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悍妇’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孩子,我们只是把能想到的,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到了而已。”丁妈拉着沈易玲的手拍拍道,“替我谢谢亲家。”

    丁国栋伸手拍拍沈易玲的肩头道,“还有别的呢”

    “哦”沈易玲吸吸鼻子道,从另外的两个包里拿出粮、油、米、面等等还有其他的年货。

    “你这孩子,城里粮食不富余,你拿这些做什么”丁妈看着他们嗔怪道,“这粮食带回去让亲家和孩子吃,我们不缺粮食。”

    “妈,这都是过年发的福利,孝敬您的。”丁国栋出声道,言外之意这是额外的,“我们饿不着的。”

    “哥,这些不好买吧”丁海杏看着八仙桌上的年货转移话道。

    “让杏儿说着了,比前些年难买多了,排的队伍那个长啊”丁国栋想起来就唏嘘道。

    这是在疾风骤雨,恢复生产、生活后的第一个春节,食品配给明显比前两年好了,但依然难买。

    “买东西跟打仗似的。”丁国栋摇头失笑,不胜唏嘘道,“你们不知道,我见着岳母和她买东西回来差点儿认不出来。”

    “怎么了”丁妈着急且担心地问道。

    “由于肉类是闪电式供应,那是谁抢到算谁的。易玲从抢肉的人群里出来,常常发现自己衣服被人给撕裂了、衣扣被人给扯掉了、鞋在雪泥里滚翻泥蹄。”丁国栋心疼道,“真的很辛苦。”

    “嫂子的身手还能这么惨。”丁海杏惊讶道。

    “她们都是普通人,我怎么好意思下手。”沈易玲浅浅一笑道。

    “不止啊”丁国栋看着沈易玲征求道,“我可以说吗有点儿不符合你的气质。”

    “什么气质有什么不好说的,我现在可是非常有人间的烟火气。”沈易玲坦坦荡荡地说道,“博你们一笑,我自己说好了,我还学会了,用本地话,和泼妇们对骂,必要时还抓两把踢一脚。我什么都不在意,只在意买到手的一块肉骨头大不大,皮厚不厚,抢到手里的蔬菜鲜灵不鲜灵。”

    “嫂子”丁海杏瞠目结舌地看着她,真无法想象当时的画面,感觉满身的恶汗,却竖起大拇指。

    “能有什么办法,以前在学校,有服务社,什么都能在哪里买得到,根本就无需排队,就是排队大家也遵守秩序,现在没办法,东西太少,不抢你就等着餐风饮露好了。”沈易玲颇有些得意的自嘲一笑道,“我这抢东西的本事大涨。”很有一番小人得便宜的快乐。

    英姿飒爽的她一下子就无缝切换成了家庭主妇,应该是悍妇。

    原来抢的历史可真是历史渊源,没办法,资源太少。

    “年前这几天,易玲和岳母无论外面多冷,路面多滑,路上有什么意想不到,一连几天她们俩天不亮就出动,每天跑几趟商店,那是看到什么抢什么。”丁国栋咂舌不已道。

    “既然都说抢来的,这么不容易,你们还拿回来干什么我们不缺吃的,家里还养着鸡,又靠着海边,真不缺。”丁爸看着他们俩道,“咱们以后不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对呀你看这冰冻鱼、冰冻的鸡,咱家有”

    丁妈的话还没说完,丁海杏就插话道,“妈,这是哥和嫂子带回来孝敬您的。明儿三十咱就吃嫂子带回来的东西。”接着又说道,“妈,这是嫂子排着弯弯曲曲的队伍,费劲巴力、千辛万苦买回来的。”朝丁妈使使眼色。

    孝敬妈您的,甭管好赖,那都是心意,高兴的接着,回头在补给大哥不得了,何必争这些呢

    丁妈哪里不知道闺女的意思,很欣慰孩子们孝顺,可是她心里也明白孩子在城里的日子艰苦,还不如乡下自在。

    丁妈心疼地看着丁国栋两口子道,“你们的心意爸妈领了,咱们杏花坡虽然土地贫瘠,但有海上副业,所以不缺吃的,你们别在浪费钱知道了吗有钱也攒着,孩子们也渐渐大了,花到他们身上,你和杏儿每月给的养老钱,够我们嚼用了。”

    “知道了,爸妈一年就这一次。”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道,至于心里怎么想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怎么样大哥城里的年味浓吗”丁海杏岔开话题,说些安全话题。

    “没有年味儿,哪有啊”丁国栋遗憾地说道,“现在破的啥也没有了,破的正是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所有传统,包括过年的传统都属于四旧,都必须破除。所以,年味变得很淡,偶尔能在街上看见一盏五角星的纸灯笼,是政府发给军属的,灯笼下面有“光荣军属”横批的红对联,除此之外,没有爆竹声,没有拜年的,没有吹拉弹唱”

    “那公社反而比你们强了,往年的高跷队,都是才子佳人,今年统统变成样板戏里的人物,走秧歌队,进行政治宣传。”丁爸笑着说道。

    “哦”丁国栋饶有兴致地说道,“不错的提议。”一脸的若有所思。

    “哥,你又在打什么主意”丁海杏秀眉轻挑看着他道。

    “甭管我打什么主意,今年是不行了。”丁国栋略微遗憾地说道。

    “看形势吧谁知道这形势怎么变。”丁海杏目光直视着他道,“别擅作主张。”

    “知道了。”丁国栋扬眉轻笑道,“我就让你们那么不放心吗”

    “是”丁爸和丁海杏异口同声地说道。

    丁爸看着他关心地问道,“工作都安排好了。”

    “嗯”丁国栋点点头道。

    丁爸感慨地看着越发沉稳的大儿子,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进了体制内,还有不错的发展。

    “爸,您看着我做什么”丁国栋被他给盯的心里毛毛的,低头看看自己,没有什么不妥啊

    “没什么”丁爸眨眨眼,将眼中的氤氲给眨散了。

    丁国栋看着老爸的样子,心头微动,凝视着他道,“爸,我干的还不差吧”

    “臭小子,哪有这样夸自己的。”丁爸没好气地说道,忽然又正色道,“在外工作爸也帮不上你,只能做到不给拖后腿。有事三思而后行,多跟你岳父商量着来,亲家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

    “我知道。”丁国栋点头如捣蒜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