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惊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难得星期天,丁国栋正巧在家,将东西交给了他。顺便告诉丁舅舅,黑子他们想下放到渔场。

    “这点儿小事,没问题。”丁国栋爽快地应道,上面下达的指示,只要人肯走,去哪儿没人计较的。

    稍后的两趟,让已经认得路的黑子他们来送,应新华必须马不停蹄的赶往码头。

    aaaaaa

    “爸,我回来了。”应新华推开门走了进去。

    “快进来,炕上坐。”应太行一听见儿子的声音,立马招呼道。

    应新华将两个大包往炕上一放,一屁股坐在炕上道,“爸我不在家,您还好吧没有累着你的手吧”

    他走之前拜托渔场的人照顾应太行。

    应太行闻言嘴角直抽抽,“我不是易碎的玻璃。”抬起受伤的右臂道,“你看现在挺好的,做各种动作都没问题。”说着高高抬起胳膊,抡起来都没问题。

    “别别”应新华给吓的赶紧说道。

    “战妈妈说要好好的养,您可别做危险的动作。”应新华抓着他的手放在炕桌上。

    “别那么紧张,你战妈妈还说了,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有利于恢复。”应太行看着他争取自己的权益道。

    现在战妈妈这三字,从他嘴里说出来,也没啥可别扭的了,各论各的。

    没错就是争取,自从重新接骨一来,儿子就像个牢头一样,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

    真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连他的工作,儿子也接手了。

    应太行更发现儿子的变化大,以往在他们的庇护下,那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主儿。

    现在洗衣服、做饭,样样拿的出手。

    说句老实话,饭菜比他做的都好吃。更是把他给照顾的妥妥当当的。

    这两年对他的磨炼让他简直是脱胎换骨。

    心宽体胖,应该说的就是他吧他最担心的是孩子们,现在知道他们平安无事,心中的大石放下。

    儿子又想法设法的给他进补,这凹下去的脸颊渐渐的有了肉了。

    应新华明白的点点头道,“那好吧”眼角的余波扫了下包,拽过来打开。

    “包里装的什么看样子挺沉的。”应太行眨了下眼看着打开的包,“书”

    “还是好书。”应新新将书拿出来摆满了炕桌。

    应太行激动的热泪盈眶,颤抖着抚摸着那些书,哆嗦着嘴唇道,“你哪儿来的”

    “景老师家的,都是专业书籍。”应新华笑着轻松地说道。

    应太行闻言一愣,突然笑了起来,“难怪了,现在也只有他们才能保住这些。”

    “爸你先看书,我去做饭。”应新华将帽子、围巾、摘掉,身上的棉大衣脱掉,拿起搭在绳上的灰黑色的围裙穿在身上。

    挑开帘子出了房间,弯着腰在厅堂的土灶前开始忙活着做饭。

    将炉膛点着的应新华,想起来提高声音道,“对了,爸,战妈妈给你做了双棉鞋,还有一件军袄。”

    情绪激动的应太行闻言吸吸鼻子,拿过来另外一个包,打开来,掏出两样东西,手摩挲着纳的千层底的布棉鞋。

    内心告诉自己千万别没出息,可是这眼泪压抑不住,自己掉了下来。

    大晚上的应新华做的简单的清粥小菜,两个人的饭菜好做,又是大火,很快就做好了。

    应新华端着饭菜进来道,“爸,饭好了。”

    此时应太行已经平复了情绪,看着他端着饭菜进来,赶紧将炕桌上的书放在炕上。

    应新华将饭菜放在了八仙桌上,帮着老爸将书放在炕上,才将饭菜端了过来。

    父子俩边吃边聊,应太行看着他道,“我看你多拿的原版书籍,这看书还是看原文的好,正好吃完饭,爸教你英文。”

    “爸我会英文。”应新华将嘴里的二合面的馒头咽了下去道。

    应太行手中的筷子停在半空中,诧异地看着他道,“你怎么会英文你战妈妈应该教你不了吧”

    据他所知,景海林两口子应该不在家,去京城工作了。

    “爸您忘了军营里有军校毕业的,我找了个老师,他教我的。”应新华嘿嘿一笑道,“爸这个老师跟咱一个姓耶说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

    “是吗”应太行很随意地说道,抬眼看着他又道,“那你学的怎么样”

    “学得”应新华努努嘴道,“怎么说呢日常会话没什么可涉及到太专业的用语,或者是专有名词,得搬着字典查。”

    “以后不用搬字典了,爸教你。”应太行感觉终于找回自信了,这些日子儿子一直在刷新他的认知,打击他的自信心。

    “对了,爸,我找黑子他们商量过了,过些天他们就来了。”应新华看着他说道。

    “我知道你在街上流浪半年跟黑子他们是不打不相识。”应太行了然地说道,随后又道,“这院子应该住的下他们,咱们稍后打扫一下。”

    “嗯”应新华点着头,突然又道,“是我打扫。”

    应太行微微摇头失笑道,“好好,是你打扫。”

    “爸,有个请求。”应新华看着他说道。

    “你我之间还用什么请字”应太行看着他不满地说道。

    “是这样,黑子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我想让你教他们文化知识。”应新华直接说道,“我不想让他们做文盲,虽然现在讲究的是知识越多越反动。但是不为别人,也得为自己,不能做睁眼瞎子。”

    “好啊没问题。”应太行欣然应允道。

    父子俩边吃边聊,饭后,待应新华洗碗刷筷子,又将大铁锅里蓄满凉水,灶膛的余温正好将水给做热了,睡觉前洗脸刷牙洗脚用。

    “干完了吗”应太行提高声音道,“快进来。”

    “来了,来了。”应新华挑开帘子,湿漉漉的手用围裙擦了擦,结下围裙抖了抖搭在了绳子上。

    蹲在地上将柴火扔到灶膛里,将炕烧得热热的,起身坐在了炕上。

    应太行看着他道,“让我看看你现在水平。”有心考察他一下。

    结果让应太行措不及防,甚至说大吃一惊。

    应新华看着他惊讶的样子,一脸笑意地说道,“不会吧这就被吓着了,我还没展现我的全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