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7章 提醒

作品:《六零俏军媳

    “姑姑也算是一方父母,吃喝拉撒睡,衣食住行都得过问。跟那些清水衙门的里的人无法比。”丁海杏拍着丁妈的肩膀道,“重担在肩。”

    丁妈看了看门外道,“红缨和解放怎么还不回来。”解开身上的围裙道,“我去找找他们。”

    “不用,这村里没人敢欺负他们。”丁海杏轻笑出声道。

    “说的什么话”丁妈没好气地说道,“我是怕他们忘了吃饭时间。”

    “妈,我们回来了。”红缨人未到声先到。

    “看这不回来了。”丁海杏指指门外道,说话当中,两人带着一身寒意挑开帘子走了进来。

    “这村里也没啥变化,怎么去了这么久。”丁妈心疼地看着他们俩道,“不嫌冷啊”

    “旭日东升,我们在海边多待了会儿,村里的空气清新。”应解放神清气爽地说道。

    “行了,快去洗洗手我们吃饭。”丁妈催促道。

    “快点儿让开,让开。”丁爸掐着小九儿的腋下,蹬蹬的跑了出来。

    “这是咋了。”应解放赶紧侧身让开道。

    “急的尿了呗”丁妈张口就道,“这个老头子,看孩子不说让孩子尿。非得等孩子憋不住了。”说着挑开帘子道,看着还坐在炕上的孩子们道,“你们呢”

    小沧溟和国瑛摇摇头道,“我们不上厕所。”

    “我要。”小北溟说道。

    丁妈闻言赶紧进去将小北溟给穿上鞋,穿上外罩,拉着孩子出去。

    “妈妈”小九儿却哭着被丁爸给抱了进来,伸着手找丁海杏。

    “这是怎么了”丁海杏伸手抱过小九儿道,“乖,不哭,告诉妈妈怎么了”

    “将外面裤子给尿湿一点儿,太急了,掏不小心尿到上面了。”丁爸不好意思地说道。

    丁爸这边一说,小九儿委屈的“哇”一声哭了起来。

    “好好,我们不哭了,把裤子脱下来就好。”丁海杏赶紧哄道,“不哭了,妈妈不吵你。”拍着他的后背,又干脆利落的将外面的裤子给扯了下来,摸了摸棉裤,没有湿。

    “我现在去把裤子给洗了,放在炕上很一烤很快就干了。”红缨拿起脏裤子说道。

    “不着急,我给他们带裤子了,吃完饭洗也不迟。”丁海杏立即说道。

    “那我去拿裤子。”红缨将脏裤子放在凳子上,转身进了房间,从包里拿出条干净裤子走了过来,递给了丁海杏。

    “不哭了。”丁海杏将裤子给他穿好了,温柔给他擦擦眼泪道,“饿不饿咱们吃饭吧”

    “嗯”小九儿是真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丁海杏点头道。

    “都怪老头子,看着孩子不说让孩子们撒尿。”丁妈抱着小北溟进来道。

    “妈、妈,咱不说这事了。”丁海杏立马拦着道,紧接着又道,“好了,洗手吃饭。”说着抱着小九儿进了东里间,放到了炕上。

    红缨和应解放两人将盛好的饭菜端进来,馏好的馒头和咸鸡蛋都放在了馒头筐里,端了进去。

    人多所以炕上摆了两个炕桌,正好坐的下。

    “我妈呢”应解放看着炕上没有丁姑姑的身影问道。

    “你妈个大忙人早就上班去了。”丁爸看着他说道。

    “这么说,没吃饭就走了。”应解放着急地问道。

    “这孩子那么急干什么到了单位也能吃早餐,还能饿着你妈了。”丁妈好笑地说道。

    应解放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都忘了。”

    “行了,知道你关心你妈。”丁妈笑道,催促道,“赶紧吃饭。”说着将咸鸡蛋一一递给他们道,“来咸鸡蛋一人一个。”

    丁海杏看向小沧溟他们道,“你们还吃咸鸡蛋吗”

    “我要吃蛋黄,蛋黄最香了。”小沧溟立马说道。

    “我们也要。”小北溟他们也毫不示弱地说道。

    “等着,姥爷给剥。”丁爸赶紧说道。

    “行,姥姥的蛋黄给你。”丁妈将咸鸡蛋剥开了,最上面的蛋青用筷子直接夹到自己的碗里,找到蛋黄。

    “一半就可以了。”小沧溟赶紧说道。

    “来都给你。”丁妈将金黄的完整的蛋黄夹起来放在他的勺子里,“快吃吧”

    “姥姥夹走一半。”小沧溟举着勺子说道。

    “为什么啊蛋黄这么小,姥姥都给你。”丁妈看着他慈爱地说道。

    “妈妈说,不可以吃独食。”小沧溟纯真的眼神看向丁妈道。

    “妈听沧溟的夹走一半,我们在家吃饭也是这样。”丁海杏出声道,末了朝她点点头。

    “那好吧”丁妈用筷子夹走了三分之一。

    “红缨自己吃好了。”丁海杏看着她说道,“我们四个正好分给他们四个。”

    “那好吧”红缨点头道。

    “你这孩子,你小时候有什么好吃的不都给你了。”丁爸看着丁海杏数落道,“哪有你这样的。”

    “就是因为长大了,意识到这是错的,才纠正的。”丁海杏夹了一半三分之二蛋黄给了小九儿,“你们别瞪我,餐桌上不能吃独食,更不能挑食。但是给孩子们买的饼干、麦乳精什么的,我可没有跟孩子们抢着吃啊”

    “行,行,你有理。”丁妈一脸宠溺地看着她道。

    “吃饭,吃饭,一会儿就凉了。”丁爸招呼道。

    他和丁妈一人照顾一个小的,小沧溟和北溟已经完全可以自己吃饭了。

    有人帮忙照顾孩子吃饭,丁海杏就轻松的吃顿安生饭。

    “妈,一下子养这么多鸡,公社不查吗”丁海杏挑眉好奇地问道。

    “查什么”丁妈一头雾水的说道。

    “公社没有要求养鸡的数量,多出来的可就挖社会主义墙脚。”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

    “没有。”丁爸摇摇头道,“我没有听到上面有这消息。再说了,我们不养鸡,城里人吃什么啊”

    丁妈摇头失笑道,“这鸡我们倒是想多养,可现在人吃的都不富裕,哪能养那么多鸡呢”

    “哦”丁海杏点点头道,难道现在还没有风声,不过仔细想想,大局刚稳定,估计还没顾得上吧

    抬眼看向二老道,“反正爸妈紧跟上面的政策。”谁知道哪天政策趋紧了,“别心疼啊宰了吃了,也别让扣上帽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