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热闹

作品:《六零俏军媳

    味道被风吹淡了点儿,可是这小北风吹的飕飕的冷啊

    丁海杏侧目看着孩子们担心地问道,“孩子们,冷吗”

    “冷,脚冷的没知觉了。”国瑛跺着小脚说道。

    “你们呢”丁海杏目光落在其他孩子的身上。

    “有点儿冷。”小沧溟搓搓手道,“感觉手都木了。怎么这么冷啊带着手套还是觉的冷。”

    “沧溟扭过来,脱了手套,把手放进我的手套里。”应解放招手道。

    “不了,扭着身怪难受的。”丁海杏婉拒了他的提议。

    “要不我抱着他。”应解放随即又道。

    “这么挤,还是我来想办法好了。”丁海杏看向左右挤在自己身边的孩子们道,“你们手拉着手。”说着拉起国瑛的手,又拉起小北溟的手。

    丁海杏因为坐在角落里,有空隙,将包放在里面罗起来,正好可以坐人,大家都瘦,正好挤得下他们。

    丁海杏朝另外两个孩子使使眼色,小九儿拉着国瑛的手,小沧溟拉着小北溟的手。

    催动体内真气,传给孩子们,很快就暖和了一个个脸蛋儿像红苹果似的红红的。

    “呀暖和了。”国瑛惊喜地叫道,抬眼看着丁海杏道,“妈,热乎乎的。”

    “沧溟怎么样,不冷了吧”丁海杏视线落在他的身上道。

    “不冷了。”小沧溟摇摇头,笑容甜甜的说道。

    “小九儿,你嗯”丁海杏扭过头目光落在小九儿身上道。

    “不冷了。”小九儿乖巧地说道。

    “那好,就这么拉着手啊”丁海杏左右叮嘱道。

    “嗯”四个齐齐点头道。

    小沧溟抬头看着丁海杏道,“妈我们为什么不冷了。”

    这该怎么回答,肯定不能说实话,想了想道,“因为妈妈是热的。”

    丁海杏眼神扫了一下船舱,还真是配合上面的政策,偌大的船舱四面墙壁上自然少不了口号语录“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而船舱里也挤得满满当当的,有不少的知青,青春在这里流淌,青春在这里张扬。

    这些年轻人面孔此时个个都是兴奋无比,如同集贸市场,吵吵闹闹的,说说笑笑的。

    大家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到农村,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丁海杏听在耳里,心中呵呵这里面有多少人是自愿的,有多少人是被迫的,看着他们意气风发的样子,希望一年,不三个月后也这般雄心万丈,不后悔。

    也不知谁提议的,在船舱里开一场别开生面的革命文艺晚会。

    这群十七、八至多二十岁的年轻人都是喜欢热闹的人,当然是群起响应了。

    这下子船舱里更热闹了。

    丁海杏打眼一扫,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那满脸兴奋的,一看就是胸有成竹的,唱歌、跳舞应该是信手拈来,说不定正盼着呢

    那愁眉苦脸的,恨不得抓耳挠腮的,很明显对这个不在行,左右串联,来个小合唱也能滥竽充数。

    丁海杏轻笑出声,还真是少年不知愁。

    坐在丁海杏身后的应解放倾身上前,靠近她问道,“姐,你笑什么”

    “哦没什么”丁海杏侧头看向他微微摇头道。

    “明明就有什么吗”应解放小声地嘀咕道。

    丁海杏摇头失笑道,“我的意思是,这段旅途不会寂寞了。”

    应解放闻言也跟着笑了起来,还真是不寂寞。

    歌声很快就响了起来,节目无一例外,均是符合现在政治形势的节目,也就是红色歌曲。

    坐在丁海杏前面的张得甜美可人的妹子,唱了一曲歌唱祖国。

    节奏简洁明快,歌词更是通俗易懂,又朗朗上口,将人民共和国诞生的壮丽画卷犹如浓墨重彩勾画得淋漓尽致。

    也是歌曲好,这简单的一曲凝结了爱国之声、人民之心、民族之魂,立即传遍神州大地,成为亿万人民久唱不衰所以最后变成了大合唱。

    没想到长相甜美的她,气势这么足,很有感召力。

    从穿着打扮,气质上来看,家境不错,肌肤白皙如雪,一看就知道没有吃过苦。

    她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黑水晶一般,清纯漂亮。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一曲唱完激动的双颊红扑扑的,坐了下来,身旁的男同学一脸宠溺地看着他。

    “唱的嗓子疼吗要不要喝点儿水。”男的对她是嘘寒问暖的,照顾周到。

    “邵勋,你忘了,我学过声乐的,唱歌而已,不疼。”她笑容甜甜地说道,只不过这眉宇间带着一丝哀愁。

    邵勋看着她轻蹙的眉头,“雯雯,我们现在下乡插队,远离了他们更好,以后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嗯”连雯雯嘴角扯出一抹笑容,重重地点头道。

    邵勋拿出军用水壶打开了壶盖递给了她,“给,雯雯。”

    连雯雯笑着接过水壶,轻抿了一口,她答应过家里人,一定会笑着活下去。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幸好有他在,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丁海杏看着两的面相,女的娇俏甜美,男的温文尔雅,倒是般配。只可惜黑眸轻闪,在心里微微摇头。

    “丹姝,你不唱一首吗”连雯雯侧脸看着身旁的女生说道。

    “没兴趣”凌丹姝很干脆地说道,声音清冷。

    “丹姝,唱吗”连雯雯挽着她的胳膊摇晃道,声音甜腻腻的。

    “无聊。”凌丹姝抬头瞥了身旁的好友一眼道。

    丁海杏闻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好高贵冷艳的女生,她清冷的双眸中没有一丝杂质,如西伯利亚的寒流似的,冻人

    高挺的鼻梁显出凌厉的线条,微抿的薄唇似是透出冷情的信号。精致如画的脸庞清丽中透出凛然,蕴在眼角眉梢的都是骄傲。

    她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丝声线的颤抖。

    丁海杏瞥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转过视线,就看见应解放的目光不对劲儿。

    “解放,看什么呢”丁海杏红唇轻启看着他道。

    “哦没什么”应解放收回眼神,若无其事地说道。

    “很可疑哟”丁海杏朝他眨眨眼说道。

    “我在看他们唱歌,唱的真好。”应解放打着哈哈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