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故意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看起来大队长对咱们还不错,知道咱们的水平,专门安排婶子来帮咱们。”蒋卫生心里舒服多了。

    “对啊早上真是被他的一番话给吓的,我还以为让咱们自生自灭呢”

    “是啊早上被吓的魂都快没了。”

    “现在总算放心了。”

    “以后可真的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蒋卫生唏嘘道,回头看向他们道,“喂,你们都记住了吗”

    “别说我们,你记住了吗”邵勋看着他说道。

    “对啊”其他两人附和道。

    “咱们还是慢慢摸索吧”邵勋看着他们说道,“快进去吧天黑的早。”

    四个人进了屋,将咸菜切成丝,盛上饭放在炕桌上,坐在了炕上。

    aaaaaa

    丁妈带着一身的烟火气回了家,丁爸看着她道,“送个东西,怎么现在才回来。”

    丁妈坐在了炕上看着他们道,“别提了,他们根本就不会做饭。女生还好指导一下,男生是我帮他们做的。”轻叹一声道,“明儿就三十了,这团圆饭他们可怎么办”

    “妈,您可别要好心太泛滥了。”丁海杏闻言立马说道,“这城里三十讲究的是忆苦思甜。别忘了,咱们跟他们不熟,万一扣上一定资产积极享乐的帽子”

    “好了,好了,我的恻隐之心成功的被你给打散了。”丁妈赶紧说道。

    “妈,他们不是小孩子了,在这里也不是住一天、两天,他们总得学着长大。您不能一直帮他们吧”丁海杏冷静地不疾不徐地又道,“现在是冬闲,正好让他们学会做饭洗衣,这些家务事,别忘了挣工分,繁重的农活才是根本,您能帮得了几时。”

    “知道了。”丁妈忙不迭地点头道。

    “杏儿说的对。”丁国栋附和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既然插队,就必须要尽快的熟悉农村的生活。”

    “喂你们兄妹俩干什么给我开大会吗”丁妈黑着脸说道。

    “不是,不是,我们哪儿敢啊”丁海杏兄妹俩齐声道。

    “妈,我们开饭吧”沈易玲挑开帘子道,及时解围了。

    丁海杏与丁国栋感激地看着她,沈易玲则俏皮地朝他们眨眨眼。

    丁妈看见了,摇头失笑,这帮孩子,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

    “好了,吃饭,吃饭。”丁妈起身道,“我们吃饭。”

    “我妈不回来吗”应解放问道。

    “你妈到明天中午才回来。”丁爸开口说道,“不差这一晚上,就别来回跑了。”

    “那好吧”应解放只好说道。

    丁海杏、丁国栋、应解放拉着孩子们下炕洗手去。

    趁着天色未暗,一家人围在炕上热热闹闹的吃饭。

    aaaaaa

    知青点儿这边,连雯雯吃着咸菜,就着玉米粥,“嗯这粥比我们在家时喝的甜。这咸菜也好吃”

    等了半天不见凌丹姝吱声,连雯雯一抬头看着,凌丹姝正吃的起劲儿呢下筷子速度明显加快,“丹姝你不是嫌弃它黑乎乎的不好吃吗怎么吃的这么香。”

    凌丹姝轻哼一声,“我收回刚才的话,这样你满意了吧”

    “呵呵”连雯雯甜甜的一笑道,“我说丹姝你总这么别扭着说话,不难受啊”

    “我不难受,至于听者难受不难受,不在我的思考范围。”凌丹姝微微扬起下巴傲慢地说道。

    “真不知道以后谁受得了你。”连雯雯无奈地摇摇头道。

    “哎我不会为任何人放弃自我的。”凌丹姝眸光抬起看着她道,“我才不把未来拴在男人的身上。”

    “喂不准说邵勋不好,不然我可翻脸了。”连雯雯耷拉下脸来道,“你们就不能和平相处,好歹一起长大的。”

    “别想,我就看不惯他那假装斯文的样子。”凌丹姝冷哼一声,撇撇嘴道,“你也别想办法让我接受他,那不可能。”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还真是固执。”连雯雯摇头失笑道,“好了不说这个话题了,丁队长人还不错耶”

    “这才认识一天,你怎么就知道他人不错呢”凌丹姝目光凝视着她道,“在你眼里这天下就没坏人。”

    “你看丁队长嘴上吓唬咱们,却让婶子来指导我们。”连雯雯噘着嘴嘟囔道,“是你说的,别看人说了什么而是看人家做了什么”

    凌丹姝闻言给噎了半死,“不跟你说了,我吃饭。”气的化悲愤为食欲。

    “明儿三十了,咱们怎么办”连雯雯语气落寞道,“我现在就想家了。”

    “想家也回不去啊想就想呗”凌丹姝看着她说道。

    “你干嘛非要说实话,就不能哄哄我。”连雯雯不满地嘟着嘴道。

    “你自个哄自个玩儿吧”凌丹姝没好气地说道,“认清现实最好。”

    “跟你聊天,能把我给怼死了。”连雯雯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道。

    “谁让你净说些,幼稚,不切实际的话。”凌丹姝嘴角划过一抹笑纹道。

    “明儿三十,咱们吃什么”连雯雯问道。

    “有什么吃什么呗”凌丹姝轻叹一声道。

    “我想吃饺子、糖醋排骨,羊蝎子、四喜丸子、红烧肉”连雯雯吸溜着口水道。

    “打住,打住,你别招我,明知道咱们连个肉沫都没有。”凌丹姝赶紧说道,在说下去,这口水流一地了。

    “唉”连雯雯长叹一声道,“我怎么才来一天就感觉像是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主要跟咱原来的生活落差太大了。”凌丹姝安慰她道,“没关系,很快家里就寄东西来了,日子会好过的。”

    “这样不好吧咱们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还要家里接济咱们,有他们盯着,不更说咱是资产积极娇小姐,这大帽子扣下来可就惨了。”沉稳地说道,“别人能干,咱们也能干。”

    “你”凌丹姝浅笑出声道,“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锄头扛得动吗”眸光注视着她道,“再说了你会种地吗”

    “我帮爷爷种过花,大体一样吧”连雯雯不服气地说道。

    “呵呵”凌丹姝银铃般的笑声溢出红唇,“你是来逗我笑的吗种花就爷爷那几盆盆栽,这是种地,等明儿我带你去地里看看,就知道了。”

    “有那么可笑吗”连雯雯黑着脸道,“不然还能怎么不办不挣工分咱就没粮食,擎等着饿死啊”

    “我来想办法”凌丹姝如黑水晶般的双眸轻轻流转道,“等过完年,我进城。”

    “雯雯”

    邵勋的到来打断了凌丹姝的话,轻蹙着眉头,看着他径直走了进来。

    “邵勋同学,基本的礼貌都忘了。”凌丹姝冷言冷语地看着他道。

    “我怎么没有礼貌了”邵勋满头雾水道,那眼神仿佛在说她无理取闹。

    “邵勋同学,进门都不敲门的”凌丹姝冷冷地看着他说道。

    “这个”邵勋转身看向门口,眸光流转了一下,转过身看着凌丹姝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没有门,我怎么敲”

    “邵勋同学,没有门,你没有嘴吗不能站在厅堂喊一下啊不知道男女有些吗还是你故意的”语气加重质问道。

    “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邵勋赶紧摆手说道,“雯雯你要相信我。”

    “好了,好了,别吵了,邵勋知道了,不会再犯了。”连雯雯看向凌丹姝道,“丹姝”拉长声音撒娇道。

    “哼”凌丹姝眸光冰冷地看着他道,“再犯的话,小心你的眼睛。”双手做了一个插眼的狠手势。

    邵勋咬了咬牙忍住了,心里默念好男不跟女斗。

    连雯雯看着他道,“来过来坐,你们吃了吗”朝炕里面挪了挪。

    “吃过了。”邵勋看着她脸色柔和道。

    “那饭是婶子帮忙的吧”连雯雯看着他笑道。

    “不会你们也是吧”邵勋机灵地说道。

    “嗯”连雯雯看着他甜甜一笑道,“婶子从旁指导了。”

    “我们是手把手的教,我们还做记录,以后照着做。”邵勋一脸笑意地说道,“以后做给你吃。”

    连雯雯满脸娇羞低下了头,邵勋一脸温柔地看着她。

    “我吃好了。”凌丹姝看着那腻腻乎乎的样儿出声道。

    邵勋不自在的别过脸,连雯雯慌乱地说道,“我去洗碗。”赶忙将炕桌上的碗筷收拾起来。

    连雯雯慌里慌张地端着碗筷离开。

    凌丹姝单手托腮,漫不经心地看着他道,“邵勋同学,还赖在这里干什么不走吗”

    “你以为谁愿意看见你。”邵勋气呼呼地转身朝外走。

    “邵勋同学要走嘎天晚了,我们就不留你了。”凌丹姝提高声音故意地说道,“雯雯快点儿洗,咱们要早点儿休息,累了一天了。”

    趁着天还没有彻底额黑下来,带着雯雯出去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结果被屋内那死丫头一吼,好好的气氛给弄没了。

    “雯雯,我走了。”邵勋看着弯腰在石台上洗碗的连雯雯道。

    连雯雯看着阴沉着脸的他,安抚道,“别生气,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今儿也确实累了,推磨、推的胳膊都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