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艺术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你现在可真是哑巴英语。”景海林遗憾地说道,政策太紧,束手束脚的,一扣上帽子这辈子就完了。

    只要写出来单词,眼前这位就知道什么意思,可就是不会念,他忙的真没时间教他。

    “随他去,只要不影响我看书就好。”战常胜一脸轻松无所谓地说道。

    “你这脑子怎么长的,那么厚的字典居然背的下来。”景海林惊讶且佩服道。

    “我也不知道,说真的我以前那是看书,那就是当催眠或者枕头用的。”战常胜浅笑出声道,“来海军纯属意外,只是不想换个地方工作、生活。”眼睛一亮道,“这么一说,我来军校读书,其实原本有镀层金的意味。”

    “哼哼”景海林一副揪着他的小辫子似的。

    战常胜莞尔一笑道,“被你给刺激的,这脑袋就像是开窍似的,我读书不错吧”

    “这么说你还得感激我。”景海林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战常胜双手抱拳道,“谢谢景海林同志的鞭策。”

    景海林摇头失笑,“好了,言归正传,明儿咱家国良可就要结婚了,你没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嘱咐什么”战常胜一头雾水道。

    “明儿国良可就结婚了,你就不怕他洞房花烛夜出问题。”景海林一本正经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随口说道,“能出什么问题”想起小舅子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的样子,这事还真保不齐。

    两人一抬眼四目相对,同时尴尬地别过脸。

    这事闹的,战常胜抓耳挠腮的,轻咳两声道,“应该不会吧军营里那老兵什么荤段子没听过,这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景海林抿了抿唇说道,“你别忘了,国良根本就没有下基层,都是老老实实的学生。大学还没毕业就被拉过来了。”

    “这个”战常胜不自在地说道,“那怎么办”事先声明道,“这个你可别叫我去科普这个,我我说不出口。”摆着手,“这实在开不了口。”

    “这你不去谁去,你是他姐夫。”景海林立即说道。

    战常胜吭哧了一下,想起来道,“那那你还是他师父呢”说话顺溜道,“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呃”景海林被说的哑口无言,“那不需要你将动作要领,只要把这个给他就好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册子,仍在办公桌上。

    战常胜看着桌上的小册子,又抬眼看看景海林,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伸着手拿了起来。

    “对国良来说有用的。”景海林话音刚落,就看见战常胜翻开,刷的一下脸爆红吓得嗖的一下将它扔了出去。

    景海林眼疾手快地将它给接住了,“你扔什么啊”

    “你你你”战常胜结结巴巴了半天道。

    “你什么你”景海林板着脸双眸摇摆道,“这有什么西方文艺复兴画光着的多了。你去欧洲看看,那雕塑不是堂堂正正的摆在博物馆。那是艺术”

    战常胜吞咽着口水,深吸一口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你这儿哪儿来的”

    “我画的。”景海林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让他画图纸还行,画画他的水平就不高了,这画是雪荔画的,刺激吧

    为了徒弟的幸福生活他容易吗这可是求了雪荔几天。

    然而这事不能明说,这帽子自己还只能戴着。

    只是简单的看一眼,看把他给吓的,要是知道画是雪荔画的,估计能当场给吓晕过去。

    “什么”战常胜食指哆嗦着指着他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怎么能画这伤风败俗的东西。”

    景海林张着嘴,将小册子握在手里道,“哦伤风败俗啊那你去给国良讲动作要领好了。”佯装起身道,“那我走了。”

    “等一下,等一下。”战常胜伸手叫住他道。

    景海林重新坐下道,“怎么想通了。”

    “还是给我吧让他自己看好了。”战常胜想了想道,这事让他还真不好开口。

    景海林将小册子又递给了他,战常胜拿着飞快地装进兜里,“我走了。”

    “事情交给你了。”景海林好笑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摇头失笑道,“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能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是他师父,你是他姐夫呢”景海林颇有些无奈地说道,“自家的孩子自家疼,还不是怕他婚后过得不好。”

    “呵呵”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对了,让国良看过就烧了。”景海林想起来提醒道,“这玩意儿如果被别人发现就糟了。”

    “知道,我会告诉他的。”战常胜点头道。

    两人打着手电,走到了岔路口,各自分开,景海林回了家。

    战常胜则敲开了丁国良的房门,走进去此时房里贴上了大红的喜字。

    为简陋的洞屋增添了一抹亮色,幸好船还能开,足以让他们去岸上采购。

    战常胜坐在炕上道,“他们的走了”努努嘴道,“坐坐,咱们坐下说话。”

    “早就走了。”丁国良坐在炕上道,“姐夫来找我什么事”

    “都准备好了吗”战常胜关心地问道。

    “也没啥好准备的。”丁国良双眸扫了房间一圈道,“条件简陋,只能这样了。”

    “好歹有个窝,坚持、坚持吧”战常胜宽慰他道。

    “我没有任何抱怨。”丁国良脸上泛起甜蜜的笑意道。

    “对了,给家里写信了吗”战常胜没话找话道,“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得通知家里吧”

    “写了,你不是叮嘱我了,信你还检查了。”丁国良嘴上嘀咕道,看看表,都到了睡觉时间了,明天还得工作,结婚安排在了晚上。

    丁国良看着明显的心不在焉的战常胜道,“姐夫,你有什么想说的。”

    战常胜犹豫着这话该怎么开口,那纠结的样子让丁国良看着难受,“姐夫,有什么话你直说。”

    “那个明天你就结婚了,是大人了。”战常胜捻着手指,大男人有什么不能说的,荤段子说的溜着呢

    严肃点儿就好,“这洞房花烛夜,人伦之事,你”抬眼看着他满脸通红的,手足无措的样子,就知道了,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