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负罪感

作品:《六零俏军媳

    “对,爸让哥哥留下来照顾您,我们也放心。”应新新立马附和道,“如果不是我还上着学,我也来照顾您了。”

    照顾听在应太行耳朵既心酸,又欣慰。

    心酸的是儿女一夜之间被迫长大,他居然让儿女来照顾他了,欣慰的是儿女在这场变故中懂事,性格没有扭曲。

    应太行的目光再次看向丁海杏,目光灼灼,闪着泪花,真是任何言辞都无法表达此刻的心情。

    “看我干什么”丁海杏望着他那太那啥的目光就问道。

    “没什么”应太行别过脸道,这谢放在心底好了。

    缓过神儿来的林大夫上下打量着丁海杏道,“你怎么知道药的用法的。”

    “药是我做的,你说我会不会用啊”丁海杏勾唇浅笑地看着他道。

    “什么”林大夫激动地看着她,飞扑过来,又急急地刹住车,差点儿忘了男女有别了。

    他抑制不住澎湃的心情道,“真是谢谢你给的药方了,你不知道我们这边条件艰苦,药品紧张,有了中药,就可以自救。您给的药方,都是沿海的常见病症,实在太细心了。”

    “没什么,治病救人,我应该做的。”丁海杏谦虚地说道。

    她心里还纳闷姑姑要方子干什么原来用在这里了。目光转向应太行,是因为他吗

    不得不让丁海杏发散思维,胡乱的猜测,姑姑对他可真是仁至义尽。

    想起这事丁海杏眼神不善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转瞬即逝,应太行察觉她眼神的变化,满头雾水。

    在待下去,丁海杏会有负罪感,感觉对不起姑姑,于是道,“那瓶药,大夫记得照样子给他涂抹。”站起来道,“我走了。”转身就朝外走。

    留下的人面面相觑,应新华敏感地说道,“我怎么觉得战妈妈生气了。”

    “不会的,战妈妈生什么气”应新新大大咧咧地说道。

    应太行双眸晦暗不明,他想他知道缘由了。

    这话让他怎么说呢事实就是他却是负了明悦,现在人家姑侄俩这般帮助他们,说救命之恩,都不为过。

    易地而处心里也不舒服,生气也是应该的。

    应太行从炕上挣扎着要坐了起来,吓的应新华赶紧扶着他坐了起来,担心地问道,“爸你干什么”

    “没什么”应太行赶紧说道,“就是不想躺着了。”紧接着又说道,“我去厕所”

    “爸你可以吗我陪你去。”应新华跟着下了炕道。

    应太行闻言太阳穴直突突,摆着手道,“不用,不用,我还有左手。”话落疾步走了出去,看着丁海杏消失的背影飞奔了过去,“杏儿。”

    丁海杏听着身后凌乱的脚步声,想着他的胳膊刚刚接骨,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转身道,“你现在别说话,我也不想听你解释,帮助新华和新新,那是因为他们是孩子,大人的事情我不想牵连孩子。救治你的胳膊,那是因为你是病患。”

    “对不起。”应太行眸色暗淡地说道。

    “对不起有个屁用”丁海杏食指怒指着他道,看着他的样子就更来气,气的火冒三丈道,“你摆出一副神情款款的样子给谁看你以为我姑姑就该对你感激涕零,谢谢你的一往情深啊”上下打量着他,讥诮地说道,“用不用对你三跪九叩啊”

    “不是”应太行赶紧解释道。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你对不起的是我姑姑。”丁海杏烦躁地摆摆手道,“你这样让我很有负罪感,感觉对不起我姑姑。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拒绝了他,“我要去找孩子们。”直接抬脚就走。

    应太行留在原地双眸凝视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越走越远。

    轻叹一口气,步履沉重的离开。

    aaaaaa

    午饭楚场长让食堂的大师傅好好的招待丁海杏他们。

    因为楚场长早早的接到消息,丁海杏是丁副主任的侄女,自然好好的巴结了。

    到了下午,丁海杏带着孩子们离开,将应新华留下来照顾应太行。

    探望回来,日子过的鸡飞狗跳的,谁让家里有这么多的孩子呢

    每天光是对着孩子们说话,光是裁判他们之间的矛盾,这嘴皮子都磨薄了。

    也没有时间去关系外面政策的变化。

    aaaaaa

    “姐夫,姐夫信来了。”丁国良高兴地抱着包裹进来道。

    “快拿过来。”盘腿坐在炕上的战常胜直起身子激动的说道。

    丁国良直接将包裹放在炕桌上,战常胜麻溜的将包裹给拆开了,先拿出了信,拆开,照片从里面掉了出来,景海林捡起了照片,“呵呵”大笑了起来,“哦我家博达入伍了,太棒了。”

    “老景,这下子放心了吧你没耽误咱们博达。”战常胜抖开信件,一目十行的看完。

    “给你看看我儿子军装照,帅气吧”景海林将照片伸到战常胜的面前显摆道。

    战常胜将信件放下,语气酸溜溜地说道,“我儿子将来的军装照片,也不会差了。”

    景海林看着幼稚地家伙,心情好的他,故意说道,“那倒未必。”

    “谁说的,抬杠是不是。”战常胜立马不满地说道,“有我做榜样能差到哪儿去”

    景海林轻笑出声道,“感情你变着法夸自己呢”

    “你不说还真没意味过来。”战常胜嘿嘿一笑道。

    “信里写什么”景海林好奇地问道。

    “哦没写什么比我还谨慎。”战常胜地语气颇为遗憾地说道。

    “怎么你想弟妹给你写什么甜言蜜语。”景海林朝他暧昧的眨眨眼打趣道。

    “喂,我说你们什么时候能造好啊”战常胜不满地看着他们俩道,“我就可以回去看他们了。”双眸分外温柔道,“我是真的想他们了。”

    “这是你催的事情吗我们可是日夜不停的,我们也想早日出成绩。”景海林没好气地说道,“你看看你家小舅子和露露在这一年里潜心的研究,攻克了十年重要科研项目。这简直是少有的奇迹,你还想怎样”说着反倒数落起战常胜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