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恐怖

作品:《六零俏军媳

    林大夫无奈地看着他道,“那好吧”不过眼神却警惕地看着丁海杏,仿佛少有不对,就上来。

    “新华帮你爸脱掉上衣。”丁海杏目光落在应新新身上道,“去拿一块干净的毛巾,让你爸咬着。”话落直接打开林大夫的医疗箱。

    “你干什么”林大夫紧张地说道,“我这里可都是宝贝。”

    “用你点儿酒精。”丁海杏看着药箱里的药瓶,勾唇轻笑,里面有自己制的药。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拿酒精棉球。”说着丁海杏从里面找出酒精棉球,用镊子夹出来,放在手里擦洗了下双手,消消毒。

    丁海杏转过身来,就看见应新华还在费力的帮应太行脱衣服。

    “露着半个膀子就行,不用全脱了。”丁海杏出身道。

    应新华闻言立马改变动作,将老爸给裹严实了,露出胳膊和半个膀子。

    应新华看着他那明显不太正常的胳膊,眼泪又要夺眶而出。

    “喂喂哭什么”丁海杏板着脸说道,先打打预防针好了,“一会儿你还要摁着你爸,你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比你爸还脆弱,我还怎么治疗。”吓唬他道,“万一给你爸在接错了,还不得继续受疼。”目光扫向神色如常的应太行道,“看你爸多勇敢。”

    应新华立马将眼泪给憋了回去,“我不哭,战妈妈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应太行闻言忍不住满脸黑线,儿子这差着辈儿呢

    算了,各论各的,不然还能怎么办

    “新新,让你爸咬着毛巾,别咬着自己了。”丁海杏看向她嘱咐道,

    应新新麻溜的将毛巾折了两下,递到了应太行的面前。

    应太行也不矫情,张嘴咬着毛巾,朝丁海杏点点头,示意她来吧

    丁海杏视线转向应新华道,“把你爸抱住了,别让他乱动。”

    “嗯”应新华从背后抱住应太行,将他抱在怀里,这时候才知道以往顶天立地的父亲有多么的孱弱,瘦的一把骨头,心疼的双眸水雾弥漫。

    应太行察觉他胸腔的震动,抬眼看着他,微微朝他摇头,表明自己无事。

    应新新爬上炕,压着应太行的双腿。

    丁海杏向两兄妹示意点点头,使劲搓了搓自己略微冰凉的双手,感觉手心热乎乎了,才握着他瘦弱的胳膊。

    “新华爸爸,跟你打听个事。”丁海杏在他的患处摸索着。

    应太行侧头看着丁海杏,眼神询问道,什么事

    “认识吴忠国吗”丁海杏问道。

    应太行闻言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紧接着就听见咔嚓声,他死死地咬住了毛巾,满脸的通红,五官扭曲,瞬间疼的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额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如果不是两个孩子死死的压着他,一准蹦起来。

    过后瘫软在了应新华的身上,跟抽了精气神一般。

    丁海杏凝神屏气,一脸严肃的接骨。

    “战妈妈,你轻点,慢点儿。”应新新哆嗦着嘴唇道,额上青筋暴起。

    “长痛不如短痛。”丁海杏头也不抬地爽利地给了她一句。

    “可是”

    应新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应新华爆喝一声道,“闭嘴。”

    应新新无奈的张了张嘴,最终闭口不言。

    应新华也心疼自家老爸忍受锥心刺骨之疼,可他明白战妈妈说的对,干脆点儿来个痛快,比钝刀子割肉强。

    丁海杏将骨头给硬生生的弄断了,开始接骨,那扭曲的画面,让应家兄妹难受的别过脸,这辈子都不愿意在看。

    骨与骨嘎吱嘎吱的摩擦声音,听在他们的耳朵里真是魔音穿耳,想避也避不开。

    应新华死死的抱着疼的死去活来,抖如筛糠的应太行,豆大的汗珠贴着湿漉漉的头发从耳边滑落。

    应家兄妹感觉时间停摆了一般,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之际,终于听见天籁之音,“好了。”

    两个人虚脱的躺在炕上,看样子比应太行还狼狈,如同水里捞出来似的。

    “夹板。”丁海杏喊道,应家兄妹虚脱的根本爬不起来,只好转头看向林大夫,得他也好不到哪儿去,如一滩烂泥似的坐在凳子上。

    “我看我还是自己拿吧”丁海杏长臂一伸,拿起桌上的木板绑好了,吊在了胸前。

    此时应太行才从虚脱中恢复过来,声音沙哑地说道,“谢谢。”

    “谢什么”丁海杏从林大夫的药箱里找到药瓶。

    “你干什么”林大夫紧张的看她拿出药瓶。

    “敷药。”丁海杏特干脆地说道,倒出两粒黑色的药丸,用水和开了成黏糊状,将它均匀的涂抹在了伤患处,有力与骨头的生长。

    应太行瞬间感觉伤患涨痛冰凉了许多,眉头舒展开来。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情况特殊,起码要养上半年。”丁海杏紧蹙着眉头道,脚捞着凳子坐在了炕边,“不然后患无穷。”有些担心他现在的情况,要劳动改造,生活上的事情还得自己做。、

    治疗,治好了,还得疗养,疗养不好来了前期的医治也是白费。

    “我留下”应新华立马说道,“我留下照顾我爸的生活起居。”

    “不用,不用。”应太行随即拒绝道,这里条件艰苦不说,他不想儿子跟着他受委屈。

    虽然有楚场长暗地里的照顾,可大部分人对他们是歧视的,他可不希望儿子跟着他遭受白眼。

    “哥,你的学业怎么办”应新新担心地说道。

    “就是不能把课业给耽误了。”应太行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可不希望你成为文盲。”

    “爸,现在不是我不上,是我的出身摆明了我就上不了高中。”应新华看着他自责的样子,握着他的左手道,“爸现在的形势,就是上学也学不到有用的。还不如留下来照顾您。”

    应太行嘴角扯过一抹苦涩的笑容道,“你这孩子,是爸对不起你。”

    “没有,爸,千万别自责。”应新华握着他的手紧了紧道,“只要我们一家人都没事就好。”

    “把你的前程给耽误了。”应太行无比难过地说道。

    “爸,什么是前程”应新华撇撇嘴讥诮地说道,察觉林大夫在这里,缓了口气道,“爸,我还小,您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担心什么前程啊谁知道这上面的政策如何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