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渗透

作品:《六零俏军媳

    耿泰立与赵建业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场面安静的,有些尴尬。

    耿泰立最后看着他道,“邵勋同学,我希望你别激动。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你别妄下结论。”实事求是地说道,“再说了这事即便像你说的那样,人家愿意插队,到最艰苦的地方改造自己。就说明人家的思想是积极,行动是迅速的,紧跟d的政策。再说了家庭是家庭,个人是个人,政策不是说让我们看个人表现吗能改造好的,还是我们同学不是吗”

    “那个”蒋卫生看着他们事不关己地态度道,“你们难道没看到他们三人都穿的皮鞋,皮鞋呀那是什么这是资产阶级享乐。”态度严厉地说道。

    耿泰立挠挠头道,“我说邵勋同学,穿个皮鞋真不算什么家庭条件好而已。我也有皮鞋啊”

    “什么”蒋卫生低头看去,“你明明是解放鞋。”

    “这不是下乡插队吗怕把皮鞋弄坏了,穿的解放鞋。”耿泰立看着他说道,“真不用大惊小怪的。”

    “可是”

    耿泰立截住蒋卫生的话道,“再说了,有问题你可以向知青办反应,他们一定会把问题解决好的。”

    “好了,好了,赶紧收拾一下,洗漱了,天黑了,可就看不见了。”耿泰立赶紧说道,不把他的嚣张气焰给压下去,以后大家都别想有安生的日子过。

    身边有这么一个激进分子在,特么的以后说话都得小心点儿。

    真是晦气,怎么跟他分到一起了。

    耿泰立深吸一口气,做饭时候的和谐氛围一下子被眼前这个挑事的家伙给破坏殆尽了。

    都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何苦彼此为难呢把他给压下去,也显不出你的好来。

    站在门口的邵勋松了口气,心里是无比沮丧,早知道跟姓蒋的不能和平相处,没想到这一天还没结束呢

    “我回来了。”邵勋故意朝屋里喊道,紧接着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进了屋子。

    吓得屋内的三人都看向了邵勋。

    耿泰立是一脸坦然地看着他道,“回来了。她们还好吧”

    “挺好的,婶子先去了她们那边。”邵勋一脸善意地看着他道。

    蒋卫生听到他的声音,先是一脸的惊恐,冷静下来后,老子怕他干什么我的猜测都是建立在合理的基础上。

    现在就是要提高警惕嘛不怕,不怕。

    赵建业一脸的无所谓,听见了又何妨,反正他也没说什么不能对人言的话。

    邵勋回来大家都故作无事,天也快黑了,在外面还冷,大家就洗洗上炕,还暖和点儿。

    aaaaaa

    丁家吃过晚餐,收拾干净后,天彻底黑了,丁海杏和沈易玲将孩子们哄睡了,才回到东里间。

    炕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照亮方寸之地,炕桌上摆着山货,这明显的在摆龙门阵。

    丁海杏盘腿坐在炕上,看着他们道,“在聊什么呢”

    “汇报。”应解放看着他们说道。

    “说到这个,爸你们怎么做的。”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怎么做田间地头,上工前,让他们自我批评一下,下工时汇报一下,就完了。”丁爸浅浅地说道,“不像城里长篇大论,我们没那时间。”

    “杏儿你呢”丁妈看着她问道。

    “我宅在家里”丁海杏用词有些前卫了,改口道,“我都待在家里,出门,没人管我的。”

    “你这与外面脱节了可不好。”丁妈看着她批评道。

    “呵呵”红缨笑着出声道。

    “你笑什么”丁妈看着红缨挑眉问道。

    “姥姥,我妈可是人精,h宝书,倒背如流,所以不用担心啦”红缨黑眸中跳跃着火光道。

    “妈,这点儿您就不用担心了。”丁国栋也出声附和道,有些还是杏儿提醒,不然他们这些人怎么能全身而退呢

    “好吧总之别窝在家里。”丁妈看着她说道。

    丁海杏嘿嘿一笑,打趣道,“妈意思是让我下场当屠夫吗”指了一下外面的环境。

    “啊”丁妈惊讶地看着她,很快就意味过来现在这环境,能平平安安的就不易了,“你还是继续逍遥吧”

    “这才对嘛”丁海杏温暖地一笑道。

    “你们呢”丁爸好奇地看着应解放问道。

    “常规情况下,部队的汇报一般都是从晚上的八点到九点一个小时内进行,汇报结束后,离部队晚上十点钟吹熄灯号休息还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在这段自由支配的时间里,大部分人都拿着伟人语录和伟人著作,在继续专心学习“战无不胜的伟人思想”也有些战士在扎着被窝,作睡前准备工作。”应解放看着他们说道,“至于z请示,一天工作,学习方法,表表衷心,努力工作。”

    “我跟解放差不多。早上在操场上,全体肃立,向伟大领袖三鞠躬;高举右手振臂高呼“三忠于,四无限”;学习最新指示或“老三篇”;跳舞,齐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丁国栋唏嘘道,“现在必须读大段语录,唱多首颂歌,前后差不多要用40分钟。”

    “那不耽误你们上班。”丁爸问道。

    “提前上班呗”沈易玲开口道,“不然还能怎么办”

    “爸妈在乡下,杏儿和解放在部队,你们不知道,这种形式比比皆是,公共汽车上,除了唱颂歌外,还要读几段语录才能开车。火车上,一般行驶几天几夜,那更是早晨、晚上,广播喇叭让乘客全体起立,唱歌颂。”

    “那要睡着呢”红缨眨眨眼睛好奇地问道。

    “列车员将人都喊起来。”丁国栋理所当然地说道。

    政治挂帅的年代,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丁海杏他们的生活,仿佛跟人家是两个世界一般。

    随后的时间里,他们都是听丁国栋说着各种奇葩的见识,在城里听得多,看得也多,真是长了见识。

    时间差不多了,才在丁妈的一声时间不早,回去休息吧

    大家才散了,洗漱一下,上炕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