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 结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提及蒋卫生的姓,让他一下子脸色煞白,一脸的惊恐,为这个姓他可没少吃苦头,改名字,改了半天,才改成了蒋卫生。

    一句话,扭转了局势,大家群起而攻击蒋卫生。

    这特么还能让人好好的说话吗身边藏着这么一个人,太危险了。

    决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们有没有搞错,是他们说错话,做错了事,你们攻击我干什么”蒋卫生不服气地说道,“就你们这思想,应该统统拉出去,开大会。”

    得本来他不说话,息事宁人就好,然而一句话,激起了大家的愤怒。

    血气方刚的年纪,又都经过运动洗礼,精通的很,立马怼

    “你再说一句。”

    “你特么的给谁开大会呢”

    “我看你应该给你开大会才对。”

    “包藏祸心。”

    “居心不良。”

    “藏在革命队伍中的败类。”

    “你们干什么我是知青,我告诉你们,我不怕你们。”蒋卫生面对大家的指责给吓的,直向后缩,“不要以为少数服从多数,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你在胡说八道,老子削你。”

    “怎么着,老子根正苗红,不怕你们。”蒋卫生叫嚣的非常厉害,却瞅准时机,很没出息的跑出了船舱。

    “什么玩意儿,这种人就欠削。”大家愤愤不平的坐下。

    原本欢乐的气氛一下子消散的干干净净。

    大家也都老实了,乖乖坐在了位置上,连交谈都没了。

    生怕在祸从口出。

    “妈妈”国瑛睁开眼睛揉揉小声地叫道,

    “怎么睡醒了。”丁海杏看着孩子们道。

    在他们争执前,为了不让孩子们看见这出闹剧,只好动用点儿手段,幸好有先见之明。

    “嗯”小沧溟点点头道,睡眼惺忪地看看四周道,“怎么唱完了。”

    “你这心还真大,这么吵你们还睡的着。”应解放看着他笑道。

    “听小舅舅的口气,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小北溟好奇地眨巴眨巴眼睛道。

    “你们不知道”

    应解放在丁海杏的冷眼中,一个激灵,轻颤了一下,赶紧打哈哈道,“没什么没什么”呵呵一下大,“他们唱的真好,这一出戏很精彩。”

    小沧溟他们四个目光齐刷刷看着应解放,摆明了不相信。

    “噗嗤”连雯雯看着他们笑了起来,“你们真可爱。”

    “姐姐笑起来也漂亮。”小沧溟嘴甜的说道。

    “这都是阿姨你的孩子吗”连雯雯抬起目光看向了丁海杏道。

    阿姨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我有那么老吗

    “是,这都是我的孩子。”丁海杏礼貌且客套的说道。

    连雯雯微微弯着腰,清纯的双眸看着他们道,“告诉姐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们回家过年。”小北溟快人快语地说道。

    “哦回家过年。”连雯雯笑着继续问道,“那家在哪儿啊”

    “杏花坡。”小北溟奶声奶气地说道。

    “邵勋,丹姝。”连雯雯看向左右,然后又看向孩子们道,“真是巧了,我们也是去杏花坡耶”

    巧丁海杏一点儿都不希望,他们就代表着麻烦。

    “是吗那正好顺路。”应解放突然热情地说道,“还没自我介绍我,你们好,我叫应解放。”

    “解放,你不会解放那一年生的吧”连雯雯笑着说道,“我认识好多叫解放的,都那一年生的。”

    “你还真猜对了。”应解放笑容温暖地说道。

    “你好,我叫连雯雯。”连雯雯甜甜一笑道,声音软软糯糯地又道,“他是邵勋,她是凌丹姝,我们三个一起长大的。”

    原来她姓凌啊应解放笑着说道,“你们好。”

    “你好,刚才多谢你仗义执言了。”邵勋看着他礼貌地说道。

    “也是他太过分了,不带这么抠字眼儿的,都照着他的理论的话,咱们都别说话了。”应解放不屑地撇撇嘴道。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汽笛声响了,船渐渐的靠了码头。

    丁海杏他们拉着孩子,提着大包小包的下了船,穿过了码头,站在等候室的外面。

    “舅舅还没来耶”应解放张望了一下道,“不是给我妈打过电话了。”

    “咱们坐的不是原来的那一条船。”丁海杏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早到了半个小时。”

    “那就等一会儿。”应解放轻笑道。

    “你们怎么不走啊”连雯雯好奇地看着他们道。

    “我们在等人。”应解放看着她笑容暖暖的说道,随即问道,“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先去县知青办报到,然后再去杏花坡。”连雯雯快人快语地说道。

    “我看你们提的大包小包的不方便,一会儿我们送你过去好了。”应解放积极地说道。

    丁海杏这一回不得不死死地盯着应解放,这小子想干什么

    “好啊不好”连雯雯高兴点头道。

    说不好的是邵勋,察觉自己语气僵硬,他赶紧解释道,“人家也是大包、小包的,还带着孩子,怎么能麻烦人家。我们还是跟着大部队走的好。”

    连雯雯看着应解放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是我考虑不周,我们还是自己走吧”

    “别呀很方便的。”应解放积极地挽留道,“说不得跟我们一起去杏花坡,我们还能帮你们捎东西。”

    “好啊好啊”连雯雯高兴地点头道。

    “好什么好”凌丹姝轻斥道,声音冷冰冰的,跟着不熟识的人聊的这么开心,如果不是他们俩挡着,这傻妞,估计祖宗八代都被人家给套出来了。

    “丹姝不要那么大的戒心吗”连雯雯靠近她小声地说道,“要不是人家刚才帮忙,咱们就倒霉了。”

    “哼谁要他多管闲事了。”凌丹姝冷哼一声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红缨顿时不乐意,拉着脸道,“冒着风险,好心好意的救了你们,还不领情不说,说话还阴阳怪气的,欠你们的。”轻哼一声道,“你们有什么好让我们献殷勤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