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 出海

作品:《六零俏军媳

    打麦场上,丁爸站在石碾子上,看看人来的差不多了,高声喊道,“今天出工前,先说一个事,就是咱们这里来了六名知青,相比昨儿大家都知道了。人呢”扫了一眼朝他们招手道,“来来,到前面来,今儿让他们自我介绍一下。”

    邵勋他们六个走到前面面向大家,自我介绍了一下。

    待邵勋他们自我介绍完毕后,丁爸带头鼓掌道,“我们欢迎他们的到来。”

    帅气、白净、斯文、漂亮的人很容易让人接受的。

    掌声哗哗的响起来,欢迎他们的到来。

    丁爸双手向下压了压,高声喊道,“以后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农活中,请大家多多帮助他们,尽快融入、适应我们这里的乡下生活。”

    “好了上工。”丁爸从大手一挥,从石碾子上一跃而下,带头走了。

    男人们跟着丁爸走了,而女人、老人和孩子都回家了,不需要那么多人,再说了过年,虽然家家不富裕,可主妇们绞尽脑汁也得做一顿可口的团圆饭吧

    “上工”连雯雯一头雾水道,“今儿不是年三十吗”

    “你过傻了,不是说三十不歇脚,大年初一继续干”赵建业看着她说道。

    “是吗我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连雯雯拍拍自己的脑袋道。

    “没事,没事。”凌丹姝赶紧挽着她的胳膊说道,“就跟过革命化的春节一样。”话落瞪了一眼多嘴的耿泰立,不说话没人当他是哑巴

    耿泰立被凌丹姝那充满凌厉杀气的眼神给吓的一哆嗦,后腿了几步。

    邵勋心疼的看了眼连雯雯,“凌丹姝,雯雯交给你了。”话落推着耿泰立他们先走了。

    凌丹姝看着她转移话题道,“咱们还是看看我们要干什么吧你不是说种地吗咱们现在看看地如何种。”

    “丹姝你真是,大冬天的如何种地,这常识我还是懂的。”连雯雯被她给逗笑了,“不是冬闲吗我们这是去哪儿”

    “出海”凌丹姝站在海边道,“这大冷的天出海干什么脑袋不是有问题吧”

    “嘘不要这么说”山杏站在她们俩身后道,“我们是积极的响应上级政策,不知道农业学大寨啊我们这里土地贫瘠,在农业上没有建树,只有出海了。”

    山杏本可以不参加的,可是有她们两个,跟着男人不方便,所以她只好舍命相陪了。

    “谢谢你。”连雯雯看着山杏真诚地说道。

    “走吧我们上船。”山杏拉着她们上了木船,然后划船出海。

    这时候出海,小北风飕飕的刮着,海面上有细小的浮冰飘着,这滋味儿可真非一般的酸爽。

    山杏划着船带着她们俩去了海带养殖的地方,向她们骄傲的介绍着海带的丰功伟绩。

    听的凌丹姝和连雯雯一愣一愣的。

    “这个我听家里人说过,没有想到出自咱们这里。”凌丹姝惊讶地看着山杏道,她看过报纸,大篇幅的报到过。

    “你去看看大队挂的锦旗就知道所言非虚了。”山杏双眸放光一脸兴奋地说道,言语中透着骄傲与自豪。

    “是嘛”连雯雯点头道,“那一定要去看看。”

    凌丹姝看着海上浮球道,“这下面都是海带吗”

    “是的”山杏看着她们俩说道。

    “这个要到什么时候收割。”凌丹姝好奇地问道。

    “明年五六月份,不不过了阳历年了,应该是今年了。”山杏看着她们俩严肃地说道,“收割海带的时候虽然不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可是在海面上,海滩上,没有任何的遮掩,在太阳的直射下,可是很辛苦的。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哦”凌丹姝黑眸轻转,讪讪一笑道,振臂高挥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山杏抿嘴一笑道,“好,够魄力。”心里却道希望到时候你还这么斗志昂扬。

    “我们可以试着划划吗”连雯雯手痒的跃跃欲试道。

    “这个不好掌握,弄不好会在原地打转,万一伤着浮球进而伤着海带就不好了。”山杏提醒她道。

    “那好吧”连雯雯打消了主意。

    山杏看着她笑了笑道,“等回程的时候远离了养殖区,我让你划船。”

    “真的吗”连雯雯高兴地说道,“这感觉跟湖上泛舟似的。”

    山杏闻言嘴角直抽抽,和这些城里人真不在一条路上。

    湖上泛舟,真亏她想的出来,这可是大海。

    “别看现在风平浪静,大海凶起来可是会要人命的。”山杏看着她提醒道,“没有人搭伙结伴,千万别私自下海,很危险。”

    连雯雯闻言一愣,这是把她给当做旱鸭子了,没见过大海的土包子了,随即笑着答应道,“好。”

    呵呵很新奇的体验,每年夏天她们就去海边避暑。

    “那我们要干什么”凌丹姝看着船一直就这么划呀划的,好奇地问道。

    感觉有些冷啊没有任何的遮蔽,西北风就这么刮着,冷风如刀,凌丹姝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山杏看着她们说道,“海上检查一圈,有被破坏的地方修理、修理。”

    “就这么简单不用水下检查吗”连雯雯惊讶地说道。

    山杏爽朗地笑道,“那你想干什么你可以跳海里,我不反对。”言语中,浓浓的调侃的意味。

    只是单纯的想想,那冰冷的海水,连雯雯就打起了冷颤,知趣地说道,“我还是听你的安排吧”

    在海上游弋了大半上午,山杏才掉头朝岸上划去,离开了养殖区,连雯雯就迫不及待的伸手道,“快忘我试试。”

    山杏将桨给了她,连雯雯拿过桨,坐在船上双手划桨。

    让山杏意外的是她划的还不错,不但她意外,连雯雯也感到一丝惊讶,“想不到我会划船。”

    凌丹姝心里咯噔一声,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们每年到海边避暑,会划船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连雯雯歪着头,想了想说道,“可能吧”

    “唱歌、唱歌。”凌丹姝催促道,省得她胡思乱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