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我是你妈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爸听小沧溟一字不差的念下来,着实吃惊。

    “我念的不错吧姥爷。”小沧溟笑容灿烂地说道。

    “杏儿,小沧溟不是才上一年级,怎么认识这么多字。”丁爸目光看向丁海杏道。

    “沧溟有描红,那些字就认得了。”丁海杏头也不抬地说道。

    “妈妈,妈妈让我写。”小沧溟从炕上跳了下来跑到八仙桌旁道。

    “好好好,你写。”应解放铺开红纸,将毛笔蘸好了毛笔递给了他。

    结果身高不太够,写的有点费劲,红缨搬来凳子道,“沧溟踩在这上面。”

    “谢谢姐。”小沧溟抬脚踩在凳子上,这下子刚刚好。

    提腕执笔,看着丁海杏写什么,他也写什么

    笔法稚嫩,却也横平竖直,但是看在丁爸、丁妈的眼里,那就是自家的孩子写啥都是好的。

    将小沧溟给夸的跟一朵花似的,夸的小家伙的脸都红了。

    “呵呵呵”丁海杏看着双颊艳若桃花的小沧溟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妈,怎么连你也笑我。”小沧溟不好意思地说道。

    “姥姥、姥爷夸你不好吗”丁海杏满脸笑容逗他道。

    “姥姥、姥爷夸的不作数。”小沧溟嘟着小嘴说道。

    “为什么”丁爸闻言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不知道这小嘴里能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因为我是姥爷的外孙啊我的一切在您的眼里都是好的。”小沧溟看着丁爸笑嘻嘻地说道,“所以您说的做不得准。”

    丁爸闻言一怔,随即轻笑道,“你说的对,不过姥爷还是要夸我们沧溟。”

    “妈妈,妈妈我们也要写。”小北溟他们三人拽着丁海杏的衣服道。

    “用不了那么多春联。”丁海杏看着跃跃欲试的小家伙们道。

    “谁说用不着了,咱家的厨房、鸡圈啦都可以贴。”丁爸积极地说道,“再不济大队的牲口棚,写吧就当哄孩子玩儿呗”态度强硬道,“这事我说了算。”

    老爸发话,丁海杏无奈地说道,“那就裁纸吧”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

    四个小家伙突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目光灼灼地看着丁海杏,又看向丁爸。

    知子莫若母,他们那小眼神一转,丁海杏就知道想什么,“妈妈听你们姥爷的,你们得听我的,别想通过你们姥爷来达到目的。”

    四个小家伙一脸震惊地看着丁海杏齐声道,“妈,你怎么知道的。”

    丁海杏嘴角微翘,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道,“很简单,我是你们的妈妈。”点透道,“不是只有你们会察言观色。”指指自己的眼睛得意地一笑道,“我也是火眼金睛。”

    “妈妈说孙猴子吗”国瑛突然蹦出来一句道。

    “噗嗤”逗的大家都笑了。

    “傻丫头,你妈那是打个比方。”丁妈笑着说道,“不是写春联吗赶紧写,让姥姥看看你们的字如何”

    稚嫩的小手都已经开始描红,所以这字写的规矩,起码不缺胳膊少腿,或者跟狗爬似的难看。

    这边写好了春联,又陪着孩子们写大字,一直写到丁妈和红缨将午饭做好。

    冬闲无事,丁妈早就将过年吃的东西准备好了,所以烩了一锅菜,配上馒头,在来一个紫菜蛋花汤,就是一顿饭。

    “妈妈,你答应炸丸子的。”国瑛看着丁海杏说道。

    “下午咱们就炸丸子。”丁海杏看着她保证道,宠溺地一笑道,“贪吃的家伙。”

    吃完饭,丁海杏将带来的猪肉拿了出来,“这些全炸丸子如何妈”

    “行家里的肉就留着剁饺子馅儿好了。”丁妈点头道,看着大约有五斤来肉,“城里的日子现在还好吧”

    “嗯物资比前两年丰富了起来。”丁海杏拿着大刀将洗干净的肉,三下五除二给拆分了。

    “就说么,一直这么闹下去,上面肯定管,哪能任由他们胡闹。”丁妈轻叹一声道,“虽然大方向不变,但这日子总算有起色了。”

    这年月的人往往习惯于接受,不习惯于质疑。

    能如丁爸、丁妈这样独立思考的很难得了。

    虽然丁海杏地处封闭的空间中,对运动的波及的很小,但外面的事情她清楚的很。

    运动之初排山倒海,第二年夏秋之际动用武力。

    从运动的那个夏天开始,革命才最重要,革命冲击每个人的灵魂,过年,怎么能和那种强力冲击相比。所以这过年就冷冷清清的。

    到去年秋天,局势已渐平息,各地敲锣打鼓上街游行成立革命委员会,“全国山河一片红”。相对于前两年社会稳定在恢复。

    今年春节的是食品配给,在北方城市,丁海杏家领到了下面这些票证

    两瓶啤酒、一斤葵花籽、二两木耳、二两香油、半斤水果糖、一只冻鸡、一条冻鱼、还有香烟。

    印刷简单的春节供应券发下来,刻不容缓地要去买,它们都是有期限的,过期作废。

    只不过啤酒和香烟家里不需要,丁海杏就送人了。

    就在丁海杏剁馅儿的时候,应解放带着孩子们贴春联。

    孩子们兴奋的也无法睡午觉,丁海杏也就不拘着他们了。

    春联贴出去,被村民看到,这还了得,一传十十传百,人人都开始上门求取。

    现在没有卖春联的,都是找人代写的。

    结果丁家就挤满了拿着红纸来求取春联的社员。

    丁妈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看着剁好的肉馅儿,直接说道,“我来炸丸子,你去写春联吧”

    结果丁海杏、红缨和应解放三人写了一下午春联。

    写的手都木了,幸好三人都是练家子,真气护养一下就没问题了。

    丁海杏倒是有心情曲老师他们来帮帮忙,不过想了想作罢

    他们可是问题人物,为劳苦大众写春联,被人给揪着小辫子可就惨了。

    辛苦就辛苦点儿吧

    孩子们没有在一旁作怪,早早的围在炉火旁,等着丸子出锅,好扭着吃。

    一直写到天黑了才作罢,不过好歹总算写完了,丁海杏也偷懒,春联的内容大同小异,跟印刷厂排版似的。

    重复就重复吧好歹不犯错误,万一写的不合适就不好了。现如今一切维稳为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