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消除记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不想探我的底儿了。”吴忠国倾身上前,目光直视着她道,希望反客为主,能摆脱现在的困境,他真不知道这破地儿藏着这么一个深藏不漏的家伙,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去试探的。失策啊

    “管你是那一边的,注定要失败。”丁海杏扬眉轻笑道。

    “那可不一定,我们可是有美洲鹰做后盾,甚至整个西方。”吴忠国逼视着她极力的游说道,“你不要天真的听信广播里说的,什么拯救亚非拉,解放全人类,那都是骗人的,我们连自己都吃不饱,穿不暖,还谈什么解放全人类,简直是笑话。”

    “哦”丁海杏恍然道,“原来还真是那边的。”轻笑出声道,“你就说这样忽悠着人策反的。”

    “那我也清楚的告诉你,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丁海杏眼神坚定,态度坚决地说道。

    “冥顽不明。”吴忠国声音清冷的说道。

    “你才是顽固不化,真以为到了美帝,你就风光了,在花花世界,吃香的、喝辣的,歌唱着,舞跳着。”丁海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钱呢没钱你就是个屁,白人社会里,你连黑人的地位都比不上。别忽悠人,真当我傻吗钢铁丛林里,弱肉强食,没钱那里就是地狱。”

    “钱,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吴忠国闻言眼前一亮,立马说道。

    “我真怀疑你这种素质怎么当特务的。”丁海杏不敢置信地摇摇头道,“既然跟外界有联络,都不知道世界在发生着改变吗”

    “你美帝爹,现在腹背受敌,进退两难,都自顾不暇了,还有心关心那个破岛。”丁海杏手转着手里的枪,吓得吴忠国这心一颤一颤的,就怕枪擦枪走火。

    吴忠国惊讶地看着她,她怎么知道的。

    “美帝最大的敌人是老毛子,现在又深陷越南战场,都自顾不暇了。还有心情帮对岸反攻大陆。做梦比较现实。”丁海杏嗤笑一声道,“应该这么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美帝还需要我们。”吴忠国极力地辩解道。

    “嘁”丁海杏看着天真他好笑地摇头道,“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在你那美帝爹眼中,你们连洗脚的丫头都算不上。”

    “说句话吧用这么刻薄吧”吴忠国闻言嘴角直抽抽,洗脚的丫头,真亏她想的出来。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都说富不过三代,就蒋大总统那自私自利的德行,还想着代代相传,做他的春秋大梦”丁海杏言语讥诮地说道,真是混的惨啊惨不忍睹,铜像被人给泼油漆,也给推倒了,就差挖坟掘墓了。

    啧啧怎一个惨字了得。

    随着大陆的崛起,它被边缘化是注定的。

    “经常接触那边的消息,用你的脑子好好的想想,还值不值效忠。”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吴忠国眼神摆动游移着,讪讪一笑地看着她道,“你就不怕我将这些事说出去。”

    “不敢与我对视,看样子你的信心产生了动摇。”丁海杏美眸轻眨,故意地说道。

    “谁说的,我坚定的想法。”吴忠国抬眼看向她道。

    “因为你不会有机会的。”丁海杏双眸变的幽深起来,凝视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渐渐的变的毫无焦距。

    “1、2、3”

    “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再注意到丁海杏他们这家人。”丁海杏起身异常温柔的声音在目光呆滞的他耳边响起,将枪放在了他的枕头下面。

    “啪”丁海杏打了个响指,悄然洒脱的退了下去。

    而吴忠国缓缓的倒在了床上,房间又恢复了宁静。

    消除他的记忆是最稳妥的办法,作为军队中的高级干部,丁海杏还真不能随随便便将人给杀了,徒惹杀孽。

    而且这是一个链条,要端也得一锅端,所以现在也许是最好的结果,先展示强悍的武力,震慑住他,攻心为上,彻底让他动摇起来,这样才会更好的催眠。

    小鬼从头看到尾,对于丁海杏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好强悍啊如果是人形的话,那是满眼的小星星。

    “继续监视他。”丁海杏直接下令道。

    “是”他痛快地答应道。

    “可是你把书桌给劈了,要怎么解释啊”他的语气中尽是担心。

    “简单,给他一把斧子,半夜起来梦游,自个砍的。”丁海杏直接说道。

    他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您开玩笑的吧这种操作行吗”

    “放心,我已经下过暗示的。”丁海杏看着轻笑道。

    “头儿,我想修炼。”他直接跪在了丁海杏脚下,非常虔诚地说道。

    “修炼”丁海杏回身望着他,轻蹙了下眉头道,“不入轮回,不生不死,人生会变的很无趣的,想清楚了。皇帝想着长生,那是因为他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你让一个乞丐长生,他恨不得下一刻进入轮回道,赌来世。”

    “你办完这件事,我可以让你进入轮回道。”丁海杏看着他保证道。

    “我还是想修练,漫长孤寂也不怕。”他态度坚决地说道。

    “等你考虑清楚再说吧”丁海杏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我不是一时冲动,真的”他上前一步恳求地说道。

    丁海杏凝视着他道,“我还是希望你认真考虑。”摆手道,“打住,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话落人一阵风似的,没影了。

    他一脸的懊恼,下定决心一定缠着她,他太渴望强大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渴望变强。

    他回去将现场收拾了一下,第二天吴忠国醒来果然没有任何的怀疑,还真以为自己梦游拿着斧子劈了书桌。

    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没有一丁点的记忆,当然被消除了记忆,更忘记丁海杏他们。

    不再受人关注,丁海杏可真是松了口气,她宁可曲线找线索,也不会拿自己的孩子做诱饵掉大鱼。

    aaaaaa

    丁海杏回到了家,看着炕上那几个小祖宗,身上的毛巾被已经蹬到天边了,幸好身上穿着小背心,盖着肚子。

    一一叫醒孩子们起夜,然后才躺到他们中间,安然入睡。

    转过天醒来,这早上热闹的如打仗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