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又来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连雯雯把话说到这里了,邵勋还能怎么办

    碗筷都不油,连雯雯麻溜的将它们洗好了,眼见着天色渐渐的黑了。

    “邵勋,你也赶紧回去吧忙了一天了,而且这里没有电,黑了行动就不方便了。”连雯雯直起身子看着他道。

    “那你早点儿休息,我走了。”邵勋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她。

    “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连雯雯暖暖地一笑道。

    “记得关好院门。”邵勋叮嘱道。

    “嗯”连雯雯唇角勾起弦月般的笑意点点头道。

    “还有屋里的房门。”邵勋再次嘱咐道。

    “嗯”连雯雯嘴角微翘笑着重重地点头。

    “记得炉灶旁不要放柴火,不然火星子溅上去,引起火灾就糟了。”邵勋不放心地说道。

    “邵勋同学,这么事无巨细,干脆留下来好了。”凌丹姝站在堂屋门口,看着黏黏糊糊的他不爽地说道。

    “我走了。”邵勋果断地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他怕自己呆下去,非掐死那黄毛丫头不可。

    连雯雯目送邵勋离开后,扭头看着凌丹姝一脸的不满道,“凌丹姝,我生气了。”

    “生气就生气呗”凌丹姝无所谓地说道。

    “你干嘛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各种看不惯。”连雯雯双手揉揉自己太阳穴道。

    “天马上就黑了,还赖着不走,一点儿都不顾及女方的名声,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凌丹姝各种看不上道,“不知道瓜田李下啊真喜欢你就要处处为你着想。”

    “反正你看不顺眼他,他就是呼吸都是错的。”连雯雯苦笑一声道。

    “对”凌丹姝坦坦荡荡地承认道,“知道我看不顺眼,就别来我面前晃荡的碍眼”冷哼一声。

    连雯雯走到院门口,将院门关上,用成人手臂粗的门栓,横在门口的卡槽里,这一回谁也别想将门给撬开了。

    “咱们洗洗睡吧”连雯雯看和她说道,“这会儿水应该热了。”

    两人洗脸、刷完牙后,从锅里舀了些热水,又兑了些凉水,端着进了屋子,放在炕前,泡脚。

    两人打着手电筒坐在炕前面泡脚。

    “没有电真是麻烦。”凌丹姝噘着嘴不满地说道,“这手电筒还得省着点儿用。”

    “不是有煤油灯吗”连雯雯趁着屋里还有点儿亮光,摸到火柴,将灯罩拿了下来,点亮了煤油灯。

    “这煤油灯的味道真难闻。”凌丹姝捏着鼻子细声说道。

    “这就是咱爷爷解放前过的日子,我们好好体会一下吧”连雯雯看着煤油灯下忽明忽暗的她道,“和他们比,我们幸福多了,战争年代他们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炸弹会随时从天而降的。”

    “知道,知道。”凌丹姝虚心地说道。

    “他们不是天天嚷着革吗先体会一下艰苦岁月,再谈革。”连雯雯的声音微冷道,如豆的灯光中,纯真的双眸如深潭一般,闪过一丝阴鸷,“这下子他们可以感受一下了。”嘴角微翘露出一抹诡异地笑容。

    凌丹姝看着她那如恶魔般的笑容,吞了吞口水道,“雯雯”

    “啊”连雯雯扭过脸,一脸纯真地看着她道,“叫我干什么”

    凌丹姝轻蹙了下眉头看着她道,“你没事吧”

    连雯雯眨眨如秋水般清澈的双眸,“我能有什么事你这话问的好奇怪。你想说什么”

    “哦没什么”凌丹姝轻扯唇角,脸上闪过一丝笑意道,“呼舒服。”眯着眼睛,高兴地说道,突然想起来道,“这里怎么洗澡啊”

    连雯雯泡着脚躺在炕上道,“进城洗吧”

    “啊”凌丹姝的脸立马垮了,“那么远。”

    “到夏天就好了。”连雯雯赶紧又道。

    “可冬春怎么办就现在怎么办”凌丹姝不高兴地说道。

    “这个”连雯雯直起身子道,“我洗好了。”拿起擦脚布,擦了擦脚丫子,趿拉着鞋将洗脚水倒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没出息的跑了。

    连雯雯将洗脚水倒在院子里,洗洗手回来,高兴地如孩子一般跳上床,钻进被窝,“这炕真的好暖和。”

    凌丹姝擦擦脚,趿拉着鞋,倒了洗脚水,检查了一下门窗,又往灶膛里塞满了柴火,这样烧的慢一些。

    大不了起夜的时候在往里加些柴,洗了洗手,上了炕,先把煤油灯给吹了,然后才钻进了被窝,窗外这下子天彻底的黑了。

    凌丹姝苦笑一声道,“这是我睡觉最早的一次。”

    “是啊在城里夜生活才刚开始。”连雯雯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道,“早睡早起身体好。”

    “嗯”凌丹姝合上了眼,强迫自己入睡,本以为思绪纷乱会睡不着,没有到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眨眼功夫就睡着了。

    连雯雯轻笑着摇摇头,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aaaaaa

    邵勋被气的踩着重重的脚步回了自己的院子。

    还没进屋,就听见蒋卫生的大嗓门。

    “哎哎赵建业、耿泰立同学们你看看,邵勋居然有一床狗皮褥子。”蒋卫生看着邵勋铺好的床铺愤愤不平地说道。

    “那有什么稀奇的,人家的家里条件好呗”耿泰立不以为然地说道。

    “要真是家里条件好,会分配到这里,早进兵团了,进入兵团还能挣工资。”蒋卫生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想说他根不正,苗不红吗”赵建业挑眉看着他道。

    “难道不是吗”蒋卫生振振有词地说道,“肯定由于某个原因不符合兵团的审查标准,看他的气色、身形,肯定不是身体原因,那么答案昭然若揭了。”

    “切”耿泰立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兵团那么好进啊我还根正苗红的,现在不也来插队了。我的思想觉悟很高的,想为边疆奉献我的一起额,可惜”微微摇头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这绝不是胡思乱想,这是原则问题,立场问题。”蒋卫生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们道,“二位,你们的思想觉悟太低了,你们愿意跟这样一个家庭有问题的人住在屋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