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庆幸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是是是”连雯雯笑着说道,“凌丹姝同志,现在帮我烧火。咱们中午吃铁锅炖鱼海带丝,晚上有肉包饺子,没有饺子就不算过年。”安排的井井有条道。

    “行,听你的。”凌丹姝脸色柔和地点头道。

    红红的火光映在脸上,凌丹姝眸中蹿着火焰,丁队长如此好相处,在观察、观察的话,应该可以合作。

    她可不会傻了吧唧的,老老实实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干苦力。

    aaaaaa

    丁妈将东西送完后,回了家,而丁姑姑赶在午饭前回来了,大家自又是一番热闹。

    丁海杏和沈易玲两人使出浑身解数整了丰盛的团圆饭。

    丁爸专门盛出来一碗放在了窗台上。

    丁海杏见状,微微翘起唇角,调侃道,“爸这是不是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现如今不让祭祖了,可千百年的文化基因与传承,哪里说是能断就断的。

    据说魂魄喜欢趴在窗户上,这样祭祖完全没有问题。

    作为老鬼她非常有说话的权利。

    “你这孩子,看破不说破的道理不懂吗”丁爸没好气地说道。

    “我说什么了吗”丁海杏眸光流转一脸幼稚地说道。

    “你呀”丁爸拿起筷子道,“吃饭。”

    热热闹闹的吃了中午饭,收拾干净后,男人们坐在炕上聊天,炕桌上摆着山货、瓜子、糖,茶壶里泡好的茶水。

    红缨陪着小沧溟他们在院子里疯玩。

    而女人们就在他们旁边,围在炕上包饺子,顺便听男人们侃大山。

    窗外风起,冷风如刀,屋内温暖如春,热闹且温馨。

    “解放你回来,干嘛还穿着军装,穿便装多好啊”丁爸一脸嫌弃地说道,“跟人家陆军的军装差远了,那橄榄绿多好。”

    “就是,说句不好听的。”丁国栋手搭在嘴边道,“像灰老鼠皮。”认真地说道,“还是原来的白上衣,蓝裤子好看。”

    “对啊尤其是水手服,那是真漂亮。”丁妈附和道,“现在这个军装,我连跟你合影的欲望都没有。”

    应解放听着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哭笑不得地说道,“这也不是我能决定得了的。你以为我也想穿这个吗我早就想穿原来的军装了。原来的衣服魅力十足,充分体现了海军的灵魂。”

    丁海杏闻言,摇头失笑,不疾不徐地说道,“等吧总有一天会换回来的。”

    “是吗”应解放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你们也说不好看了,而且军装又不是一成不变的,都换了几回了。这说不定啥时候就变了。”丁海杏随口说道。

    “这么说也对,我要抱有希望,说不定啥时候就换了。”应解放高兴地说道,“到时候真的换军装了拍张照片给你们寄回来。”

    “当海军累吧”丁爸看着应解放问道。

    “这当兵哪有不累的,那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丁姑姑瞥了应解放一眼,语气不善地说道,“真是自找罪受,如果上地方大学多好啊”

    “妈,上地方大学更亏好不好。”应解放直白地说道,“考上大学的第二年就运动了,您想让我下场当屠夫吗”

    “当然不能做那些没良心的事情,天地君亲师,对于向你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可不能像他们似的跟疯子似的。”丁姑姑立马说道。

    “可在那被热血激情冲昏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保持清醒的脑袋。”应解放就事论事地说道,“而且运动完了,像我这样的小人物,留在学校不上课,白白蹉跎了岁月,要么卷铺盖卷滚蛋。”实事求是地说道,“事实表明,还是军校好吧在狂风暴雨袭来之前,就将我们分配到基层了。多么有先见之明,不然我们现在是无处安放。已经连续两年不征兵了,也不知道今年是否征兵。”

    “而且姑姑,当时闹的最凶的,不管是地方还是部队都被踢出去了。”丁海杏一脸严肃地说道,“即便现在侥幸留下来了,您就不怕秋后算账啊”朝她使使眼色,手上擀皮的速度一点儿都不慢。

    “被你们这么一说,冷汗都下来了。”丁姑姑心虚地说道,迟疑了下又道,“不过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尤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秋后算账也太不厚道了。”

    “姑姑,亏您进入体制内了。”丁国栋看着她道,“政治劈开脉脉温情面纱,下面是黑的,黑的。”

    “所以我宁愿下去务实,都不愿意在机关内勾心斗角。”丁姑姑唏嘘地说道。

    “好了,好了,大过年不提这个了,聊点儿轻松地话题。”丁爸出声打住这个话题。

    “还继续刚才的话题,解放训练辛苦吗”丁妈包着饺子问道。

    “当然了,夏天,训练场上水兵战士身上的汗珠是一串又一串的,身上的老茧一片片。”应解放很文艺地说道,“当兵的艰苦,当兵的那是泪和汗,就是一种神圣的奉献春天眨眼便过,春去夏又来,夏日炎炎把兵练,都说一年四季在于春,但春天却总是哪么短暂,就象在四季中打了一个擦边球便擦肩而过昨天还在穿老棉袄,晃然之间,就己进入了夏日炎炎,在烈日下训练着,军装上的白色汗迹,己将灰色的的确良军装图染成了灰白混杂的跟从泥巴里滚出来似的。说真的那时候真想早点儿收兵,回营。”

    丁海杏琉璃般清澈透亮的双眸,划过一抹幽光,算计地说道,“其实滚的满身泥也不错啊这样善于隐蔽,跟变色龙似的,与环境融为一体。”

    应解放闻言脑中快速的闪过一抹亮光,快的让他抓不住。

    丁海杏着急的,我都提示的这么明显了,还想不起来啊恨不得抓着他的脑袋摇摇,“都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有什么想法你画下来不更加直观。”

    “对哦”应解放赶紧看向丁爸异常激动地说道,“舅舅,舅舅,快点儿,纸笔,纸笔,趁我脑子里还有灵感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