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团聚

作品:《六零俏军媳

    薛建彪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眼神复杂地看着闭目养神的应太行道,“当然你是死不改悔”轻皱眉头看着他道,“上面的最新指示,是让你在渔场,继续参加劳动改造。在劳动中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争取宽大处理。”从兜里掏出烟,磕出一根,划燃火柴,点好了烟,深吸一口,才又道,“我们已经跟渔场革委会商议的决定是,从今天起你要在渔场革命农工的监督下,白天继续劳动。”抽了口烟继续道,“晚上回来继续反省。”他起身走过来蹲在应太行身前道,“应太行,咱俩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我跟你说一声,我明天就要走了。”

    应太行闻言停下脚,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他道,“走”随后抬脚,接着踩衣服。

    “嗯”薛建彪双眸晦暗不明地看着他点点头道。

    “那我回来,跟谁报告啊”应太行长叹一声道。

    “跟渔场报告好了。”薛建彪垂眸失落地说道。

    应太行脚下一顿,眼神摇摆,又若无其事地说道,“能问一句,你去哪儿吗”

    正准备抽烟的薛建彪手一顿,紧锁着眉头,微微摇头道,“不知道。”

    应太行点了点头,随即讪讪一笑道,“可能是让你给审出毛病来了。猛地要是没人冲我嚷嚷,还真有点儿不习惯呢”

    薛建彪抬眼睁大眼睛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突然感慨地说道,“有些事情一辈子都弄不明白,但还是做了。”眼神迷茫地看着他道,“军人嘛你最知道”

    “别说了我知道。”应太行打断了他的话。

    他想说什么应太行心里明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现在不是他的本意,可是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推脱责任没用,因为你们是一类人,别人的事情你也得背锅。

    “只是,日后咱俩不能斗嘴了,怪闷的慌。”应太行停下脚,抬眼看着他颇为遗憾地说道,叮嘱他道,“自己可别跟自己较劲,不要闷头赶路,也要抬头看看方向。”

    “呵”薛建彪轻笑出声道,“还真是风水轮流转。”这话原来是他送给他的,现在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了,还真是世事难料。

    应太行抬起脚,双脚拍拍,晃掉脚上的水,趿拉着布鞋,弯腰单手却端不起来洗衣服盆子。

    “我帮你。”薛建彪将手里的烟蒂仍到了地上,用脚腻了腻,然后起身将洗衣服盆子端到了水缸边上。

    “爸”应新新和应新华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应太行激动地说道。

    正低着着头洗衣服的应太行身形僵立在当场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应新新与应新华扑到他身边,蹲在他身前道,“爸,是我,新华新新啊”

    应太行缓缓的抬起眼,看着一双儿女,眼眶瞬间红了,上上下下不住的打量着他们,吸吸鼻子哽咽道,“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洗衣服,我们来。”应新新和应新华两人卷起袖子下手洗衣服。

    应太行别过脸抬起手背粗鲁的压了压眼角,扭过头来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们跟谁来的。”

    “跟我来的。”丁海杏带着孩子们出现在大门口道。

    从冷卫国那里得到了应太行的消息,可以来探视了,所以就带着孩子们一起来了。

    丁海杏答应过孩子们走哪儿都一起,所以这大部队有些壮观。

    “你”应太行激动地站了起来,“杏儿。”

    “嗯”丁海杏朝着他点点头道,“怎么忘了,你不是提前谢我了。”轻扯唇角露出一个清浅如月的笑意。

    薛建彪站起来,双眸戒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一行道,“你们是谁”

    “别激动,别激动。”楚场长疾步走过来,站在两人中间道,“薛组长,他们是”向薛建彪介绍了一下丁海杏他们的来历。

    然后热情的抓着薛建彪的胳膊道,“薛组长,走走,听说你明儿要走了,你来了这么久,咱们还没好好的坐下唠唠,这顿践行宴,你可不许推辞啊”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就朝外走,回头看向战士们道,“哎你们都来啊”目光转向薛建彪道,“薛组长。”

    薛建彪无奈地叹口气,明天就走了,还干嘛阻扰人家团聚,一挥手道,“既然楚场长要为咱们践行,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今儿不醉不归。”

    楚场长闻言满脸黑线,今儿就破费了,“没问题。”

    “听见了,兄弟们咱们走。”薛建彪大手一挥,一下子院子里的人走得干干净净的。

    “爸,您坐那边去,衣服我们帮你洗了。”应新华催促道。

    “好好好。”应太行起身将卷起的袖子撸下去,坐到了丁海杏的对面。

    丁海杏眸光深沉的看着他的右胳膊,应太行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左手挡在上面,看着她微微摇头,又朝孩子们努努嘴。

    丁海杏见状点了点头,眼中尽是笑意地调侃道,“你这待遇不错啊连警卫员都给你恢复了。”

    人看着憔悴了些,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可精神还不错,倍儿精神。

    应太行闻言一愣,随即讪笑道,“不打不相识嘛你没见着,我刚来那会儿,个个都是南霸天。”微微摇头,悻悻一笑道,“差点儿没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折腾散喽”一脸感激地看着她道,“杏儿真是谢谢你们了。”

    你们这里面要感谢是姑姑吧丁海杏微微一笑道,“我可是有记账的。”

    应太行闻言一愣,明白她故意这么说,自古人情债难还。

    她这样说不过是让他心里好过点儿,应太行闭了闭眼,抿了抿唇道,“总之谢谢你。”

    “还说。”丁海杏食指点点他道。

    应太行摆摆手道,“不说了,最后一次。”转移话题道,“你在哪儿找到他们的”目光落在帮自己洗衣服的孩子们身上。

    “不是我找到的,是他们撞到的。”丁海杏侧目看向坐在一旁抱着小九儿的红缨道。

    红缨把当时的情况向详细的说了一遍,可把应太行给心疼坏了,同时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