝天,骑兵爱草原,水兵就爱蓝色的大海,水兵不会游泳,就不配当水兵辽阔的大海就是水兵之魂”丁海杏笑容温暖非常感性地说道,“对于旱鸭子来说,很难吧”

    “嗯”应解放想起战友不厚道的笑了,“游泳训练对来自北方大平原的战士而言,也算是一项艰辛的训练课目了,从一名不会游泳的旱鸭子要练就成浪里白条似的水中蛟龙,不喝上几桶脏水,哪是绝对过不了关达不了标的要达到万米以上的游泳耐力,小腿肚子和脚趾头,不知要抽多少次筋,才能练成不抽筋的水鸭子,因此,北方兵是见水头疼色变。呵呵”

    “咱们从小在海边长大,视水为瑶池,一下水就不想上岸。”丁国栋勾起唇角莞尔一笑道,“小时候一到夏天,一有空,就会跳进海里戏水。随着澎湃的海浪,一会浮起在浪尖上,一会又跌落在浪谷底的哪种感觉,就犹如哪鹰击长空,魚翔浅底。”想起往事会心一笑。

    “对我而言,游泳训练项目,就似享受泡温泉,一下水,就可泡上几个小时不上岸,这也是北方战友十分羡幕的一技之长”应解放抿着唇嘴角微翘一脸笑意道。

    “听你说的,早知道我也当海军了。”丁国栋拍拍自己的胸脯道,“就我这个体格杠杠的。”

    “你可别被解放给骗了。”沈易玲出声道,“没当过海军的人总觉得水兵二字与浪漫二字是同义词。人们都喜欢凭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去构思出一幅自己心目中的美好童话总觉得,海军战士们个个都是穿着迷人的海魂衫,戴着飘飘洒洒的水兵帽,驾驶着战舰,乘凤破浪巡逻在祖国的海防线上英俊的小伙子,这种罗蔓蒂克似的童话意境,只是反应出了人们对海军的一种美好赞赏及仰慕心态,但是,这却是人们思想中的一大误区,也是一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肤浅认识。”

    “你也曾经是海军,我看你和解放挺好的。”丁国栋一脸纳闷的说道。

    “那是因为我在学校,解放还在训练,等回来,他正式的上艇出航,很快就被无情的现实撕得个粉碎”沈易玲放下手中的饺子皮,抬眼看着他们道,“我曾经也想上艇服役,被我爸给拦着了。我曾经好胜的女人凭什么不能像男人也一样去艇上服役。

    结果被我爸拉着参加舰艇兵的聚会,体会他们的苦与乐。他们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只要能调到陆地上服役,哪怕是下厨房当炊事员,到农场去喂猪,都心甘情愿毫无怨言这就是舰艇部队水兵们的心声。”

    “舰艇兵的无论是福利待遇,还是舰艇上的伙食标准可都是顶顶好的。水面舰艇的伙食标准,是每人每天一元七角的水兵灶,比地面部队的伙食标准要高出几倍,仅次于潜艇部队每人每天三元六角的伙食标准,因此,舰艇部队,除了常吃营养丰富的伙食外,每周还要发几次水果,糖果,麦乳精罐头之类的零食。这些我不吃,可以给小沧溟他们。”应解放看着她说道,“我们在码头时,看着舰艇的甲板上水兵们有时候吹着口琴,拉着风琴,那海风轻轻的吹,海浪轻轻的摇,温柔的拍打着舰艇,很有意境的。”满眼小星星地一脸的向往,“我真恨不得立马上艇服役。”那样子跟着魔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