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胡来’

作品:《六零俏军媳

    “快走吧去看看你们的新家。”会计看着男同学们说道,话落目光落在连雯雯和凌丹姝身上道,“你们记住路了吗可以自己回去吧”

    “可以。”连雯雯忙点头道。

    “那好,你们给我走。”会计叫上三个男人道,“别忘了一会儿去领柴火。”

    “知道了。”连雯雯赶紧应道。

    连雯雯看着他们四个走了,一回头就看着凌丹姝阴沉沉的脸。

    “丹姝,别气馁,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连雯雯看着她道,“走,回家去。”拎着布袋朝家走去。

    “以我的出身就是要好好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好好的干,以实际表现,来赢得大家的尊重,”连雯雯信心十足地说道。

    “天真”凌丹姝嗤之以鼻道,“埋头苦干的人,你看有几个帽子被摘下来了。”

    “有些人不是重新回答工作岗位了。”连雯雯双眸闪闪发光地看着她道,“我相信组织一定会还我爷爷公正的。”

    凌丹姝闻言双眸晦涩不明地看着她的背影,眼眶泛起了红。

    “对吧丹姝,我爷爷对党可是忠心耿耿,怎么可能”连雯雯一扭头没看见凌丹姝,转身道,“丹姝”

    凌丹姝赶紧别过脸,将眼中的泪意逼了回去,垂眸道,“走吧赶紧收拾房子去。”

    “丹姝,你说话怪怪的。”连雯雯狐疑地看着她道。

    凌丹姝深吸一口气,手缩在袖子里,攥的紧紧的,抬眼依旧是清冷的眸光看着她道,“哪里怪了。”紧接着催促道,“快走吧这里没有电,也不知道今天能干完吗”

    “能,那屋里没有多少家具,不就擦擦炕,擦擦桌椅板凳。”连雯雯轻松地说道。

    “你忘了还有磨面了。”凌丹姝没好气地说道,“我觉得我被骗了。”

    “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跑来插队。”连雯雯一脸歉意地看着她说道,凌家那么多孩子,也不一定非让一个女孩子下乡插队。

    “行了,别一脸的抱歉,我插队可不是为了你。”凌丹姝看着她说道,“你呀,别自作多情了。”拉着她道,“赶紧走吧”

    两人回了家,正巧遇见挑水回来的邵勋,看着他前后两桶水。

    “啧啧堂堂大男人就挑了半桶水。”凌丹姝讥诮地看着他道。

    “第一次挑水还不熟练。”邵勋看着连雯雯解释道。

    “不错的借口。”凌丹姝看着他冷哼道。

    “我说凌丹姝,我也没得罪你吧你干嘛处处跟我作对。”邵勋不满地嘟着嘴看着她道。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凌丹姝斜睨着他一脸不耐地说道。

    “嫌弃我这不好,那不好的,有本事你干去。”邵勋也是被人呵护长大的,虽然家里遭遇变故,可也不能让一个丫头片子这般羞辱吧

    “我们都干了,要你们男人做什么”凌丹姝白了他一眼道。

    “你”邵勋气的急促地呼吸道,“雯雯,你看她”

    “真是出息了,居然找雯雯来救援。”凌丹姝更看不起他道。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吧”连雯雯赶紧哄他们两个道,“我觉的这样挺好,水不会撒出来,溅到衣服上。”

    “哎还是雯雯懂我。”邵勋赶紧顺杆爬道。

    “听你们俩瞎掰。”凌丹姝卷起袖子道,催着他们俩道,“还不赶紧干活。”

    连雯雯与凌丹姝拿着抹布,擦炕,擦桌子。

    而邵勋在院子里洗水缸,挑水,挑完了水,又去大队将柴火给领来了。

    aaaaaa

    丁爸回到了家,坐在来了炕头道,“咦孩子们呢”

    “红缨带着他们在隔壁。”丁海杏指指对面的房间道。

    “怎么样爸,那几个人都是硬茬吧”丁海杏嗤笑一声道。

    “还真是”丁爸看着他们道,“不过你说的蒋卫生,跟我见到的简直判若两人。”

    “看来这人甭管口号喊得再响亮,这心里怎么想还真是只能从他的行动上看出来。”丁爸感慨道。

    “怎么了舅舅,有什么重大发现。”应解放突然好奇地问道。

    丁爸把接人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那就好办了,只要人有私欲,就不愁不听话了。”丁海杏挠挠下巴,眼底划过一抹幽光道,“只要不是彻头彻尾的激进分子就好办”

    那种人自有自己的一套信仰,真是油盐不进。

    丁爸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看样子这些人来头不小。”

    “来头大小,目前还看不出来,不过这一口京片子,可见是从京城来的。”丁海杏红唇轻启道。

    丁爸若有所思地点头道,“难怪了,这么硬气。敢这么坦率的跟我谈条件。”

    “这话怎么说的”一下子勾起应解放的好奇心。

    “我这不是为了给他们下马威吗说了说咱们村挣工分的现状。”丁爸摇头失笑道,“谁知道姓凌的丫头,跑过来跟我谈条件。”详细的说了说。

    “她倒是有自知之明。”丁海杏眼底闪过一丝意外道。

    “他们不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怎么能想着让家里接济呢这算什么”应解放轻皱着眉头道,对她的观感在下一成。

    “话也不能这么说,城里的娇小姐的本来就不是种地的料,你让他们干简直太勉强了。”丁爸客观的说道,“能让家里接济,那也得家里有能力才行。这样的话,就不用跟我们抢口粮了,我是巴不得呢只要不惹事,我没有任何意见。”

    “爸你倒看得开。”丁海杏摇头失笑道。

    “不是看得开,而是咱杏花坡现状摆着呢地少人多,土地出产那是有数的。每年打的粮食上下能浮动多少,多一个人就要分一份口粮,我能不算计着过日子吗”丁爸轻叹一声,挠挠头道。

    “呵呵”丁海杏点头轻笑。

    “舅舅,您的原则、立场呢怎么能任由她胡来呢”应解放不忿地说道,“这是公然的挑衅国家政策。”

    丁爸上下打量着他,一脸的诧异,“我说你小子,这点儿小事,你至于上纲上线吗还上升到国家政策只要他们不惹事,大家相安无事就好,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

    “走”应解放挑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