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支农、支工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将孩子们哄睡了,将做好的棉衣和外罩拿出来道,“给你们一人一身,明儿变天,正好赶出来了。”

    看着应家兄妹的红眼眶,赶紧声明道,“喂可别给我掉金豆子啊也别谢谢啊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棉花是她给丁妈要她在村子里买上来的。

    有孩子们在,丁海杏不能肆无忌惮的从空间中拿东西出来。

    只有他们寄来东西时,丁海杏可以往里面添加点儿。

    应新华与应新新两人破涕为笑,吸吸鼻子,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红缨看着丁海杏转移话题道,“妈,上了一多月学,还真是如我们猜测,政治为主。真没劲,浪费时间。还不如在家自学。”一脸的抱怨

    “嘘慎言。”丁海杏食指放在唇边提醒她道。

    “哦”红缨不甘心地说道,“再说了,那些我都学过了,太简单了。”

    “那就自学,不要一知半解的,要做到知之甚详,融会贯通。”丁海杏看着他们道。

    自从复课后,初中的各类功课多了起来,如地理,丁海杏就找来了,世界地图,与种花地图,部队嘛,不缺地图。只要不带军事色彩,还是可以拿来挂墙上的。

    不但了解地理位置,还要让他们知道当地的文化,名人、历史,物产

    要学的实在太多了,孩子们发现这样学起来,越发的感到自己的无知,学习起来的劲头更足了。

    所有的功课以此类推,他们发现课业重了很多,但却乐此不疲。

    “妈,我们学校组织工厂支工,每个人要交一块钱。”红缨看着她说道。

    “学校组织的不去也得去,那就去吧”丁海杏看着她说道,“钱就在高低柜里,自己拿,出门在外,记得拿上粮票。”

    “嗯”红缨点头道。

    “你们呢”丁海杏看着应家兄妹问道,“不用去支工吗”

    “我们去支农。”应新华看着丁海杏说道。

    “支农这秋已经收了,麦子种下去了,冬闲时刻,支什么农啊”丁海杏挑眉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应新华微微摇头道,“上面让我们去,我们就得去。”

    “去哪儿”丁海杏又追问道。

    “就这附近的村子。”应新华笑着说道,“不远。”

    “那新新呢”丁海杏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问道。

    “我们小学没有组织这个。”应新新笑了笑道。

    “好了,天冷都早点上炕上去。”丁海杏起身道,“别太晚了。”

    “知道了。”三人齐声应道。

    aaaaaa

    转过天,红缨一早就跟着大部队进城支工了,应新华则在附近帮着支农。

    半下午红缨回来了,站在门口道,“妈”

    “我去开门。”国瑛放下手中的玩具,蹬蹬跑到门口将门打开。

    “姐”国瑛一声惊呼,回头看向丁海杏道,“妈,您快来看看。”

    “怎么了”丁海杏抱着小九儿疾步走到门口,看着浑身灰尘地红缨惊讶道,“我的天,你去下煤窑了。”

    “妈,我不进去了,您帮我拿一下洗澡的用具,我现在洗澡去。”红缨顶着满脸灰尘的脸道。

    “好好,我给你拿。”丁海杏立马说道,“你等着啊”说着将小九儿放到婴儿车里道,“国瑛来看着弟弟,我给你姐拿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具。”

    “哦”国瑛颠颠儿的走过来,坐在沙发上看着小九儿。

    丁海杏收拾好东西,放在脸盆里递给了红缨,“快去洗澡去,有什么话,回来再说。”

    送走了红缨,丁海杏转身回了房间,抱着小九儿先放放水,交代了红缨看好弟弟,然后去给红缨做点儿吃的,那狼狈的样子怎么吃饭,不怕饭里加料啊

    丁海杏算着时间拿着挂面给红缨下了碗海鲜面。

    红缨一身清爽的走了进来,“妈,我回来了。”将脸盆放在脸盆架上。

    “我在厨房,回来的正好,给你下了碗海鲜面。”丁海杏在厨房提高声音道。

    红缨走了进去,闻着香味儿,小肚子不争气的叽里咕噜叫了起来。

    丁海杏将筷子递给了她道,“赶紧吃。”

    早已饥肠辘辘的红缨接过筷子,也不客气埋头开吃。

    丁海杏则出了餐厅,去客厅内看着俩孩子。

    红缨唏哩呼噜的十来分钟结束战斗,洗干净碗,放回碗柜才走进客厅坐在了单人沙发上。

    丁海杏看着她问道,“说说吧怎么搞的那么狼狈,不是说去支工吗”

    “是啊我们去支工,结果我们就是去仓库干苦力。”红缨无奈地说道,“所以您看到了。”

    丁海杏无奈地看着她,也是,这半大的孩子什么也不会,让他们下车间,还真怕弄坏人家的机器,也只有去后勤搬搬抬抬的去出点苦力。

    这事你有意见也只能憋着了,不然还能怎么办

    “好了,我去洗衣服。”红缨用皮筋儿将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绑了一下,端着脏衣服就出去了。

    应新新回来就先做晚饭,现在作业几乎没有。

    应新华回来时,到没有那么狼狈,就是磨的满手的水泡。

    这小子本来想瞒着来,还是应新新眼尖的发现了。

    “这你又干什么了冬闲时分,地里应该没有多少活儿吧”丁海杏看着应新华的手问道。

    “帮农民伯伯锄地了。”应新华看着自己满手的泡,摆摆手道,“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不用挑破吗”应新新抓着应新华的手道。

    “不用,挑破了反而疼,还好的慢。”应新华拒绝道,“反正我明天又不用下地干农活。”

    “那好吧”应新新只好道。

    “既然人都来齐了,咱们吃饭吧”丁海杏看着将小沧溟与北溟接回来的红缨道。

    “妈,把小九儿先给我。”红缨伸手从她怀里抱过孩子道,“我半下午吃了碗面,现在还不饿。”

    丁海杏则领着小沧溟他们三个洗洗手,照看着他们吃饭。

    小九儿也已经能喝米油了,所以红缨抱着他,喂他吃饭。

    aaaaaa

    时间匆匆转过脸就到了六八年春节,依然是革命化的春节,冷冷清清的。

    今年由于小九儿的加入,原本自由的丁海杏完全可以回杏花坡过年,却没有去。

    不过这年节礼物,可一家都没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