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两头热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可以出去了。”丁国良双手撑在桌面上双眸放光,满脸通红道,“露露,你可以自由活动了。”

    云露露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又古井无波般的,“哦”

    “你不高兴”丁国良惊讶地看着她道,依旧是一脸的笑意道,“给个反应啊”

    云露露白了他一眼,朝他夸张的咧咧嘴道,“我很高兴。”

    丁国良顺势一屁股坐在炕上道,“你明明就不高兴。”

    “那战主任有没有叫我夹紧尾巴呀”云露露食指轻抚着额头道。

    “你怎么知道的。”丁国良一脸震惊地说道。

    “政策一时松动而已,没有彻底的改变之前。什么都是假的。”云露露声音冷冰冰地说道。

    一句话也浇灭了丁国良的热情,不过他恢复的也快,“不过总算人身自由了,不用关禁闭了。”

    云露露别过脸,不想看他幼稚的样子,突然轻笑道,“你还真容易满足。”

    “有松动不就是好事嘛”丁国良乐天地说道,“这样给你的家人寄东西也能多寄些,从这一方面难道不是好事吗”

    云露露闻言抬眼凝视着他,抿了抿唇道,“谢谢你。”

    “谢什么吗”丁国良挠挠头不好意思道,“这么客气干什么咱们不是”猛然住口,脸红的如朝霞一般。

    云露露由于看着他,所以清晰的以肉眼的速度,看着他的脸如涂了一层胭脂似的。

    黑曜石般的双眸,轻轻流转,红唇轻启声音低低地说道,“我们不是什么”

    丁国良被她给盯的心里毛毛的,躲避着她的视线,吞咽了下口水,捏了捏手指,看见纸被笔尖划破了,赶紧说道,“我帮你写吧”

    云露露闻言无奈地看着他,这个呆子、笨蛋

    丁国良拿过纸笔埋首写了起来,云露露双手托腮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

    看得丁国良心烦意乱的,写的字都糊了,紧了紧手中的笔,放下道,“失陪一下。”

    直接很没出息的跑了。

    云露露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就这么溜了。

    拳头轻打着眉心,我表现的还不明显吗

    这一年多相处下来,心里渐渐的有了他的影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视线何时落在他的身上。

    喜欢看他垂眸修长的手指噼里啪啦扒拉算盘珠子,喜欢看他攻克难关时笑的天真如个孩子似的,喜欢看他圆润柔和清澈的双眸,在自己的注视下脸红且手足无措的样子,就想欺负他。

    嘴角上翘,脸上泛起甜蜜的笑意。

    aaaaaa

    第二天在党委扩大会议上,战常胜表扬了云露露他们几个被关禁闭一年的孩子们。

    一番铿锵有力的富有激情的话,说的他们是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另外还重新分配了他们的职务,统统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职务虽然没有升,但待遇升了。

    大家心知肚明,这一时期还是不要太高调的好。

    aaaaaa

    到了晚上,战常胜从办公室出来,途径丁国良的屋子,发现里面开着灯。

    眼底闪过一丝意外,这小子将云露露的禁闭室当做办公室,不到时间不回来的。

    今儿怎么开着灯。

    战常胜走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丁国良的声音,他才推门进去。

    战常胜一欠身坐在了炕上,双眸闪着浓浓的八卦,“奇怪了,你这个时间不应该在这儿啊”

    丁国良手中的笔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说道,“姐夫,我不在这儿,在哪儿”

    “你和云露露同志一直一起搞研究,不到睡觉不回来。”战常胜故意调侃道,“怎么她自由了,你们反倒生疏了。”

    丁国良眼神游移,躲避着他的视线,不自在地说道,“那是禁闭室,外面有看守的,现在那是人家的宿舍,瓜田李下,我不好再去。”

    “哦”战常胜拉长声音道。

    “姐夫,你那是什么意思”丁国良皱着眉头说道。

    战常胜双眸闪闪发亮地看着他道,“你跟人家处的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丁国良垂眸掩饰自己的慌乱,假装继续写字。

    “我给你这么好的机会,你还没有把人给拿下啊”战常胜斜睨着他道,“一年了,你干什么了”

    “攻克科研项目啊”丁国良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被他坦坦荡荡的样子给气笑了,食指点点他道,“你呀近水楼台先得月懂不懂”

    “您老催的那么紧,我哪有时间风花雪月。”丁国良小声地抗议道,“醒来就是数据,晚上这梦里都是数据。”

    “小子,胆儿肥了,你这是在向我抱怨吗”战常胜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这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丁国良赶紧摆手道。

    “那她对你有意思吗”战常胜压低身子抬眼看着他道,漆黑如墨的双眸轻闪道,“咱可不能表错情了。”直起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对咱没意思的话,咱就不在身上浪费时间。姐夫在给你找个好的,你年纪也不小了”积极地怂恿。

    “姐夫,姐夫,我不要其他人,我就喜欢她。”丁国良直起身子,急切地说道。

    “那她也跟你一样这么喜欢你吗我要你确定的是这个,咱别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战常胜压下不可抑制上弯的嘴角再次问道。

    丁国良急切地说道,“不是一头热,是”低垂着头,细若蚊声地说道,“是两头热啦”

    战常胜握拳轻咳两声,将笑意给压了回去,特意地拉长声音道,“是两头热啊”

    “姐夫,你能正常点儿说话好不好。”丁国良揉着耳朵,抬眼看着他说道,“听的难受。”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战常胜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结结婚。”丁国良紧张的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们两性相悦,自然要结婚的,还等什么你年龄可不小了,该解决人生大事,个人问题了。”战常胜一脸的真诚,谆谆善诱道。

    “这个我们相处的时间还短。”丁国良眼神飘忽,犹豫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