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逼婚现场’

作品:《六零俏军媳

    云露露闻言轻舔了下嘴角,变聪明了,将问题又抛给了自己,摇头失笑。

    这又是摇头,又是笑的,到底什么意思

    丁国良重新坐回去,身板笔直,双手扶膝,严肃地看着她道,“说老实话,起初写这份结婚申请,的确不是我本意,却是有帮你的意思在里面。可这一年相处下来,我感觉我原来的好感很肤浅。”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攥紧拳头道,“你未现身时,我的日子脚踏实地,按部就班。你一来,我就想跟着你,两点一线。”

    云露露心脏剧烈的收缩,眼眸在他低垂的头上来回的扫视着,房间里静的她清晰的能听见他短促的喘息声。

    轻笑出声道,“你不想知道我的答案”看着他一副等待宣判的样子,打趣的话在心里绕了绕,心软地说道,“当初明明是你硬闯进来,最后却是我舍不得你离开。”

    丁国良闻言猛的抬头,双眼放光,满脸通红,手不停的摩挲着大腿,一脸的激动,“我没听错吧”

    “呆子”云露露伸手拍了下他的脑袋,“我绝不会说第二遍的。”双颊绯红道。

    丁国良一脸的傻笑,“不说,不说吧我记在心里就成。”手心儿中的汗被自己给擦没了,手放在炕桌上,一点点儿的靠近她手,勾到她的指尖后,紧紧的抓住。

    云露露好笑地看着他,搞的自己也紧张兮兮的。

    丁国良轻咳两声,手微微轻颤起来,“我”

    云露露先受不了这气氛,细碎的笑声溢出唇边。

    “你别笑。”丁国良紧张的声音颤抖道。

    “好好好,我不笑。”云露露绷住脸,眼底的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你想说什么”

    丁国良深吸一口气,凝视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择一人相爱、携一人白首。愿意嫁给我吗我们结婚吧这是我的心里话。”

    云露露闻言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鼻头发酸,眼里弥漫着一层水雾,“好”

    丁国良眼里迸发着狂喜,激动地抓紧她的手,指节泛白道,“再说一遍。”

    “好”

    “再说一遍。”

    云露露看着贪婪的像个孩子似的他,勾唇轻笑,无奈地说道,“好好好好行了吧”目光落在手上,没好气地说道,“可不可以先放开,手都被你给抓麻了。”

    丁国良闻言赶紧松开她的手,看着被他给攥的发红的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云露露笑了笑,抬起手晃了晃,示意自己无事。

    丁国良抓着她的手,轻轻地揉搓着。

    云露露混不在意道,“我没事。”

    “都把手给你抓红了,还说没事。”丁国良动作轻柔生怕把她给伤着似的。

    云露露看着他珍视的样子,心里暖暖的,笑而不语。

    “好了。”丁国良放开她的手,傻乐地看着她。

    云露露拿起炕桌上结婚申请书,撕拉,撕拉给撕了。

    丁国良心里咯噔一声,着急地说道,“哎你干嘛撕了,你是不是反”

    “这是一年前的,你认为还能用吗”云露露食指戳戳他的脑袋道,“笨蛋。”

    丁国良感觉今晚的心起起伏伏的,脑子完全不够用。

    “我现在就去写。”丁国良立马从炕上跳下来,趿拉着鞋就朝外走去。

    “哎回来。”云露露招手道,哭笑不得地说道,“这是你的宿舍。”说着起身下炕,出了门,就发现那呆子站在原地,“我忘了,这是我的宿舍,我送你回去。”进屋拿着手电出来,将她送回了宿舍。

    aaaaaa

    第二天,丁国良拿着新鲜出炉热腾腾的结婚申请赶在上班前放在了战常胜的办公桌前。

    “不去上班,来这里干什么想偷懒啊”战常胜放下手中的资料抬眼看着红光满面的他道。

    “姐夫赶紧批”丁国良高兴地说道,“我要结婚了。”

    “难怪春光满面。”战常胜轻笑道,“怎么攻下山头了。”

    “嗯”丁国良重重地点头道。

    战常胜眨眨眼好奇地问道,“哎怎么攻下来的。”

    丁国良一脸春风道,“不告诉你。”

    “这真是新人送进门,媒人踢过墙。”战常胜自怨自艾地说道。

    “姐夫,这个真不能说。”丁国良实诚地说道。

    “算了,不为难你了。”战常胜爽快地又道,“这个放在这里,我尽快给你批。”

    “谢谢,姐夫。”丁国良高兴地一蹦三跳地说道,随后又道,“姐夫,我不打扰你工作了。”话落飘着离开了。

    战常胜好笑地摇摇头,拿起他的结婚申请和搭档商量尽快批复。

    以最快的速度写一封信,告诉杏儿,这个喜讯,她就要有弟妹了。

    aaaaaa

    结婚申请三天后就批复了,婚礼就定在了国庆。

    双喜临门,听说他们俩结婚大家的来帮忙,虽然条件简陋,也尽量布置的温馨、喜庆。

    夜深人静,战常胜埋首在办公室里,搬着字典痛苦的补英语。

    景海林敲敲门,探着脑袋看着办公桌后面的战常胜道,“干什么呢”

    战常胜抬头举起手里的字典,食指敲敲道,“你说呢”

    景海林看着字典不厚道的笑了,醇厚的笑声溢出唇边。

    “你笑什么”战常胜看着他一头雾水道,“有那么好笑吗”

    “有你这么学英语的吗你只是会背了,不会念。”景海林走过来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又没时间教我。”战常胜合上字典,放到了一边。

    这几年战常胜没有放弃学英语,不过用最笨的方法,搬着字典挤出时间来背。

    厚厚的字典已经背了三分之二了。

    “要是有收音机就好了。”景海林遗憾地说道,“你就可以跟着念了。”随即摇头道,“不好,就咱们放的那英语,太富有种花特色,估计外国人也听不懂。如果能收听到bb就好了。”

    “你想让我收听敌台啊免了,我可不想死那么快。”战常胜立马摇头说道,“打住,打住,你忘了彭福生只是听咱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英文节目就差点儿把自己赔进去。居然还让我听什么b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