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不同、相同

作品:《六零俏军媳

    “来来,喝口水压压。”丁妈端着水杯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接过水杯,丁妈看着她叮嘱道,“小心烫。”

    丁海杏轻抿了一口,润润嗓子,才看着他们道,“谁给你们出的主意,在下佩服。”

    “还不是让这世道给逼的,我们真没办法了。”丁爸苦笑一声道,“我们这里无法造梯田,石头倒是多的很,可没有土,你怎么垒梯田,总不能在石头上种地吧”

    “那您怎么像上级交代。”丁海杏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转道。

    “说到这事我就生气,这因地制宜这四个字,还用人教,就是学大寨,你也得看当地情况吧”丁妈轻叹一声道,“这南方水田总不能也改成梯田吧要学也是得的吃苦耐劳的精神。”

    丁海杏闻言点头如捣蒜道,“妈说的对。”

    “对有什么用,胳膊拧不过大腿。”红缨叹息道。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丁爸闻言赶紧制止道。

    “你们在城里这两年如何过的”丁爸直接转移话题道。

    “我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大冬天的冷,革命化的过年吗我是足不出户,连拜年都省了。”丁海杏摇头轻笑道,“至于城里如何过年,你问问解放比较靠谱。”

    应解放挑开帘子进来,“问我什么”

    “坐。”丁爸朝炕里挪挪道,“问你这两年咋过的。”

    “这事就别提了。”应解放一脸苦瓜样道,“大年初一照常训练,我没意见,居然号召大家忆苦思甜。为了让大家牢记万恶的旧社会的苦,所以这食堂就弄来野菜、树皮、草根再加上玉米糊、地瓜干之类的东西煮成粥,让全体官兵品尝。”吞咽了下口水,压下翻涌的胃,“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灾荒的时候没少吃,真是吃伤着了,提起来,我就还犯恶心。”

    “话说解放你不会因为这个才这么爽快的答应请假回来的吧”丁海杏乐不可支地说道。

    “有这个原因。”应解放很坦白地说道,“我宁愿操练,或者扛着锄头下地干活,这种忆苦思甜,也不要吃忆苦思甜饭。”

    “那你怎么吃下去的。”丁爸饶有兴致地问道。

    “为了调动大家的情绪,大年三十晚上广播里就会播放革命芭蕾舞剧白毛女的插曲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的歌声,把人们一下子带进了万恶的旧社会。”应解放摊开双手眨眨眼无奈地说道。

    丁爸和丁妈忍俊不禁,“还有这种操作。”

    “不然呢有情绪才能吃的心甘情愿吧”应解放好笑地说道。

    “这年过的”丁爸咂舌道,“乡下除了不准放鞭炮、不准烧香拜佛、不准滚龙舞狮、不准大吃大喝铺张浪费、不准赌博。倒也没什么,大吃大喝谈不上,但毕竟过年吃的好一点儿,不让祭祖就有些。”丁爸微微摇头道,很显然不赞成。

    “这政策咱们得遵守,不过乡下地方没人关那么严,大面上过的去,不去坟上,祭祖也稍微意思意思。”丁妈好笑地说道。

    “城里,现在都怎么拜年。”丁爸好奇地问道。

    “你们不知道”丁海杏挑眉看着他们道,“不该啊姑姑可是县里的人,他们可是紧跟上面政策的。”

    “你姑姑连顿团圆饭都吃的跟打仗似的,连话都顾不上说,城里乱哄哄的,我们又不进城所以哪里知道。”丁妈笑道,“越是过节越是忙,下到基层慰问什么的。”

    “这是灯下黑吗”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说道。

    “城里人过节的场面大同小异,三十一家人围坐在主席像下吃年夜饭。饭前,要召开一次自我反省的家庭会,做父母的会放下架子,和子女们相互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儿女们也可以向父母开炮,最后全家人把思想统一后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的光辉教导上。时钟敲响12点爸爸同志和妈妈同志,春节好子女们会常常这样给父母拜年。”丁海杏嘴角微翘道,“就是这样。”

    “这个小姑子,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说呢”丁爸嗔怪地说道,“咱们今年也像城里学习,这么拜年。”

    “啊”丁海杏惊讶一声道。

    “怎么你有意见”丁妈目光落在丁海杏的身上道,黑着脸,一副大有你敢反对试试看。

    “没意见,没意见。”丁海杏摇头如拨浪鼓似的。

    丁海杏虽然是这个年代的人,但年代久远,心智早已变了,对伟人很是敬重,但却少了这个年月崇拜。

    所以对丁妈如此郑重也就释然了。

    丁爸也积极地问道,“那大年初一呢怎么拜年。”

    “初一早晨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家人高举红bao shu,面向主席像,合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和其他语录歌,最后敬祝伟大领袖万寿无疆”应解放积极地说道。

    “对了,那还贴春联吗我听说破这个、破那个的,春联我们也没敢贴。”丁妈着急地问道。

    “贴,可以贴,只不过这春联得符合现在的形势。传统的吉祥语言就不要写了。”丁海杏提醒他们道。

    “那写什么”丁妈一时间也想不起该写什么

    “这还不简单,多夸夸咱的祖国呗。”应解放轻松地说道。

    “对例如东风浩荡革命形势无限好,红旗招展生产战线气象新。还有翻身不忘gd”丁海杏随口就说了两个春联。

    “那赶紧了咱家还没贴春联呢你们字写的好,快写几幅春联贴上去。”丁妈立刻起身下炕道,找来红纸与笔墨伺候。

    “准备的这么现成怎么不写啊”丁海杏挑眉问道。

    “这东西说前年准备的,没用得上。”丁妈催促道,“待会儿在聊,赶紧写。”

    “遵命。”丁海杏拿起毛笔沾沾墨汁,规规矩矩的写的正楷。

    小家伙们看见丁海杏写春联,立刻手痒了,“我们也要写。”

    “你们你们认字吗”丁爸上下怀疑地打量着他们道。

    “姥爷,小看我们。”小沧溟不服气地说道,看着丁海杏写下的春联,当场念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