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出手

作品:《六零俏军媳

    “想要什么合理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你们的。”丁海杏面带笑意很开明地说道。

    面对这么民主的妈妈,国瑛和小北溟反而不知道要什么好了。

    才多大啊小脑袋瓜里能装下多少东西,能有多大的见识。

    丁海杏脸上挂着坏坏的笑意,耐心的等着孩子们开口。

    两个孩子五官都皱到一起,抓耳挠腮也想不起该要什么

    “好了、好了,别为难你们的小脑袋瓜了。”丁海杏伸手揉揉他们的小脑袋道,“以后想起要什么在跟妈妈说,这个永远有效。”

    兄妹俩看看彼此道,“那好吧”

    “好了。”丁海杏起身拉着他们道,“走咱们洗澡去。”

    丁海杏他们领着孩子,刷牙,洗澡,哄孩子睡觉。

    安置好孩子,还有红缨他们,好在他们都大了,完全能照顾自己。

    洗洗涮涮,收拾干净小院彻底安静了下来。等孩子们都睡了,丁海杏起身穿上深色的衣服,悄悄的离开了家。

    aaaaaa

    月色皎洁,如水一般,静静地洒在大地上,给大地披上银色的纱。

    丁海杏很容易就撬开了三号院的大门,神不知、鬼不觉走进了卧室。

    小鬼一看见她进来,很是惊讶,立马走了过来,很是恭敬地看着她。

    小鬼还挺尽职尽责的,就这么坐在床边,时刻监视着他。

    丁海杏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月色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穿过窗户静静地泻在房间里,将地板点缀得斑驳陆离。

    小鬼恭敬地站在她的身后,好奇她为什么这么晚要来。

    丁海杏借着皎洁的月色,眸光深沉地看着一副挺尸状的规矩的不得了的他。

    还真如小鬼所说,是什么样的人睡觉的时候也这么规矩。

    按理说睡觉的时候是人最放松的时候,怎么舒服怎么来,居然这般的死板。

    丁海杏微微摇头,什么时候还有这闲情逸致想这个。

    此时云遮月,房间内陷入彻底的黑暗中。

    吴忠国猛地睁开眼,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手不离枪的他,从枕头下,拿出手枪,咔哒子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黑暗中的丁海杏。

    真是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心里却惊出一身冷汗,他到底在自己床前坐了多久。

    丁海杏翘起二郎腿,警觉性够高的,从进来到现在她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微微摇头就发觉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暗夜里听的头皮发麻,“你是谁说话。”吴忠国清冷地声音在寂静的夜里炸起。

    “你说呢”丁海杏风轻云淡地反问道。

    “是你”吴忠国眼底闪过一丝震惊,面容又恢复了平静。

    此时风吹云散,月色渐渐的露出来,黑暗退去,丁海杏沐浴在月色下。

    吴忠国眼底的惊讶一闪而逝,看着月色的中的她眉眼如画,肌肤散发着莹白如玉的光芒。

    眼神犀利,在暗夜散发着幽光,与长相甜美且无知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

    吴忠国移动身体,靠墙坐着,双腿舒展,只是这手里的枪口,始终对着丁海杏,“不装了。”眼神轻轻流转,上下打量着她,轻蹙着眉头,她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的。

    “彼此、彼此。”丁海杏眼睛扫描着他,嘴角轻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吴忠国见被人戳穿了,也不恼,看着她的坐姿放松,优雅的敲着二郎腿,上身斜靠着椅背,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神色如常,仿佛没看见自己的枪口对着她,真是好胆量。

    吴忠国目光逼视着她轻松一笑道,“长夜漫漫,嫂子”

    “啪”吴忠国是应声而倒。

    丁海杏手中真气外放,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吴忠国低垂着头一脸的震惊,他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动,手只是轻轻一挥,尝到嘴角一抹腥味,拿着枪的手抹了一下嘴角殷红。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吴忠国眸光阴森森地看着她道。

    “来啊”丁海杏伸出食指勾勾挑衅地看着他道,“不怕死的,你就开枪啊”

    在营区内开枪可是大事,他清楚明白的很。

    “省省力气吧”丁海杏嗤笑一声,一掌挥出,放在床头的实木书桌咔嚓一声被她给劈成了两半,应声倒地。

    “你”这一次吴忠国真真切切,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哼笑一声道,“想不到还是练家子,比得过我手中的枪吗”

    丁海杏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道,“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朝他努努嘴道,“看看你手里的枪。”

    吴忠国下意识地看向手里的枪,就这眨眼之际,就感觉一片阴影而过,手里的枪没了。

    丁海杏重新坐回椅子,枪在手里耍了个枪花,吹了吹枪口,垂眸看着他道,“是在找这个吗”

    “你”吴忠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

    “都说了,不要你白费力气了,还这么不听话。”丁海杏一撩眼皮子看着他如耍猴一般的说道,脸上的笑容退去,“好了,现在我问你答。”手中的枪冲着他晃晃。

    “还挺镇定的,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错。”丁海杏挑眉轻笑道,“现在告诉我你那边的。”

    吴忠国坦然地坐在床上,一条腿曲着,一脸无辜地看着她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嘴硬是吧”丁海杏眼底泛起冷意道,“为什么对我进行催眠,探听我家常胜的在哪儿探听国家机密,我可不认为你只说单纯的关心我家常胜。”

    吴忠国瞳孔猛烈的皱缩,心思微转,隔空袭击,“小九儿哭是你动的手脚。”

    “脑子灵活,怎么就不知死活呢你说相安无事不好吗干嘛非要给我找麻烦。”丁海杏一脸可惜地样子,眼神冰冷地看着他道,“既然你上赶着找死,那我就遂了你的愿。”

    “等一下,你随随便便弄死一个高级干部,不怕担责任啊”吴忠国赶紧说道。

    “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死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丁海杏轻哼一声道,“保证医生都检查不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