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发现

作品:《六零俏军媳

    应太行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自己最信任的人,没想到自己眼瞎,看向丁海杏的眼神就更加的感激了。

    在那样的环境下,能收留自己的一双儿女,这胆识可不是一般人的敢做的。

    多少人避之不所及,视他们为瘟神,不落井下石,那都是好的。

    尤其是在自己负了她的姑姑的情况下,还能这般做,真是能不让他心情激动的无法用言语言表。

    “吃人家的嘴短。”丁海杏苦笑一声道,“你在这样,我们还怎么谈。”

    应太行深吸一口气,抬起左手使劲儿的搓搓自己的脸,“我们要谈什么你们怎么摸道到这儿了。”

    “我是一早就知道你在这儿,不过那时候局势紧,没敢来看你。现在政策趋缓,我又找冷一号打听了一下,孩子们就急不可耐的来了。”丁海杏淡然地解释了一下道,“你怎么样”

    “我还好,就如你看到的样子。”应太行轻笑出声道,“我在这儿是打出了一天天地。”紧接着又道,“现在他们要走了,我就交给渔场监管了。”

    “爸,这地方上”应新华闻言不由得担心害怕道,地方上闹的可是最凶的。

    应太行望着儿子关切地眼神,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我和这里的场长关系很好,他不会为难我的。没看见楚场长将那些人给叫走了。”

    “那就好。”应新新将漂洗好的衣服,从水里捞出来,拧干了抖开,凉在了晾衣绳上。

    应新华还是不放心地说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说到政策,上面对我们这些人有了最新指示,要以教育为主,有了觉悟,就立即解放,底下这帮人现在不敢太乱来了,不会阳奉阴违的。”应太行给孩子们你们安心的眼神,说不得楚场长早就给明悦通过电话,将这个好消息汇报了。

    应太行猜的不错,楚场长在政策发生变化的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丁姑姑了。

    只不过丁姑姑的话非常官方,那就是公事公办,没有任何指示。

    倒是让楚场长诧异,琢磨了半天,恍然,领导就是领导,铁面无私,不方便说,体会上意的他,在自己的地盘上,一定在能力的范围内好好的照顾他。

    老实说丁姑姑的话没有任何可曲解的,从渔场回来就全力的投入工作中。

    对于应太行的事情,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路要他自己走,没有过多的关注。

    她怕给双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既然相忘于江湖,就是两条不在相交的平行线,不在有交集。

    再说了自己根本没有闲心去想这些事,每天忙的要死,如机器一般,一刻不停歇。

    aaaaaa

    应新华与应新新将衣服洗干净了晾在晾衣绳上。

    围在了应太行身边,眼巴巴地看着他,生怕这是梦。

    应太行看着俩孩子心酸不已,鼻头发酸道,“傻孩子。”抬起右手,抬到一半又放了下来,孩子们长高了,他的手抬不到那个高度。

    就顺势下拉,若无其事的拍拍他们的胳膊,“你们看我没事,真没事,以后会更好。”

    “还不赶紧把给你爸带来的东西拿出来。”丁海杏做恶人出声打破人家一家人团聚。

    “哦”应新华赶紧拿过来帆布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了绒衣绒裤道,“爸,这海岛上冷,多穿点儿。”

    应太行嘴上却道,“没什么,这房子里有炕。”眼底看尽是笑意,心里指不定怎么乐呢

    “我还给您带了好多好吃的。”应新新把东西一股脑的放在了桌子上。

    “好好”应太行左手轻轻的摸着绒衣,眼眶里泛着泪花。

    “爸你的胳膊怎么了”应新华说着抓着的右臂道。

    “没事”应太行若无其事地说道。

    “这叫没事”应新华黑着脸道,“你都挣脱不开我的钳制。”

    “爸到底怎么回事您有什么瞒着我们。”应新新着急地说道,满眼关切地看着他。

    应新华抓着他的胳膊,皱着眉头担心地说道,“从进来看你左手洗衣服就感觉不对劲儿,明明绒衣在你的右手边,却用左手摸,你给我解释一下吧”

    “没。”应太行在他们兄妹俩犀利的眼神中只好道,“好吧我的胳膊骨折了,没有及时救治,所以现在”故作轻松地一笑道,“比起截肢,失去生命的人来说,我已经很幸运了。”随释然地看着他们道,“除了不能干重活,不影响生活的。”

    “爸,您还怎么打枪。”应新新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眼泪泛滥成灾。

    “别这样。”应太行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着急地伸出右手,想要安慰他,又无力的放下了手。

    看在他们兄妹俩眼里,哇的一声,应新新哭的声音越发的大了。

    应新华也痛哭流涕的。

    小九儿和国瑛扑到了丁海杏的怀里,有些害怕的看着哭的不能自已。

    “妈妈”小九儿和国瑛怯怯地喊着,又大眼睛偷偷地瞄着他们俩。

    “乖,没事。”丁海杏伸手轻轻拍着两个孩子的后背道。

    小沧溟和小北溟走过去,抱着他们道,“不哭,不哭。”奶声奶气地哄着他们,肉乎乎的小手拍着他们的后背。

    “喂,你们哭什么又不是治不好。”丁海杏看着他们哭哭啼啼的样子出声道,在让他们哭下去,非发大水不可。

    “啊”应新华和应新新猛地抬头看向丁海杏道,“战妈妈,真的吗”

    “当然我骗你干什么”丁海杏云淡风轻地说道,语气非常的笃定。

    应新华这才想起来她一年前曾经救治过一个要骨折后要被截肢的病人。

    “战妈妈,求你救救我爸”应新华央求道,“我给你跪下了。”

    “别,别”丁海杏拦着他道,“我只求你们现在别哭了。”

    “不哭,我们现在不哭。”应新华抬起手臂粗鲁的抹抹脸道,目光看向应新新,她跟自己一样,赶紧擦擦脸。

    应太行感激地看着安抚孩子们的丁海杏,他不认为自己的胳膊还能治好。

    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过了这么久,骨头都愈合了,还怎么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