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夜谈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姑姑不在家,所以丁国栋一家四口躺在了丁姑姑的房间。

    丁海杏坐在炕前,泡脚时,拉拉红缨的衣服,见她扭过头来,轻声问道,“你在学校也这样”

    “嗯”红缨看着她道,“尤其是吃忆苦思想饭的时候。”

    “你怎么没告诉我”丁海杏看着她道。

    “这个躲不掉的,大家都吃,我敢不吃吗”红缨抿着唇无奈地说道。

    丁海杏无力地看着她,疯狂年代,造就了疯狂的人,而这些人又超级的自信,认为自己是对的。

    能保持清醒的认知真是太难了。

    “其实让我们这样挺好的,我真的不想吃。”红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这算是延迟受罪吗”丁海杏闻言哭笑不得地说道。

    在这个物资匮乏、人人饥饿的年代,许多人都以吃饭为第一要事。

    然而现在却要全部到齐、集合整队、鞠躬敬礼、山呼万岁、唱颂歌、背语录这对饥饿难忍的人来说,是何等的折磨。

    红缨看着她无奈地笑道,“起码让我有思想准备,那饭可真难吃。”看着她担心地样子道,“就当是清肠胃了。”

    “难怪你那两天跑肚子,我还说给你些药呢”丁海杏看着她一脸心疼道,“这孩子,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不想让您跟着担心。”红缨笑了笑道,“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小时候吃的时候也觉的挺香的,现在却难以下咽了。”微微摇头道。

    “忆苦思甜是指精神上的,可不是这种形式主义。”丁海杏无力地看着她道。

    红缨点点头道,“我知道。”紧接着又道,“我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狗崽子,请示的时候伟大领袖是您宽宏大量,给我一个菜团子吃。我是有罪的,本不该吃但我牢记您的恩典,吃了后一定要好好改造、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这种除简单的情感表达方式外,其功能承担着建立统一的文化制度、语言模式、思维定势等等更基本、更广泛的社会功能。它以不变的、统一的、单调的仪式消蚀着人们的全部活力、判断力和识别力,并攫走人的情感和个人的责任感。通过这样的仪式,崇拜和臣服不再仅仅是一种外在的政治组织形式,而是被内化为一种惰性生活方式、一种奴化精神的类型。

    丁海杏除了一声叹息,还是一声叹息,在大时代面前个人都是渺小的,你只有顺应时代才能顺顺当当,妄想特立独行,那是嫌死的慢

    “好了,我洗好了”丁海杏拿着擦脚布擦擦脚。

    “我来倒洗脚水。”红缨出声道。

    “那好吧”丁海杏趿拉上鞋,叫孩子们起夜。

    将一个个睡的跟小猪似的孩子给拉出温暖地被窝,再塞进被窝。

    红缨回来后,熄了煤油灯,房间内陷入一片黑暗,两人很快就入睡了。

    aaaaaa

    黑暗中,丁国栋缓缓地说道,“易玲,别生妈的气,她只是扣扣索索的过日子惯了,不管买什么东西,都嫌弃,认为是乱花钱。”

    “我明白。”沈易玲轻笑出声道,“妈嘴上这么说,可我们不能真的当真。这次要多些小姑子了。”

    “杏儿那个猴精、猴精的丫头。”丁国栋笑着说道。

    “妈妈,妈妈。”丁如鸿翻身钻到沈易玲的怀里咕哝道。

    “乖,快睡吧”沈易玲拍拍如鸿的后背小声地说道,“我们说话太大声,吵着她了。”刚把孩子给揪起来起夜,所以还没睡踏实呢

    “睡觉。”丁国栋压低声线道。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很快就睡着了。

    aaaaaa

    “老婆子以后孩子们买什么咱们都接着。”丁爸躺在炕上,对着身旁的人说道。

    “这不是一时改不了吗”丁妈轻叹一声道,“我那不是客套话,是真心实意的,我不也是怕他们生活艰难嘛。”

    “可你的话多少有点儿伤人,不能深入解读,如果细想的话,该觉的人家都是花的国栋的钱,那是你儿子挣的。”丁爸缓缓地说道。

    “我可没那个意思,男人养家可是天经地义的。”丁妈赶紧声明道。

    “我知道,你只是单纯不希望孩子们乱花钱,可别人不是你肚子蛔虫。”丁爸叹息道。

    “这次幸亏杏儿提醒了,等国栋走的时候,把咱家养的老母鸡,让他们带走两只。”丁妈心态平和下来道。

    “这就对了,孩子们孝顺的甭管合不合心意的咱们都接着。”丁爸轻笑道,“等回来在找补给孩子们。”

    “这不是女人只要涉及到花钱总会磨叽。”丁妈不好意思地说道。

    “女人的通病,对与男人买回来的东西,各种看不上,还挑剔价格。”丁爸可是深有体会,“所以你们女人就是麻烦,才导致男人不愿意买东西回来。”

    “哈你要是买些实际合用的也好,可你看看你给我买的都是什么东西。”丁妈如点燃的爆竹似的。

    “够了,够了,睡觉。”丁爸见状赶紧说道,要真说起这个话题,那今晚别想睡觉了,还立马打起了呼噜。

    丁妈闻言给气的,好气又好笑,这两年老头子,越发的会装傻充楞了。

    瞪着黑暗中的黑影,一脸无奈,轻叹一声缓缓的合上双眸。

    aaaaaa

    转过天就三十了,吃过早饭,丁爸敲响了上工的集合的钟。

    “这是干什么呢”连雯雯放下空碗筷抬眼惊讶地看着凌丹姝道。

    “感觉像是集合的。”凌丹姝听着外面凌乱的脚步声,“走咱们跟着大部队走。”放下手中的碗筷道,“走,我们去看看。”下炕穿鞋,单脚蹦着提上鞋出了卧室,洗洗手后,拉着跟随而来的连雯雯就出了家门。

    “等等,等等。”走了两步连雯雯拉着她道。

    “怎么啦”凌丹姝回身看着她道。

    “门,咱还没锁门呢”连雯雯指着半开的院门道。

    “你有锁吗”凌丹姝嗤笑一声道,“再说了那破家,没有一点儿值钱的东西,锁什么锁走啦,没人偷的。”

    “那也把门关上去。”连雯雯松开她的手,跑回去将门关上,然后才拉着她的一起跟着社员们朝打麦场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