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惊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此话一说,应解放不服气也得服气了。

    丁海杏得意小眼神瞥向离开应解放,而他则双手抱拳道,“在下佩服。”

    丁海杏对待孩子们小错给你记账本上,等什么时候犯了大错,那就来吧咱们好好的算一算。

    随着丁海杏不紧不慢的每说一样,小家伙的脸就垮一层,最后都能把孩子们给说哭了。

    棍棒都不用伺候,单凭一张嘴,说的他们羞愧不已。

    这一路说说笑笑地就回了家,丁妈一早就等在了村口。

    “妈”丁海杏远远的看见,如孩子一般撒欢儿跑了过去,展开双臂将丁妈抱住了。

    许久不见,丁爸、丁妈也没时间,她由于孩子太小,尽管离这么近也没回来。

    “这孩子,都五个孩子的妈,还跟小孩子似的。”丁妈拍着她的后背道,红着眼眶,眼角湿润了起来,“快松开,让孩子看笑话。”远远的看见小沧溟他们四个从车上下来,由于穿的厚,跟小鸭子似的摇摇摆摆的跑了过来。

    嘴里喊着,“姥姥。”

    丁海杏闻言松开了丁妈,侧身一脸笑意地看着孩子们。

    丁妈垂眸慈爱地看着并排站的孩子们道,“你妈将你们养的白白胖胖的,不错。”

    “那是我的功劳,您不夸夸我。”丁海杏微微弯腰一脸调皮地说道。

    “都当妈了,还跟孩子似的淘气。”丁妈宠溺地看着她道。

    “在妈您面前,我也是孩子啊”丁海杏耍着赖皮说道。

    丁妈摇头失笑道,“这不是你的该做的,这妈可不是白当的。”一脸拿她没办法似的,笑着道,“好好,你的功劳,可以吧哪儿又自己讨功劳的。”拉拉她的衣袖道,“你瞅瞅孩子们都看你呢”

    四只大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她,感觉妈妈跟平时不太一样耶

    那感觉比他们还黏人,还调皮,很新奇的体验。一个个眼睛,又黑又亮的看着丁海杏。

    “舅妈姥姥。”应解放和红缨走过来道。

    “好好,走咱们赶紧回家,外面冷,我已经把炕烧的热热的。”丁妈拉着国瑛和小九儿的手道,“走跟姥姥回家去。”

    国瑛看着牌坊嘴巴张成了个o字,“妈妈,好大的门”

    “这不叫门,这叫”

    丁妈的话还没说完,丁海杏打断她的话道,“没错,我们国瑛真聪明。”话落朝丁妈挤眉弄眼,微微摇头。

    丁妈也意味过来,不能在小孩子面前乱说话,如果说牌坊的话,肯定又要解释什么是牌坊,这就没完没了了。

    小孩子万一把话给学出去了,可就惨了。

    慎言可不是嘴上说说,得付之在行动上。

    穿过牌坊就到家了,“你们先进去,我去将骡车还了。”丁爸看着他们说道。

    “舅舅,我去。”应解放立马说道,说着接过丁爸手里的缰绳,牵着骡车朝牲口棚走去。

    丁海杏他们则拉着孩子,拎着从车上拿下来的大包、小包,走过阶梯,穿过院子,进了家。

    “快,孩子上炕去,炕上暖和。”丁爸催促道,“老婆子把你炒好的榛子、南瓜子,杏仁、山核桃都端上来。”说着将小沧溟抱到炕上脱掉他的鞋,“快上去。”

    和丁海杏一起给孩子抱到了炕上。

    “好暖和,和咱家一样。”国瑛拍着热乎乎的炕道。

    “都是炕,当然烧的热热的了。”丁妈端着山货进来,放在了炕桌上。

    “妈,拿几个盛壳的东西,不然弄到炕上了。”丁海杏出声道,顺势就坐到炕沿上,将孩子们挡在里面。

    “在这儿呢”丁爸爬上炕,绕过孩子们,将放在窗台上的柳条编的成人巴掌大,正好装壳,这些壳最后扔到灶膛里烧成灰烬。

    丁爸将小筐摆在孩子们面前道,“吃吧想吃什么姥爷给你们嗑。”

    “姥爷,瓜子要自己嗑才有意思。”小北溟笑嘻嘻地说道。

    “那姥爷给你砸榛子吃。”丁爸拿着小木锤子拿着榛子砸开了递给国瑛和小九儿。

    “我哥什么时候回来。”丁海杏用手掰着南瓜子塞到孩子们嘴里。

    “你哥也是大忙人,年二十九才能回来,也就是明天才能回来。”丁爸边砸着榛子边说道,“只有四天的假,初二就得回去,初三就得值班。”

    “很正常,他们体制内都得轮流值班,还有大年初一值班的。”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看样子这革命化的春节,也就做个样子,底下人其实很抗拒的,这过年没有年味儿,算什么年”丁爸不满地数落道。

    “那也不能公开说。”丁海杏挑眉提醒他道,“心里明白就好,一时半会儿谁也改变不了。”提及这个,她好笑地丁爸道,“爸这两年,要革命化的春节,大年三十不歇脚,干到腊月廿九,吃完饺子初一早晨就动手干活。”

    “怎么没有,上头来人宣传,我们敢不遵从政策吗”丁爸叹息道,皱着眉头道,“你不知道真是愁死我了。”

    “这有什么好发愁的”丁海杏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

    “现在不是让农业学大寨、要移山填海、开沟挖渠、大修水利、大造梯田。所以这春节到处是红旗招展,人流如潮。也算是一景。”丁爸无奈地摇摇头道,“可咱们这里靠海,都是山地,根本就无法学大寨。”提高声音道,“老婆子,倒些水过来,孩子们吃这个容易渴。”

    “这就来。”丁妈端着倒好的水走了进来,放在了炕桌上。

    盛水的杯子是玻璃杯,很有时代特色,上面画着,旭日东升,寓意着东方红,太阳升。

    这年头讲究的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

    “那您怎么办”丁海杏双眸轻转饶有兴致地问道。

    “带着大家去海上溜达呗还能怎么办”丁妈摇头失笑道,“他们不是让移山填海,我们只有填海了呗”

    “噗咳咳”丁海杏闻言给惊的直咳嗽,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这孩子,有这么惊讶吗”丁妈轻轻捶着她的后背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