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 套路

作品:《六零俏军媳

    此话一出,全家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应解放的身上。

    应解放紧张的喉头上下滑动,放在炕桌下拳头不自觉的攥紧了,脸色一本正经,若无其事地说道,“姐,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失常发什么事”丁姑姑紧张地问道。

    “我们解放今儿非常的热情。”丁海杏面向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闪着寒光。

    “热情我怎么听得糊里糊涂的。”丁姑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俩道,“你们俩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儿说。”

    “今儿解放对女人少有的热情”丁海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儿子,我可不许你在人家后院点火啊”丁姑姑立马表明态度道。

    应解放闻言哭笑不得道,“妈,您说什么呢人家有男朋友的,就说眼瞎我也看出来了。我又不傻,我怎么可能傻了吧唧地去撬人家的墙脚。”非常郑重地声明。

    “那听你姐的意思很反常”丁姑姑紧张地说道。

    “我是解放军嘛对于他这种小人行径,乱扣帽子的行为非常的反感。”应解放义正言辞地说道。

    丁海杏一双美目在他身上打着转,“解放想不到你喜欢冰美人,口味真独特。”

    “姐没有,没有”应解放慌张地说道,有种被人拆穿的囧镜,挠挠头道,“就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多看两眼而已,你们不是也看着人家长的漂亮,目光落在她们身上较多。”在心里微微摇头现在嘛那脾气,那是敬而远之。

    “我以为,咱家解放英雄救美后,会发生粉红色的事。”丁海杏摇头晃脑地感慨道。

    “胡说什么”应解放故意板着脸道,“怎么可能,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果然是自古套路得人心。”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这话怎么说的”在座的目光落在丁海杏身上道。

    丁海杏一双如琉璃似的大眼睛轻轻流转道,“怎么说呢英雄救了美女,如果英雄长得好看,美女就会一脸娇羞的说“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她翘着兰花指,捏着嗓子,嗲声嗲气地道,“如果不帅就会说“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来世做牛做马,报此大恩。”故意粗声恶气地说道。

    “噗嗤哈哈”

    “你这丫头”丁爸笑的肚子都疼了。

    “不过杏儿说的有道理还真是跟戏文里唱的。”丁妈笑得直摇头道。

    丁海杏视线转向应解放调侃道,“解放,看来你长的还不够英俊,人家才会说话阴阳怪气的。”

    “姐,你可真是,逗弟弟我你很开心。”应解放一脸无奈地看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丁海杏道。

    “是啊怎么不行吗”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刁蛮地说道。

    “行,怎么不行谁让你是我姐呢”应解放一副我认命样子道,黑曜石般的眼睛滴溜溜一转道,“这么说来,男子上门提亲,若长得好看,姑娘满意,就会一脸娇羞的说“终身大事全凭父母做主。如果长得丑不满意就会说“女儿还想孝敬父母两年。”

    此话一出,又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你小子倒是会发散思维。”丁海杏拍着他的肩膀道,能这样说她也放心了,不会被感情冲昏了头。

    笑够了丁海杏目光看向了红缨,红缨一个激灵立马认错道,“妈,我知道错了。”

    “哦”丁海杏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道,“说说看哪里错了”

    “我不该说话不过大脑,上纲上线,乱扣帽子,那样和蒋卫生之流有什么区别。”红缨自我反省道,“陌生人而已,即使反感也不该牵扯政治,不理会就好了。”

    丁海杏欣慰地点点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不说你了。以后可得谨言慎行。书房的里的书,你也看过。孔子当年教学,头一条是“德行”,第二条是“言语”,可知言语很重要。古大德常说“口为祸福之门”,古人对言语这样的重视,不是没有道理。

    古圣先贤教人“谨言慎行”,说话要很谨慎,行为要很慎重,所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所以,话多决定不是好事。”

    “嗯”红缨郑重地点点头道。

    “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的一头雾水。”丁妈眼神在她们俩身上转来转去道。

    丁海杏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看着孩子自我反省知道错了也不好在说什么

    丁爸眼看着渐渐都长大的孩子们道,“说起谨言慎行,其实不光是现在这年月,就是在日常的工作中,如果你是个话多的人,你的领导、你的上司决对不会重用你,为什么”自问自答道,“容易败事。”

    丁海杏、红缨和应解放齐齐点头道,“记住了。”

    “你呢”丁爸的目光落在了丁姑姑身上。

    “我还要啊”丁姑姑指指自己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是你哥,一家之主。”丁爸挺直脊背,目光认真地看着她道。

    “好好,我记住了,可以了吧”丁姑姑一脸笑意很随意地说道。

    “你给我认真点儿,他姑姑。”丁爸板着脸道。

    “好好,我端正态度。”丁姑姑坐直身体道,一脸郑重地说道,“我洗耳恭听”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闲话多、废话多,喜欢开玩笑,绝对不会被重用,为什么怕你坏事。”丁爸板着脸道,“严肃点儿。”

    “是是”丁海杏他们郑重地应道。

    “我读私塾那会儿,弟子规从小就教谨言慎行,现在这些教学都疏忽了,现在的人言语多,而且不负责任。”丁爸皱着眉头看着他们道,“现在的人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人心浮躁。不要在背后议论人,更不要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乱猜疑。”

    丁海杏他们点点头,今儿老爸谈兴很浓,也许久不见他们。

    “不管外面的人如何说,言语伤人,比杀人还要严重。”丁爸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