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不认识

作品:《六零俏军媳

    红缨一双美眸轻转,上下打量着他们,最终视线落在了凌丹姝身上道,“穿着皮鞋。嗯”尾音上挑,带着一丝恶意。

    “我想穿皮鞋关你什么事”凌丹姝傲气地说道。

    “此言差矣”红缨伸出食指摇摇,秀眉轻挑道,“下乡插队,居然穿皮鞋,不说是资产阶级的臭小姐吧至少也是迷恋于资产阶级腐朽的生活方式。”

    “红缨”丁海杏沉下脸来说道,目光落在凌丹姝身上,嘴上客气地说道,“小孩子说话不知道轻重,别放在心上。”眼底却凝结成霜冷冷地看着凌丹姝。

    “姐,不怪红缨。”应解放也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道,看似温和又平静地说道,“给你个忠告,这不是你家,不懂得慎言,只会显你愚蠢可笑。”看向凌丹姝的目光微冷。

    “妈妈,姥爷来了。”小沧溟扯扯丁海杏衣服道。

    “是马车耶”国瑛激动地说道,“我要骑大马。”

    “好好好,等回家了,咱们骑大马。”丁海杏笑着说道,也没有纠正其实那是骡子。

    “解放我们走。”丁海杏看着应解放说道,看着丁爸招手道,“爸,我们在这儿。”朝着他挥挥手。

    “兵哥哥,对不起啊”连雯雯赶紧道歉道。

    “没关系。”应解放客气且疏离地说道,“告辞”说着转身,看向丁海杏道,“姐我们走”

    丁海杏拉着孩子们转身,迎着赶车过来的丁爸。

    “爸,姥爷。”丁海杏和孩子们齐声喊道。

    “哎哟姥爷的乖孙都长这么大了。”丁爸从车辕上跳下来道,“冷吧快上车,车里有你姥姥专门给你们准备的暖水瓶。”说着掀开棉被,医院输液的瓶子,装着热水,丁妈特意准备的。

    丁海杏则抱着孩子上车,红缨和应解放把包放在车上,回身抱孩子们上车。

    “红缨上车。”丁海杏回身看着红缨说道。

    “我跟你们步行就好了,我已经是大人了。”红缨看着骡车上的弟弟妹妹,感觉不好意思,“我的身体条件,完全没问题的。”

    “在我们眼里你永远都是孩子。”丁海杏拍拍她的肩头道,“乖,上去,帮我看着他们这几个皮猴子。”

    “妈,人家才不是皮猴子。”小沧溟噘着嘴不满的说道。

    “我们不是皮猴子。”国瑛他们三个也齐齐抗议道。

    丁海杏眼底划过一抹幽光道,“那你要一路乖乖地坐着回了家,妈妈就不在说你们说皮猴子了。”食指点着他们道,“乖的话,妈妈给你炸丸子吃。”

    “真的吗”四双眼睛齐刷刷的一亮,眼巴巴地瞅着丁海杏。

    “当然。”丁海杏向他们保证道,目光又落在红缨身上,拉着她的手,看着她道,“乖,上车。”直接将她给摁到了车上,“腿赶紧上去。”

    “快点儿,咱们早些回家,外面冻死了。”丁爸催促道。

    应解放更干脆道,“用我帮忙吧”作势要弯下腰。

    红缨无奈地看着他们,“我自己来。”说着将腿放在车上。

    丁海杏给孩子们盖好被子,抬眼看向丁爸道,“爸,我们走吧”

    “都抓紧了啊”丁爸回头看向他们道,目光穿过他们看向了凌丹姝他们道,“杏儿,你们认识。”

    “不认识。”丁海杏回答地很干脆道,垂眸浅笑道,“爸,走吧妈估计等急了。”

    “好,咱们走。”丁爸甩开鞭子打了鞭花,“嘚驾”

    骡车缓缓地动了起来,丁爸纵深一跃坐到了车辕上,慢悠悠的赶着车。

    速度不快也不慢的,丁海杏和应解放正好跟得上。

    丁海杏见状笑了笑道,“爸,您这身手很利落吗”

    “小意思。”丁爸嘿嘿一笑道。

    哒哒声音越来越远,连雯雯扭头看着凌丹姝噘着嘴说道,“凌丹姝。”充分表明了自己非常生气。

    “叫我干什么”凌丹姝语气冰冷地说道,“什么人吗他算哪根葱,用得着他来教训我。”

    “你们姐妹聊,我去找个厕所。”邵勋夹紧双腿,跺着脚道。

    “去吧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连雯雯挥挥手道。

    等到邵勋离开,连雯雯再也不遮掩自己的怒气道,“丹姝,现在好了,咱们彻底把人给得罪了。”

    “得罪就得罪吧萍水相逢而已。”凌丹姝毫不在意地说道。

    “萍水相逢,你忘了人家是杏花坡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咱们要插队的地方是哪里”连雯雯不满地看着她嗔怪道。

    “那又如何他能奈我何”凌丹姝傲气地说道。

    “还说我单纯,我看你才一根筋儿。”连雯雯看着她无奈地说道,“你不知道县官不如现管,咱以后得在人家的屋檐下讨生活。”

    “让我伏低做小,做不到。”凌丹姝冷哼一声道。

    “那你下乡插队干什么的”连雯雯好奇地问道。

    凌丹姝忽然向前一步,眸光凝视着她道,“你说呢”眸光晦暗不明。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连雯雯看着好笑地说道。

    凌丹姝退后一步,轻扯唇角,“你个傻瓜。”笑容一闪而逝,眼底凝结成霜道,“相安无事最好,不然别怪我以势压人了。”

    “喂家里的长辈会同意。”连雯雯惊讶地看着她道。

    “来的时候就说好了,他们不为我保驾护航,别想让我待在这里。”凌丹姝轻哼一声道,目光落在了连雯雯的身上,她来这里确切的说就是因为她,不过这事不能告诉她。

    “也只有你敢长辈们提交换条件。”连雯雯一脸佩服地说道。

    “是你太胆小了。”凌丹姝轻叹一声道,看着天真烂漫的她,也不知道现在这个样子好还是不好。

    “那是因为我提的条件都是让他们无法拒绝的。”凌丹姝看着她说道。

    “你人虽然冷了点儿,对于陌生人,以你的脾气连搭理都懒的搭理,可我知道你不是这么刻薄的人啊你今儿到底怎么了”连雯雯满脸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她道。

    “是你迟钝,没看见他拼命的套近乎就是为了接近你,他看你的眼光都色眯眯的。”凌丹姝食指戳着她的脑袋道,“你好好想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