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人不可貌相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就是现实,别惊讶。”丁爸掰着手指头道,“我给你们算一笔账,按城里的平价粗粮,粮食一斤一毛钱,每年要分六百斤原粮,这就六十多了。剩下的平时分油、分菜、分柴。还能剩下多少,所有的东西都要从这里扣。”眸光轻闪地看着他们又道,“关键的一点儿你们能一年挣三千个工分吗”

    这话就太扎心了。

    “谁说我们不能。”蒋卫生不服气地说道,“不就是下地干活吗”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

    丁爸看着如小鸡仔似的他,真是勇气可佳,笑而不语。

    现实会教会你的,多费口舌无意。

    “我们这里算好的,虽然土地贫瘠,但是靠着海有副业,你可以去其他的村问问,他们的一个工分,一毛五。”丁爸看着他们微笑道,“相信各位的思想觉悟高,会安心地在这里插队的。”

    “这是当然了。”六个人即使在天真也不敢说自己的思想觉悟有问题。

    “对了,稍后会计会来,找你们登记一下,然后去仓库领粮食、柴火,这里冷要尽快将炕烧起来,这些东西会从你们的工分里扣。”丁爸看着他们道,“有什么需要就找会计,当然是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至于男同学们住在哪里,他会带你们去。”

    言外之意超出能力范围就不行了。

    “等等,我们不住在一起。”邵勋立即问道。

    凌丹姝漆黑如墨的双眸阚泽他,声音微凉道,“住在一起”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住的近,我们可以照顾你们。”邵勋慌乱地摆着手紧张地说道。

    “雯雯有我照顾就够了,你们还是想想自己吧要尽快适应插队生活。”凌丹姝斜眼看着邵勋他们四个道。

    “这位叫邵勋的同学,男女有别,她们住在村子中央很安全的。”丁爸看着他们说道。

    邵勋还能说什么只好作罢。

    “你们赶紧收拾吧中午饭大队会给你们做一顿,晚上就要你们自己开火了。”丁爸看着他们说道,暂时能想到的就这些,边走边看吧突然想起来道,“咱们这里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所以能在白天做的事情,尽量不要在天黑以后。”

    丁爸看着他们纠结不已的脸,继续说道,“好了,不打扰你们收拾了。”

    “我送送丁队长。”凌丹姝黑眸轻转机灵地说道。

    “不用,不用。”丁爸闻言摆摆手道,“你们忙吧”

    凌丹姝执意地跟着丁爸出了院子,丁爸看着她道,“凌丹姝同学,你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凌丹姝眼底闪过一丝讶异,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小丫头,你行动都表明了,还用猜啊

    凌丹姝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从未干过农活,一年三千工分肯定挣不了。”

    “你想如何”丁爸看着她严肃地说道,“在农村没有轻省的活计,他老人家是让你们这些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

    “丁队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凌丹姝眸光清冷地看着他道。

    “那你的意思”丁爸目光轻转上下打量着她道。

    “我的意思是如果家里接济,寄来东西,丁队长不会雁过拔毛吧”凌丹姝坦坦荡荡地说道。

    丁爸不气反笑道,“你放心,我会原原本本的交给你们。”

    “嗯”凌丹姝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丁爸幽深地双眸划过一抹亮光,忽然正色道,“我别的要求没有,只求你们在村子里老实点儿。”食指点着她道,“包括里面的。”

    凌丹姝瞳孔微缩,重新审视着丁爸,难怪家里人总让她别眼高于顶,山外有山,到下面磨炼一下。

    一个小小地生产队长就能看穿她,还真是不能让人小觑。

    “我也想自己过的舒服点儿。”凌丹姝算是对他做出了承诺道。

    丁爸点点头道,“你忙吧”话落转身离开。

    凌丹姝双眸晦暗不明地看着丁爸的背影,希望插队生活不太难捱直到屋里传来连雯雯的声音才转身回屋。

    凌丹姝进了屋子,嫌恶地看着灰扑扑的房子,这怎么住人吗

    哪儿哪儿都是灰尘,食指摸过因掉漆而斑驳地八仙桌,那灰尘都能写字了。

    凌丹姝抬手看看自己染上灰尘的食指,轻轻用拇指搓了搓。

    连雯雯见状赶紧说道,“丹姝,擦了擦就好了。”说着轻轻晃了晃八仙桌,“好歹能用,你看挺结实的吗”纯纯地一笑道,“比我想象的好,你看好歹是房子,我以为得住茅草屋呢”

    “也就你这么容易满足。”凌丹姝轻扯嘴角,敷衍地笑道。

    “咱们先收拾吧”连雯雯卷起袖子道,把自己网兜里的脸盆先拿出来,“我去打水。”

    一扭身子,“这水在哪儿啊”

    “这”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邵勋回过神儿来道,“丁队长不是说了要挑水。”

    “可咱们没有挑水的工具啊”蒋卫生叹气道。

    “挑水的工具来了。”会计拿着扁担和水桶进来道,“这是借隔壁家的,你们用完了要还给人家,至于水井在村子中央,离这里不远也就二三十米的距离,你们谁去挑水,出门左拐。”

    “我去吧”邵勋伸手接去拿斜靠在门上的扁担道。

    “水缸就在门后面,你们记得清洗一下在使用。”会计提醒道。

    “知道了。”邵勋应道。

    “剩下的人跟我去仓库拿东西。”会计看着他们道。

    于是各自行动了起来,会计带着他们将粮食领了出来。

    “这是原粮,我们要怎么吃。”连雯雯问道。

    “自己磨大队有个磨坊,里面有石磨。”会计看着他们说道。

    “人力”凌丹姝眉头轻挑道,连电都没有,不由得猜测。

    果然听见会计说道,“不是人力,难不成还电力,我们这里不缺石头,所以家家户户都有石磨。”

    “这么落后。”蒋卫生脱口而出道。

    会计轻蹙了下眉头道,“比不得大城市方面。”

    “我没有那个意思。”蒋卫生赶紧解释道。

    话已经说出口,难不成还吞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