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坦白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小心烫,慢点儿吃。”丁妈看着他们四个仔细地叮嘱道,看着两个小的说道,“国瑛,小九儿用姥姥喂吗”

    “不用,我们自己会吃。”国瑛和小九儿齐齐抬头看着丁妈齐声道。

    丁妈看着孩子们用勺子舀了鸡蛋羹,嘟着小嘴吹呀吹的。

    “妈,没事,你看他们自己会吃了。”丁海杏笑着说道。

    “好了,这里有我爸看着,咱们做饭去。”丁海杏看着孩子道,“你们乖乖的。”

    “是”小沧溟他们齐声喊道。

    丁妈和丁海杏出了东里间,丁海杏坐在了灶前的小板凳上,撅折了柴火,扔进了灶膛里。

    火苗腾的一下更旺了,红色的火焰都蹿出了灶膛。

    丁海杏漫不经心地问道,“妈,刚才回来时看见银锁了。”

    正在淘米的丁妈闻言手中的舀了半瓢水的瓢一下子掉到了水缸里,溅起了水花。

    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说道,“妈,您不用这么紧张吧”

    丁妈将米淘好了,放进了锅里,盖上锅盖,然后搬了小板凳坐在了丁海杏的旁边。

    犹豫了下,心一横压低声音道,“那个,杏儿有件事妈一直瞒着你。你嫁出去后,国栋、国良、解放也先后出去工作,考上大学就都走了。银锁就帮着家里挑水、劈柴干些重体力活,你知道我和你爸年纪大了。”故意如此说道,“那孩子也可怜,郝家的人都走了,我就给他缝缝补补。就这事,哦还有就是我和你爸原谅那孩子了。”

    “一直都是吗”丁海杏不疾不徐地问道,声音没有波澜,听不出好坏来。

    “是”丁妈抬眼看着他道,“起初我们是拒绝的,可挡不住他锲而不舍,真是拦都拦不住,最后只好举手投降了。”火光的映照下,看着神色如常的闺女道,“杏儿,你想什么好歹吱个声。”

    “没什么只是想说那个傻子。”前世今生都那么傻,丁海杏拿着烧火棍捅了捅灶膛,又扔些柴火进去,“妈,掀开点儿锅盖,别溢出来。”

    “哦”丁妈赶紧起身将锅盖掀开,在锅上,放上篦子,将馒头放在篦子上面,还有从陶罐里将腌好的咸鸡蛋,把鸡蛋上的泥巴洗掉了,放在篦子上,锅盖扣上去一大半,才又重新坐了回来。

    丁海杏不紧不慢地说道,“妈,说老实话,冤有头债有主,我从来没有恨过银锁,只不过再也无法当他亲人看待了。就这么简单,爸妈如何处理跟他的关系,我都没意见。说句不客气的,我能在家里住几天。”认真地说道,“说来还得感谢他,我们都走了,没人照顾你们。”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丁妈满脸笑意地看着她道。

    “对了,杏儿银锁到现在都没结婚,你去说说他呗早点儿解决个人问题。”丁妈兴致高昂地说道。

    “不要”丁海杏断然地拒绝道。

    “为啥”丁妈不解地说道,“你说的话,他肯定会同意的。”

    “正是因为我说会同意的,我才不能去说。”丁海杏转头看向丁妈认真地说道,“婚姻不能将就,得找个自己喜欢的人。不然那是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人家女方不负责。”

    “呃”丁妈被说的哑口无言的。

    “这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顺其自然吧”丁海杏看着她希望说服她。

    丁妈无奈地摇摇头道,“你们年轻人,想那么多干什么”

    “妈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当初您跟爸,那也是相处过的,经过姥爷考察过的。对吧”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

    丁妈闻言耳朵红红的,当初老丈人可没少刁难女婿。

    也承认她家杏儿说得对,这脾气、秉性得合得来,不然不是结亲,那是结仇。

    丁海杏看着丁妈眉头舒展开来,轻笑道,“妈,您就别操这心了。”高兴地又道,“妈,国良来信吗有没有告诉你们他结婚了。”

    丁妈闻言脸一下子黑了起来,“提起这小子我就生气,这都四年了,就来了两封信,一封是,报个平安,我很好。另一封就说我结婚了。就没了,啥也没有了。对女方,我现在就知道叫云露露,其他的一概不知。她长什么样家是哪儿的干什么工作家里有什么人”

    丁妈碎碎念了一堆,可见怨念有多深。

    “我也是这熊孩子,妈,等他回来你好好的给他揍他一顿,这孩子太不知道轻重了。”丁海杏同仇敌忾地说道,“妈,到时候您是用鸡毛掸子还是用烧火棍子,我给您递。”话落,还特意挥舞着烧火棍子。

    丁妈看着还冒着火星的烧火棍子,吞吞口水道,“我还是选鸡毛掸子的好,不不”摆手道,“我啥也不选,我现在只希望他赶紧回来,四年了”声音无限想念,“也不知道执行的什么任务。”

    “秘密任务呗人平安无事就好。”丁海杏宽慰她道,“别担心,又不是上战场,那才危险呢”

    “你咋知道不是上战场”丁妈闻言这心一下子被提了起来。

    “哪一次海战,咱们的宣传部门没有大肆的渲染,这两年风平浪静了许多。”丁海杏看着她宽慰道,“您哪别胡思乱想,等着他们凯旋而归。”看着粥熬的差不多了,将火给压了压。

    丁妈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道,“听你的口气,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都说秘密任务了,我怎么可能知道。”丁海杏摇头道,就是猜到了他们在干什么她也不能说啊

    “人平安就好,您就别操那么多心了。”丁海杏起身道,“饭好了,我姑呢不会这么晚还不起床吧”看着外面天色大亮了。

    “你姑在你们出去的时候,就蹬着自行车走了。咱家离县上有些远,只要回来住,你姑她天不亮就的走。”丁妈从咸菜缸里捞出咸菜放在案板上,切了切,盛进小碟子里。

    “还真够辛苦的。”丁海杏起身去碗柜里拿出干净的碗。

    “可不是,人家在县上工作的,我看得是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轻松的很,哪里像你姑忙的跟那被抽的陀螺似的。”丁妈不解地说道,“真不知道她忙的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