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触碰底线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只见大海的尽头,一轮红得如透明的硕大金橘般的落日在傍晚的海平面上卓然而立,薄薄的轻雾托起了这片浑圆的金红,仿佛天地之间的交界处就只剩了这轮硕大的红日。

    天是碧蓝如洗的湛蓝,落日下的海水,却是殷红灿灿的,这轮红日仿佛吸天地之灵气,在海天一色的湛蓝中由橙红渐渐演变成金红而海上的岛屿则在这片赤色的世界中,美景如画。

    营区的操场上,喧嚣热闹,打破了宁静。

    夏日里天黑的晚,吃完饭,丁海杏就会带着孩子们来操场上打篮球。

    操场上有篮球架,这是后勤用木头自制的。

    就像所有学篮球的孩子,拿到篮球就想投篮,可惜小豆丁,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够不到篮筐。

    小沧溟眼馋着兵哥哥们在场上投篮,自己却只能在操场边上练习基础拍球、运球

    就他那肉乎乎的小手,对球的掌控力有些困难。现在看没有专业的儿童的用球,都说成人篮球。

    不过小沧溟拍的还像模像样的,人是小了点儿,可是从小被灵泉养大的,又早早的锻炼身体,身体的协调性比同龄人高。

    “弟妹带着孩子来玩儿啊”高进山走过来道。

    “高伯伯双庆哥哥。”小沧溟他们三兄妹一起看着高进山喊道。

    “乖”高进山慈爱地看着他们道。

    “丁阿姨。”高双庆非常有礼貌地喊道。

    “乖。”丁海杏看着高双庆笑了笑道,紧接着目光落在高进山的身上道,“吃完饭,没事,就来下来玩会儿,顺便消消食。”

    “呀小九儿都能坐起来了。”高进山惊讶地看着婴儿车里道,“小孩子不在跟前长的可真快。”

    “可不我家小九儿都半岁了。”丁海杏微微一笑道。

    “爸,我去找他们玩儿了。”高双庆指指下伙伴儿道。

    “去吧”高进山看着他道,高双庆闻言高兴地朝小伙伴们跑去。

    高进山在他背后喊道,“别去危险的地方,不准去海边玩儿。”

    高双庆回头看着他不耐烦地说道,“知道了。”

    “这孩子不叮嘱的不行,天气热,光想着去海边玩儿。”高进山无奈地说道,“没个大人在旁边,真不让人放心。”

    丁海杏理解地点点头,“现在正是觉的自己长大了,天老大,他老二。”看向他又道,“不过这才是孩子对吗像太阳一般富有朝气。”

    “说的太对了。”高进山摇头失笑道。

    “一号。”吴忠国走过来道,目光落在丁海杏身上道,“嫂子。”

    丁海杏脸上挂着面具式的笑容,朝他点点头。

    “吴叔叔好。”小沧溟他们看着吴忠国有礼貌的说道。

    吴忠国蹲下来,笑容温暖地看着他们道,“在玩儿篮球呢”

    “嗯”小沧溟乖巧地点点头道,“叔叔也会打篮球吗”

    “会啊”吴忠国笑着点点头道,抬眼看向高进山道,“老高,看着他们玩儿手有些痒,咱们练练。”下巴朝篮球架下点点道。

    “好啊”高进山欣然应允道,紧绷的情绪也需要释放。

    吴忠国又蹲在地上看着小沧溟道,“叔叔借借你的球好吗”

    “好。”抱着球的小沧溟大方的将球递给了吴忠国。

    丁海杏低垂着眼眸,原本清澈的双眸,划过一抹幽光,幽深了起来。

    心头微动,博得孩子们的好感,这是想干什么眼底闪过一丝凌厉寒光。

    小沧溟可高兴了,“妈妈,走,我们走近点儿看。”

    丁海杏再抬眼,微笑地看着他们道,“好”只好推着婴儿车,踏进了操场,为了不影响他们打球,他们站在半场线上。

    两人卷起袖子,露出晒的阴阳臂,解开风纪扣和下面第一颗扣子。

    一对一,一攻一守,“我先攻如何”高进山轻扯唇角勾勒出一个完美的笑容道。

    “好啊”吴忠国点头应道,还特别绅士的打了请的手势。

    他们俩斗牛,一下子把操场上的兵哥哥们给吸引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

    “姐。”应解放看见丁海杏,凑过来道。

    “难得能看见你,你天天干什么呢”丁海杏侧目看着他询问道。

    “看书”应解放眉飞色舞地说道,“我都是借阅景老师家的专业书籍。”

    教授应新华课业的时候,他发现景老师家的书,自然不会放过了。

    丁海杏闻言轻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嗯”应解放点点头,手指着场内道,单手托腮道,“啊想不到三号的防守的怎么严密,一号都没办法出手。”

    丁海杏寻声望过去,防守的最高境界不是技巧,而是气势。

    吴忠国气势凌厉,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高进山原本玩闹的心情,也渐渐的收了起来,“老吴,不错吗防守的滴水不漏。”

    “你也很强吗”吴忠国眼神凌厉,警惕地看着他。

    这家伙,想要趁说话之际,让对方有一秒钟松懈就可以突破自己的防守,真是太小看他了。

    高进山看对方不上钩,防的又滴水不漏,看来只能强攻了。

    高进山手上的球有规律的击打地面。

    “该变幻速度了。”应解放小声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看着他道,“解放也学会打篮球了。”

    “嗯大一的时候,经常玩儿来着。”应解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打的不太好,也就仗着身高优势而已。”

    他不说,还真没注意过,丁海杏伸手比划比划两人的身高,自从她搬过来,很少见他。这些年,吃的好,又锻炼身体,又猛蹿了一头,比他家常胜还要高。

    确实仗着个头的优势。

    “小舅舅你会打篮球”小沧溟目不转睛地看着场内,头也不转的说道。

    “是啊”应解放阚泽自己眼前的小豆丁,伸手揉揉他的脑袋。

    “那教我好不好。”小沧溟转过脸,仰起头,忽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应解放道。

    “好啊”应解放笑着点头应道。

    丁海杏当然希望应解放陪他玩儿,“你有时间啊”如果不是有人盯着她,不方便出面,她完全可以跟儿子玩儿到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