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结婚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快速的从兜里拿出小册子放在桌子上道,“这个你看看。”这尴尬,起身麻利的走了。

    战常胜站在门口,背对着他道,“本着学习研究的态度看看,看完了就烧了。”话落拉开门走了出去,又关上了门。

    丁国良听着越走越远的脚步声,脸上的羞红,慢慢地退了下去。

    丁国良一头雾水的眨眨眼看着炕桌的小本,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什么让我好好学习研究。到底什么东西”好奇地翻开,“哎呀”将手中的小册子扔了出去,捂着发烫的脸,“这这什么啊”揉搓着自己的脸,想起他刚才书的话,褪下去的红,又一下子爆红。

    难怪姐夫古古怪怪的。

    眼神却瞄着它,“学习、学习”拼命的暗示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热度退了下去,才深吸一口将小册子拿了过来。

    长长的出一口气,缓缓的打开,认真的学习。

    aaaaaa

    革命化的时代,连结婚也是那么革命化,尤其在条件艰苦的海岛。

    婚礼简单,食堂内,向伟人像鞠躬,向观礼的战友们鞠躬,夫妻互相鞠躬。

    礼成,就这么干脆

    虽然简单,却很温馨,大家对他们祝福也是真诚的。

    由于婚礼在晚上进行,所以结束后,下面的人起哄道,“抱着新娘子进洞房。”

    “真要抱着啊”丁国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道。

    “要”喊声冲破云霄,更是掌声雷鸣。

    “好,抱着。”丁国良很干脆了将云露露公主抱了起来。

    面对大家的要求,云露露也不扭捏,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连长,能抱回去吗”

    “就是,这离你的房间可是有些远。”

    “连长,能撑住吗”

    “开玩笑,再远也能抱得到,怎么也不能把爱人给摔着了。不行的话我背着。”丁国良开心地说道。

    “那不成了猪八戒背媳妇儿了。”

    “去你们的。”丁国良为了防止这帮子坑人的兄弟,扯开嗓门唱道,“向前向前向前”

    他一起头,大家都跟着唱了起来,“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无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直到把反动派消灭干净”

    战士一路高歌将二位新人送进了新房,就离开了。

    至于洞房花烛夜,对于两个新手来说,即便丁国良认真学习研究,知易行难,两人磕磕绊绊的一夜间长大了。

    婚后与婚前的工作中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埋首在工作中。

    生活中,夜深人静夫妻二人时不时深入交流,探讨一下人生。

    战常胜和景海林看着小夫妻婚后和谐美满,齐齐松口气。

    真是天生操心的命。

    aaaaaa

    鹅毛般的大雪悄无声息的下了一个晚上,外面是银装素裹一片。

    下大雪孩子们最开心了,丁海杏将孩子们裹严实放他们出去玩雪。

    反正玩儿够了,冻着了自动就回来了,拦也拦不住,干脆让他们玩儿痛快了。

    小沧溟领着弟弟妹妹玩儿雪,丁海杏则带着红缨与应新新铲雪。

    “妈,妈,好冷,好冷。”国瑛搓着冻的红扑扑的手道。

    “玩儿够了吗”丁海杏一开口白雾喷出。

    “玩儿够了,够了。”国瑛搓着手,跺着脚道。

    “你们呢”丁海杏看向小沧溟他们道。

    “够了。”小沧溟和小北溟与小九儿,三人一起说道。

    “那赶紧进去吧脱鞋咱们上炕,我给你们端姜汤。”丁海杏推着孩子们道,“记得跺跺脚。”

    “知道。”孩子们站在走廊下跺跺脚,然后才进了屋。

    丁海杏将孩子们湿了的外罩脱掉,湿了的鞋,裤子都脱掉,将孩子们抱到热乎乎的炕上,用被子围着。

    孩子们瞬间感觉暖和了许多,丁海杏又将姜汤端过来。

    盯着孩子们喝姜汤,孩子们一下子就感觉热乎乎的,驱散了冷意。

    “妈,妈,爸来信了。”红缨蹬蹬跑进来道。

    “确定是你爸的吗”丁海杏秀眉轻挑看着走进来的红缨道。

    “通信员送上来的。”红缨看着信封道,“没错是爸寄来的。”

    “奇了怪了,你爸一年才寄一封信,今儿怎么又寄信了。”丁海杏满脸好奇地说道。

    “打开不就知道了。”小沧溟干脆地说道。

    “快拆开看看。”丁海杏不由得担心道,将手缩在袖笼里,掐指卜了一挂,顿时喜上眉梢。

    红缨将信抖开,“呀妈是国良舅舅结婚了。”

    丁海杏扬眉轻笑道,“有没有说女方是谁啊”

    “舅妈是舅舅的同事,云露露。”红缨说道。

    丁海杏等了半天不见反应抬眼看向红缨道,“就这些没了”

    “关于舅妈的事情没了余下的和以前的信没有什么太大差别。”红缨看着她说道,并将信递给了她。

    “这男人有多不靠谱啊”丁海杏生气地说道,“对方多大了家里还有啥人品性如何怎么一样都不写,连个照片都没有,这也太敷衍了吧”

    “他们钻山沟里,哪有条件啊”红缨闻言宽慰她道。

    “我也就发发牢骚,没埋怨的意思”丁海杏漫不经心地说道,人不在身边,我发脾气给谁看啊

    “行了,不说他了。”丁海杏摆摆手道,眼角余波看着国瑛将剩下的姜汤往小九儿的碗里倒。

    “国瑛你在干什么”丁海杏虎着脸道。

    “没干什么啊”国瑛端着碗无辜地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双眸来回了转悠,就是不敢看丁海杏。

    都说三岁看老,丁海杏可算是看清楚自己闺女那德行了,不喜欢吃的统统塞给小九儿。

    小九儿也逆来顺受,她给什么就吃什么

    结果惯得这丫头越来越挑食,搞得丁海杏时刻得看着她。

    “我警告你啊国瑛。”丁海杏居高临下地直视着她道,“你如果把姜汤倒给小九儿,那炉子上还有呢我在给你盛一碗,满满的一碗,说到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