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吃醋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看来为了孩子丁海杏也得学习起来,把荒废的都拾起来,不能在孩子们眼里一无是处,只是一个会做饭、洗衣服、带孩子的老妈子。

    没有牢头看着,增加学识应该很容易,与一个精明的孩子爸来说,孩子们看起来更好糊弄一些。

    “变了。”应解放随时注意着场内的变化,看着高进山眼神微变道。

    果然高进山陡然提高速度,打算强攻

    “爸爸加油。”高双庆在场外挥舞着手臂,高兴的喊道。

    儿子的加油声,让高进山气势都涨,一个逼真的假动作,晃过了吴忠国,突破了防线。

    丁海杏黑眸轻轻转了转,这放水放的无懈可击。

    帅气的姿势,漂亮的投篮,篮球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落进了篮筐里。

    “耶,爸爸好棒”高双庆高兴地手舞足蹈的。

    “该我了。”吴忠国拿着篮球道。

    “来吧”高进山站在他的面前摆开了防守的架势。

    拿到球的吴忠国气势都变了,原来人畜无害,温润如玉的他,攻击性强悍的仿佛要将眼前一切撕碎一般。

    高进山被他凶狠的眼神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定下心来,怎么说都是当兵的,哪能真的跟白面书生似的,这才是该有的军人本色。

    吴忠国察觉自己的眼神太凶了,眨眨眼,秒变无辜。

    结果分神之际球被高进山给抢走了。

    吴忠国挑眉,唇角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这些人还真没一个弱茬,还真不能小看,看来这次还真学到不少东西。

    看着高进山得意的眼神,还真是激出了他少有的好胜心。

    两人球打的奇虎相当,在场边的观众声加油声此起彼伏,看得特带劲儿。

    小沧溟更说手拍的就红了,兴奋地嗷嗷直叫

    丁海杏看得心里酸酸的,不就是篮球,哼没见识的家伙,我打的比他们还好。

    可惜不能秀给儿子看,把他崇拜的目光拉回来。

    真是郁闷啊

    “沧溟谢谢你的球。”吴忠国将篮球还给了小沧溟。

    小沧溟双眸闪闪发光地看着吴忠国,“叔叔球打的好棒,教教我好吗”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丁海杏闻言心跟着紧了起来。

    碰触丁海杏底线,看来得反守为攻,只是该怎么做,得琢磨一下。

    现在嘛丁海杏食指和拇指轻轻捻搓着该打消小沧溟想法呢

    “小沧溟这么说,高伯伯可要伤心了。”高进山捂着胸口道,“高伯伯打的不好吗”

    “好”小沧溟赶紧嘴甜的说道。

    “那高伯伯教你打篮球不可以吗”高进山故意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的敏锐的察觉吴忠国身上的不悦。

    吴忠国察觉丁海杏地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抬眼看向丁海杏,朝她微微一笑。

    丁海杏则回以笑容,目光落在了小沧溟的身上,“沧溟别胡闹。”

    小沧溟扬起纯真的笑脸,“高伯伯不是我不让你教。”淘气的反问道,“而是您有时间吗”嘿嘿一笑道,“妈妈不让我耽误您的工作。”

    “呵呵”高进山闻言一愣,随即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小人精。”

    吴忠国的目光在丁海杏身上转了转,若无其事的离开,笑容温润地说道,“晚饭后还是有时间的,就当消食了。”

    “不麻烦吴叔叔了,我有让舅舅教我。”小沧溟脸上扬起纯真的笑容,看向应解放道。

    丁海杏推着婴儿车,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哦”高进山拉着吴忠国让开路。

    “姐,我送你。”应解放弯腰抱起了国瑛。

    丁海杏推着婴儿车带着孩子们离开,背对着他时,她的眸光一下子冷了下来。

    别怪我先下手为强了。

    丁海杏带着孩子们回家,半路上遇见红缨他们来接他们。

    应解放将他们送回了家,将国瑛放在地上直起身子道,“姐,我走了。”

    “等一下,解放拜托你一件事。”丁海杏叫着应解放道。

    “姐,什么事”应解放回身看着她道。

    “给小沧溟他们弄个篮球架子。”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小沧溟闻言一蹦三高道,眼睛闪闪发光道,“真的要弄吗”

    “当然了。”丁海杏笑着点头道。

    “姐,想法是好,可是怎么弄,篮球架子很麻烦也占地方。”应解放指着菜园道,微微摇头,不太赞成。

    “我是说话没说明白,只弄一个篮球框,放在外面的墙上。”丁海杏提醒道。

    应解放闻言笑着点头道,“好主意。”摩拳擦掌道,“行,明儿星期天,我先去后勤找材料。”弯腰捏捏小沧溟的鼻子道,“保证给咱家沧溟弄好了。”

    “谢谢舅舅。”小沧溟高兴地搂着应解放的脖子,吧唧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在家里可以随便玩儿,不用跟解放军叔叔挤操场了,眼馋着别人打篮球,自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哦对了,球框的高度,根据小沧溟的身高适当的调整。”丁海杏不忘提醒他道。

    “知道。”应解放拍拍还搂着自己的小沧溟道,“松开我,舅舅要走了。”

    小沧溟松开了他,不忘叮嘱他道,“舅舅,明天早点儿过来,舅舅干脆来家里出早饭,我让妈妈给你做好吃的。”特别的积极热情。

    “是我明儿一早起来,就过来行了吧”应解放捏捏挺翘的鼻子道,“还真是个急性子。”痛快答应道,“好”

    应解放挥着手与他们告别,出了月亮门。

    “妈妈,偏心。”国瑛噘着小嘴儿,满脸的不悦道。

    这醋味儿大的,想忽略都难。“我怎么偏心了。”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嘴上能挂油瓶的国瑛道。

    “哥哥要什么都答应。”小北溟也来凑热闹道。

    “可真是冤枉我了,你哥哥要什么了不就一个篮球,外加一个篮球框。”丁海杏蹲在地上看着他们两个道。

    “我们不是一起玩儿的”小沧溟满脸笑容地说道,其实心里非常、非常得意。

    “那不一样”国瑛与小北溟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丁海杏温柔地看着他们俩道,“那你们俩想要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