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复课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为了给小外甥弄篮球框,应解放可说一起床洗漱过就拿上工具就来了。

    叮铃哐啷一顿忙活,根据比例将篮球框弄成附和小沧溟的身高。

    “可以了。”应解放拍拍手道。

    小沧溟围着应解放,看着他将篮球框给弄好了,迫不及待的说道,“我试试。”

    小家伙拿着篮球站在篮下朝球篮投去,离的这么近,就是扔也能扔进去。

    小沧溟高兴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

    兴致高昂的小沧溟就要投第二个,丁海杏出声道,“等等,姿势不标准。”

    “投进去就好了,要什么标准啊”应解放不以为然地说道,“又不是专业的运动”

    应解放在丁海杏不赞成的目光下说不下去了,“好好,我们用标准动作。”

    “我也没说让他做专业的运动员,但是这动作标准了,才不会对自己身体的造成损伤。”丁海杏就事论事地说道。

    “来,沧溟把球给我。”应解放招手道。

    小沧溟乖乖地将球递给了应解放,应解放拿在手里摆开动作。

    丁海杏看着他的动作,一拍额头,这家伙,“还说我来吧”

    “怎么了”应解放侧头看着丁海杏道。

    “舅舅,你得动作和叔叔们不一样。”小沧溟开口说道。

    “啊”应解放无辜地眨眨眼说道,“怎么我做的不对吗”

    “给我吧”丁海杏深吸一口气道。

    应解放将篮球给了丁海杏,“姐,你会打篮球吗”

    “呃”丁海杏一时语塞,随后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拉开架势道,“看我摆的姿势对不对就得了。”

    “妈妈,好像。”小沧溟先开心地说道。

    “还是我儿子识货。”丁海杏笑着说道。

    “对对”小北溟和国瑛也点头如捣蒜道。

    “就是”晨练回来的红缨他们也点头道。

    “嗯甭说,这架势没得挑剔。”应解放挠挠下巴道。

    “妈妈教我,教我。”小沧溟迫不及待地说道。

    “好,我教你。”丁海杏将篮球放在了他的手上,手把手的教他动作,“活用膝盖的力量,力量有下向上传导。”站起来道,“记住这个动作。”

    退后一步道,“试试看。”说着拉着儿子往后面走了走。

    “姐,这么远,能投进去吗”应解放深深地怀疑道。

    “看看就知道了。”丁海杏眉眼带笑道。

    小沧溟接受到丁海杏鼓励地眼神,按照丁海杏的方式,小沧溟跳起来,高高的将球投出去。

    篮球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空心落入篮筐中。

    小沧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哇”

    “姐,这么灵”应解放惊讶道。

    “解放,你练习射击的时候,教官三令五申的让你们注意动作要领是为什么”丁海杏轻扯唇角,浅笑地看着他道。

    应解放恍然道,“明白。”

    因为投进一个球,小沧溟兴致高昂,站在篮球筐下不断的练习。

    小孩子一张白纸,动作要领记住了就不会忘。

    孩子们交给应解放看着,丁海杏就回屋做早饭了。

    aaaaaa

    有了篮球筐小沧溟就不用在去操场上玩儿了,在家门口,丁海杏还是很放心的。

    兴致来了,陪孩子一起玩儿。

    吴忠国也再也没有上来,记忆中彻底忘了丁海杏曾经是他的目标人物。

    不过丁海杏可不放心,小鬼现在是日夜监视着他,形影不离。

    丁海杏最终答应了小鬼,教他修炼,修炼第一个就是可以站在阳光下。

    aaaaaa

    已经停课一年多了,上面政策没有任何动静。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开学季,丁海杏将小北溟送进了托儿所,这样家里就只剩下国瑛与小九儿这个还不会爬的孩子,顿时轻松多了。

    “妈,妈,爸来信了。”从服务社红缨挥舞着信件跑进来道。“拆开来看看吧”丁海杏抱着小九儿坐在自己的腿上抬眼看着她道。

    “妈这信是写给您的。”红缨不好意思道。

    “你爸的来信都是一个调调,看吧”丁海杏轻笑出声道。

    红缨痛快的将信件撕开,抽出信件,展开,递到了丁海杏的眼前,自己则探着脑袋看。

    果然是千篇一律,除了想他们了,就是叮嘱孩子们乖乖的,不要闹着丁海杏了。

    突然大喇叭里传来清晰的声音,让复课了。

    十月份这是在教育史上,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这一天终于复课了。

    “呀我们可以重返校园了。”应新新高兴地说道。

    “哎别高兴的太早了。”红缨皱着眉头道,“别忘了后面还有三个字,闹革命,这才是重点。”

    从菜园子冲进来的应新华说道,“对的现在外部环境不变,你觉得到学校,你能学到什么课业为政治让路,还真不如在家里自学的好。”

    “啊”应新新如针戳破的气球似的,一下子就瘪了,忽然又想起来道,“那咱们还去上学吗”

    “去,怎么能不去呢不能搞特殊。”丁海杏食指点着他们道。

    “我还是不去了,我已经把初中文化课学完了,正在学高中的。”应新华委婉的拒绝道,他们兄妹俩白吃白喝,还要上学这学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别担心钱的问题。”丁海杏看着爱操心地应新华道,态度坚决地说道,“必须上学去。”

    明年就开始上山下乡,在学校还能多呆两年,不然的话,政策一下来就得立马打包走人。

    “大不了你继续记账,等你爸回来替你还。”丁海杏看着他直接说道。

    “战妈妈,你就那么肯定我爸能回来。”应新华终于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每次遇到钱的问题,战妈妈总说记账,让爸爸还。那岂不是他爸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这个”丁海杏凝视着他,努努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政策怎么变,你看前两年停课,现在不是复课了。人活着总得抱有希望吧不然的话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

    这么说的话,应新华也说不出什么来,这政策上的事情还真不好说,他们也管不到,除了过好当下,只能为彼此保重。

    随着孩子们复课,局势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应新新上小学,红缨和应新华则上初中。

    他们开学了,看孩子的重任就落在了丁海杏一个人的身上。

    他们也很懂事,知道丁海杏忙,所以一放学就回来了,帮着做家务,看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