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好玩儿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不会以为他们一辈子真的扎根农村吧”丁爸摇头轻笑道。

    “这可不好说。”丁海杏看着他们俩道。

    “国家政策岂会朝令夕改,况且他们的户口都跟着下来了,落户在当地了。”应解放立即附和道。

    “我说的不是政策,而是这些学生下乡来本身就是因为城里无法容纳这些多闲散人员,解决就业问题。”丁海杏不咸不淡地说道。

    “现在城里稳定了下来,生产、生活恢复了,招工的话,不就可以走了。”丁爸开口道。

    “爸,每年应届毕业的能找到工作就不错了。他们注定被人遗忘,别忘了,他们中有的年纪大了,到了该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回不去了,这日子还得照样过不是吗”丁海杏不疾不徐地说道。

    “你没听懂爸的意思”丁爸笑着说道,“你说的爸大部分同意,可你别忘了,那些条条框框对普通人有用,如果家里有些背景,下乡插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很快就以各种名目返城了。”

    丁海杏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轻笑道,“所以爸说他们的来头不小,待不长的。”

    “对啊”丁爸点头道,“你们也见过他们的,一个个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家境不错的,哪里是下地干活的料,吃不了苦。”

    “可他们在船上的时候,斗志昂扬,很有披荆斩棘的架势,誓把祖国变成天堂。”应解放攥紧拳头振臂一挥道。

    “呵呵”丁爸摇头失笑地看着他道,“小子,别忘了,理想与现实是有着天差地别的。现实会磨平人的理想的,即便有信仰,那些叛徒是怎么来的。”

    “呃”应解放张了张嘴。

    丁爸拍拍他的肩膀道,“别争辩了,拭目以待。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无论政策怎样的高压,都逃脱不过人性的自私,明白吗”

    “或许这世上有大公无私之人,但毕竟俗人多,不然走后门怎么会长盛不衰呢”丁海杏声音微冷道。

    应解放无奈地轻叹一声,因为他知道他们说的对。

    aaaaaa

    凌丹姝和连雯雯将房间里的家具擦拭了一遍,尤其是炕,里里外外,勾缝都没放过,仔仔细细的擦了三、四遍。

    “也不知道有跳蚤没有。”凌丹姝看着土炕道。

    连雯雯闻言轻颤了一下,随即讪笑道,“这么冷的天,就是有跳蚤也冻死了。”接着又道,“不行的话,咱们去买些六六粉,屋前屋后的消消毒。”

    “走吧咱们去磨面,不然晚上吃什么”邵勋斜靠在门框上看着她们两人道,他已经将柴火借着板车都搬过来了。

    “磨面啊我还没见过。”连雯雯一脸兴奋地说道,行动派的她立马道,“走走”

    三人提着一些玉米和小麦去了大队的专门的磨坊,站在石磨旁。

    三人围着石磨好奇地转来转去,“邵勋,这个怎么用”连雯雯抬起纯真的双眸看着他问道。

    “呃”邵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

    “你问他干什么他肯定也不知道。”凌丹姝眼睛盯着眼前的石磨,随意地说道。

    “那你就知道了。”邵勋不忿地说道。

    “不知道。”凌丹姝回答的很干脆道。

    邵勋又被气了个半死。

    “好了,好了别吵了,我们找个人问问。”连雯雯感觉自己头大道,一转身看见有位女同志走过来,便迎上去道,“同志、同志。”

    山杏看着眼前的漂亮女生,指指自己道,“同志你是在叫我吗”

    “是”连雯雯看着她笑着点头道,“你能不能教教我们这石磨怎么用”

    “你们是新来的知青吧”山杏看着她微微一笑道,笑容纯真而质朴。

    “是”连雯雯笑着说道。

    “你笑起来真好看。”山杏看着她真心地夸赞道。

    连雯雯闻言双颊绯红,礼貌的笑了笑道,“谢谢”

    “笑起来比我们村的杏花都漂亮。”山杏直白地赞美道。

    “那个,石磨。”连雯雯羞涩地指指身后的石磨道。

    “哦”山杏笑着走过去先去从墙上拿下挂着的小扫帚,在手中拍了拍,将石磨清扫了一下。

    凌丹姝见状很不适应的捂住了鼻子,这扫帚干净不干净啊

    山杏清理完了,看着他们道,“将粮食放到这个孔内,然后推磨就可以了。”拍着婴儿手臂粗的手柄,“从这里接面粉就可以了。”指指石磨下放的凹槽道。

    “谢谢”连雯雯看着山杏道。

    山杏腼腆的笑了笑,邵勋则提着玉米就要往石磨里倒。

    “不要。”山杏和凌丹姝齐声喊道。

    山杏看着他道,“你要先磨细粮,小麦,不然残留的话,会渗入的面粉里。棒子面里有面粉没关系。但是”

    邵勋非常感激地看着她道,“谢谢。”

    山杏看着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人向自己道谢,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凌丹姝眼看着邵勋换上了小麦,赶紧拦着他道,“等一下,我拿手绢再擦擦。”

    山杏闻言抬起了头看着凌丹姝,心里很不舒服,这是嫌弃俺脏是不是

    神色恢复如常,看着他们道,“你们慢慢的磨吧”转身抬脚离开。

    邵勋将麦子倒如孔中,连雯雯激动地说道,“让我来,让我来。”推着石磨转道,“这个真好玩儿。”

    “好玩儿”山杏闻言差点儿没被自己脚给绊倒,微微摇头道,“真是城里来的,没见识。现在看什么都新鲜,让你日日、月月、年复一年的推磨,你就不会再说好玩儿了。”进了大队办公室,找出东西帮他们做一顿午饭,铁锅炖风干鱼,贴玉米饼子,这个简单。

    而连雯雯推了一会儿后,新鲜感就没有了,苦笑道,“话说咱们不会以后吃粮食都这么靠人力吧”

    “我来。”邵勋接过她的位置,轻松地推着石磨道,“以后磨面都让我来。”

    “我现在总算体会了什么叫老驴拉磨了。”连雯雯嘿嘿一笑道。

    “你可真是,说什么呢”邵勋宠溺地看着她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