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团聚

作品:《六零俏军媳

    “怎么都没见你处对象啊”丁海杏眼神闪闪发光地看着他八卦兮兮地说道。

    “处处对象。”应解放紧张地吞吞口水道,眼神轻转,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还小,不着急。大哥和二哥,结婚不也很晚吗”

    “不着急”丁海杏直视着他,“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姐,你行行好,饶了我吧我天天忙的要死,这军营里连只母蚊子都稀有,怎么可能有喜欢的人。”应解放双手合十拜托,立马反守为攻道。

    争取摆脱现在的困境,好好的叫他来怎么说到个人问题了。

    “真没有”丁海杏故意逗他道。

    “真没有”应太行双眸清澈且坚定地说道。

    丁海杏当然知道他没说假话了,以她的功力从面相还看不出来,他们是否犯桃花了。

    仔细看他的面相,这小子跟大哥、小弟一样,要晚婚的节奏啊

    只不过想逗逗他,“那你心里总得有什么想法吧”

    “想法”应解放满脸疑惑地看着她,坦率地说道,“我能有什么想法。”

    “想象一下未来爱人的样子啊”丁海杏八卦兮兮地问道。

    “样子”应解放敛眉沉思,还特认真地考虑道,“还真没有,不是说当兵有三年,母猪赛貂蝉。谁都好看。”

    “狡猾的小子。”丁海杏勾起唇角摇头失笑道。

    应解放看着窗外的天色,黑透了,起身道,“那个,我走了啊”免得她在出现什么惊人之语。

    大晚上的将他从宿舍里叫出来就这事。

    “走吧走吧”丁海杏饶了他道,看着他的背影提醒道,“对了,别忘了请假。”

    “知道,知道。”应解放摆着手打开了房门,从兜里掏出手电,照着路。

    “我送你。”丁海杏跟着站起来道。

    “留步,外面冷。”应解放挥挥手道。

    丁海杏笑了笑道,“我就送你到月亮门。”

    丁海杏看着他消失在月亮门,直接去了景家。

    晚上红缨和应新新都在景家书房学习,房子久不住人,空着没人气,会破败的。

    所以红缨时不时来景家打扫一下,重点将那些书搭理好,免得接灰,发潮、发霉。

    丁海杏敲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道,“孩子们,时间差不多,该洗洗睡了。”

    “好的。”应新新拉拉红缨的手,站起来说道。

    埋首做手工的红缨站起来道,“妈,您怎么来了。”

    丁海杏抬手指指墙上的挂钟道,“时间差不多了。”

    “哦”红缨看着坐到一半的手工道,“就这么放着吧”

    晚上丁海杏让她们尽量不要看书,容易毁眼睛。

    所以就做手工,其实更像是学具,像一些现在像物理学方面的电压电流表啊,都是喜欢做一些拼接类的,还可以直接自由组装的。

    不但强化记忆,还加强动手能力,这些学具还可以留给小沧溟他们玩儿。

    虽然小孩子不懂什么理论可却早早的接触了实物,比凭空想象的好。

    至于材料,不缺少木头,仓库里的破铜烂铁多是。

    “走吧”红缨站起来道。

    三人熄灯出去了,锁上了房门。

    “对了,战妈妈,后天就正是放寒假了,我就走了,希望到时能拿些书过去。”应新新坐在沙发上泡着脚道。

    “没问题。”丁海杏又叮嘱她道,“给我把书保护好。”

    “知道。”应新新重重地点头道。

    洗漱完了,红缨和应新新一起进屋睡觉。

    红缨屋炕大,足够睡的下,而且还可以节省烧炕用煤。

    aaaaaa

    知道妹妹要来,应新华和黑子他们早早的等在码头,一眼就看见甲板上的应新新,使劲儿的挥手道,“新新。”

    “哥,哥。”应新新使劲儿的挥着手道,“快上来帮忙。”

    应新华踩着木板走了船上,当看见妹妹的行李。

    “你打算把家搬来吗”应新华吃惊地说道。

    “还说呢不是你交代的,你看我的包,就这一点儿。”应新新拍拍自己的包道,“剩下的都是你要的,你不知道它们有多压重,沉死了。”

    “哦辛苦新新了。”应新华立马赔不是道,“我现在就叫他们过来帮忙。”

    “来了。”黑子走过来道,“需要搬什么”

    “黑子哥,在这儿呢”应新新侧身让开,露出了四个行李袋。

    黑子上前拎着两个包,“这么沉。”

    应新华弯腰提起来道,“你这么上来的。”

    “兵哥哥帮我拎上来的。”应新新轻松地说道,“下了船就有你们了嘛”跟在他的后面下了船。

    “我们来帮忙。”黑子的朋友们上手,两人抬着朝家里走。

    “什么这么沉。”

    “书”应新新现在可以说出来了,在船上人多嘴杂。

    “啊”黑子的脸首先垮了,他现在被逼着读书,这头发都快被他给揪秃了。

    他真不是读书的料

    “呵呵”应新新抿嘴偷笑,“黑子哥,读书可以明理。”笑着又道,“这些书是哥哥要看的专业书籍,你不用担心。”

    “咳咳”黑子被她给说的不好意思。

    “其实黑子哥可以看史书。”应新新建议道。

    “与其看那绕口的文言文,我其实很想听评书,那听着多带劲儿啊可惜现在没有。”黑子遗憾地说道。

    “有我这里有评书演义,这些是给你们解闷的。”应新新笑着说道。

    “呀”黑子瞪大眼睛看着她道,“新新妹妹你实在是太好了。”

    一路笑笑闹闹的进了家门,“爸,新新来了。”应新新一路冲进房间道,“来来,让我看看爸在哥哥的照顾下吃胖了没。”

    应新新弯着腰明亮的眼睛上下打量应太行,伸手捏捏他脸颊的肉肉,“看来哥真的把你照顾的很好,人也变白了。”

    “这孩子。”应太行放下手中的笔道。

    “瞧这手冰的。”应太行抓着她的手使劲儿的揉搓着,“快上炕,上炕就暖和了。”

    “爸,您的右手有劲儿了。”应新新惊喜地发现道。

    “早就有劲儿了,在黑板上写粉笔字,都没关系。”应太行感觉她的手暖和了,催促道,“快上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