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助攻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小子到现在犹豫不决,这是底气不足啊

    “时间不短了,你们可是朝夕相处,合不合拍还不知道啊应该知道彼此的性情吧”战常胜见他点头,看着他鼓励地说道,“那还裹足不前,麻溜点儿别浪费时间结婚啊”

    丁国良垂眸摩挲着自己的手,仔细的琢磨这事

    战常胜再接再厉,继续添柴道,“对了,趁着政策现在松动还不赶紧结婚,不然谁知道政策万一反复了,可怎么办”

    丁国良闻言身形一僵,犹豫不决的眼神,一下子坚定了起来。

    一直盯着丁国良的,战常胜没有错过他眼神的变化,这才像个男人嘛

    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小舅子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起身道,“好了,我走了。”抬脚直接离开。

    战常胜出了丁国良的家,想起那腼腆的孩子,作为大家长,还是帮他一把吧

    aaaaaa

    转过天正式走马上任的云露露到战常胜那儿先报到了。

    战常胜嘱咐她好好的干,具体的工作,当然是技术专家组安排了。

    “云露露同志,我这儿也有份材料,希望你过目。”战常胜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材料递给了书桌对面的她道。

    云露露接过他手中的材料,定睛看过去,结婚申请,是国良写的,眉目轻闪,垂眸看了他一眼,嘴角笑容转瞬即逝。

    战常胜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自然察觉她的面部变化,没生气,看来像小舅子说的,两头热。

    战常胜视线落到她手中的结婚申请道,“这份东西在我这儿放了一年多了,你看你们什么时候啊”

    “主任”云露露双颊绯红,双眸摇摆着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别为难”战常胜转换语气,温和非常真诚地说道,“现在婚姻自由,你要是喜欢那傻小子,就嫁给他,如果不喜欢,我保证他不会打扰你。”

    云露露食指挠挠下巴,挑眉道,“战主任这话说的好不违心。”轻哼一声道,“战主任打的什么主意,还要我明说吗”

    被戳穿的战常胜不自在的低头扶额,辩解道,“那也要你对他有心没有,没有心的话,就全天下男人都死光了,你也不会对他有心对吧”勾唇轻笑道,“其实,不是我夸,我这个小舅子人品还行。”

    “我知道,他是唯一个不在意外在对我好的人。”云露露坦诚地说道。

    战常胜眼底划过一抹诧异,很是意外。

    “怎么这么惊讶”云露露好笑地看着他道。

    “我以为女孩子会矜持一点儿。”战常胜双眸在她身上转了转道。

    云露露古井无波的双眸划过一抹异样,坦然地说道,“你是他的姐夫。”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展眉轻笑,这是将他当做姐夫也就是家长了。

    “那你们的婚事”战常胜不放心地问道。

    “主任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云露露说着将结婚申请折了一下放在兜里,接着起身道,“主任没事的话,就不打扰你了。”

    “回去工作吧”战常胜放人离开,才好笑地摇头道,“小舅子这个笨蛋,守得云开见月明。”

    aaaaaa

    云露露并没有去找丁国良,现在是工作时间,当然是工作为主。

    到了下晚班的时候,云露露看着丁国良房间灯亮着,敲开了房门。

    云露露走了进去,一欠身坐在了炕上,从兜里掏出结婚申请,抖开,拍在了炕桌上。

    “这个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云露露食指非常有节奏的点着申请书道。

    丁国良看清是什么了后,下意识的向后挪了一下,吞吞口水道,“解解释什么”

    “你说呢”云露露眉目一挑,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个,这个是去年写的。”丁国良飞快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别紧张。”

    云露露无奈地闭了闭眼睛,目光直视着他,好像是他紧张吧

    丁国良见状赶紧又解释道,“不作数的,不作”

    在她犀利的眸光下丁国良识相的闭上了嘴。

    云露露重新坐回炕上,眼波流转上下打量着他,语气和缓地说道,“这份结婚申请你收回吧”

    “啊”丁国良闻言身形一僵,脸色苍白地看着她,这是拒绝了吗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云露露非常理解地看着他道,“你就只是想在关键时刻拉兄弟一把”手摁着申请书,干脆利落地朝他身边推了推,“这份申请书请你收回吧”

    兄弟我拿你当媳妇儿,你却当我是兄弟。

    丁国良轻颤着手拿起炕桌上申请书,捏在手里紧了紧,再抬眼贪婪地看着她道,“如果我说,这是我的本意呢”

    话说到这里,丁国良也豁出去了,奋力一搏。

    云露露闻言轻叹一声,这呆子终于开窍了,嘴角微微扬起,又龟裂成一片一片的。

    “我可以保护你,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政策再起变化了。”丁国良急切地说道。

    云露露闻言僵立在当场,头搭在额前,将自己狰狞的面容给遮了起来。

    丁国良积极地游说道,“你不是也担心政策的反复吗我们结婚就把你拉进无产阶级”

    去你的云露露放下手,彻底不抱希望了,直白地说道,“婚姻是需要感情作为支点的。”

    “嘎”丁国良一脸呆呆地看着她,他听见了什么感情是他想的吗心忍不住狂跳了起来,脸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被打击僵死的心,瞬间复活,直起身子,倾身上前,越过炕桌,直勾勾地看着她,“你认为我们之间没有支点。”清澈的双眸如同深潭般幽黑反复翻涌着。

    被他如此带有侵略性的眼神看着,云露露心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攥了攥拳头,微微一笑,故作轻松地反问道,“那你认为我们之间有支点吗”

    “难道没有”丁国良机灵地说道。

    “是我先问你的。”云露露娇声道,“你先回答我。”

    丁国良轻咬了下嘴唇,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么你愿意给我那个支点,来撬动你的心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