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慈不掌兵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小钱拿着自己的军帽,手指不停的摩挲着上面的五角星,满眼的不舍,不想脱去这身军装。

    心里难受的很痛的无法呼吸。

    “我觉得咱可以求求情去,不是没有造成泄密吗”小孙看着他希冀地说道。

    被小钱给打断道,“行了,什么都别说了,错已经犯下了。”他怎么还有脸待在这里,抬眼看着他道,“就得有人来承担,这种处理结果我心服口服。”讪讪一笑,不好意思道,“再说了,我不是把你也给连累了吗”道歉道,“对不起。”

    小孙红着眼眶,微微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钱斜着背上挎包,又将背囊背上,胸前的扣,抖着手,怎么都扣不上。

    “我来。”小孙上前伸手帮忙。

    “不用,我自己来。”小钱拂开他手,不耐烦地说道,可怎么扣都扣不上。

    最后还是小孙帮着扣上,突然不舍的抱着他道,“要好好的。”

    “你也是,我不能继续参加,你们一定要早日建成。”小钱鼻头泛酸地说道,心里懊恼,我特么昏了头,怎么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说什么都没用了,小钱拍拍他肩膀,“我走了。”松开他,头也不回地朝码头走去。

    同事一场大家都来送他了,小钱更是自责的要死,看向大家鞠躬道,“对不起,对不起”眼泪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地上。

    贺天抿了抿了唇,一声长叹道,“走吧”

    两人上了艇,缓缓的驶离码头。

    贺天看着站在甲板上的他痴迷了望着码头,恨铁不成钢道,“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纪律就是纪律,他就是一道坎,你谁也绊不过去。就你想家吗岛上那么多人谁不想家,谁不想告诉家人他在哪儿,好着呢干着最最光荣,值得骄傲的事情。可是这能说吗咱们战主任的爱人从怀孕到出生,都没见过小女儿,他不想吗他也不敢泄露国家机密,寄出去的信,千篇一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算了,不说了,说这还有什么意思”

    “啊”小钱的心里防线彻底的崩溃,朝着码头发出懊悔的叫声。

    “呜呜”捶着自己的胸口哭的不能自已。

    可现在哭有什么用,当时脑子不进水,也不会哭的稀里哗啦的。

    aaaaaa

    “想送就去送,站在这里干什么”战常胜走到全岛的最高处看着景海林说道。

    “有什么好送的,只是可惜而已,自作自受,怪不得谁”景海林惋惜地说道,“小伙子真的很好,脑子好使,也刻苦。”

    “脑子好使”战常胜看着远远离去的船,一点都不同情道,“你故意这么说的,这也叫脑子好使,把自己给坑死了,这辈子别想翻身来了。”

    “这么严重”景海林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

    “你说呢”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你这没影的事,就差点儿把你给整的七荤八素的,提心吊胆的。别忘了现在的大环境,虽然结果不糟,扣帽子、打棍子、开大会,你觉的能放过他。”

    “都是他女朋友害的。”景海林生气地说道。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是女人害的,他自己意志不坚定。”战常胜立马反驳道。

    “假如弟妹也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呢”景海林凝视着好奇地问道。

    “你都说无礼的要求了,我媳妇儿识大体、明大理,觉悟高,不会提出无礼要求的。”战常胜眉梢轻挑,自信地说道。

    “我是说,假如呢”景海林追问道。

    “那肯定是家里出问题了。”战常胜眉头紧皱,眼神摇摆了下,抬眼斜看着他道。

    “你还真有信心。”景海林摇头轻笑道。

    “这叫夫妻默契。”战常胜小眼神一瞥,得意地说道。

    “走了”战常胜转身朝下走道。

    “你干什么去”景海林跟在他的身后问道。

    “训练。”战常胜头也不回的给了两字。

    “你悠着点儿,别把人给练废了。”景海林担心地说道。

    “你觉的我把我的战士们练的太辛苦了。”战常胜停下脚步,回望着他道,“但我现在告诉你,不论是你们技术人员,还是我们,现在大家都站在悬崖边上,跳下去,我们还有生还的希望,站着只有等死。”冷哼一声道,“和我比这才哪儿到哪儿了。”

    “谁能和你那个变态体力比。”景海林白了他一眼道,担心地说道,“你会把所有的人给拖垮的。”

    “老景,我问你个问题”战常胜突然说道。

    “说”

    战常胜手指比划着道,“三匹马,拉一套车,车轮子掉进沟里了,车夫想把车给拉上来,鞭子抽那匹马”

    “偷懒的那匹。”景海林想也不想地说道。

    “错抽老实的那匹。”战常胜抬起手,竖起食指摇摇道。

    “你这是什么逻辑。”景海林眼眸露出疑惑不解地看着他道。

    “这是很多年以前一个驾车的老把式告诉我的。”战常胜顿了一下,抬眼看着他道,“如果你打偷懒的那匹马,它依然会偷懒。但是如果你打老实的那匹马,它会玩儿了命的往前拉。”

    景海林闻言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你的战士们个个都老实,个个都听你的话。尤其你自请处分后,为了你他们还不得玩命啊”食指点着他道,“你真真是好算计。”

    战常胜眼神凌厉道,“所以我要下狠手练。”

    “慈不掌兵。”景海林看着他啐笑道,“反正你记住了他们跟你不一样。”

    “我知道,我比你更爱护我的兵。”战常胜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也就这段时间狠的点儿,谁让我们是海军,又地处北方,只有这时候进行海上训练最合适。”

    景海林闻言理解地点点头道,“这么说也对。”

    两人继续朝下面走,又各自分开,一个朝海滩走去,一个朝实验室走去。

    aaaaaa

    丁海杏给小侄子热热闹闹过完百天,当天就回去了。

    真是乘兴而归,失望而回。

    好在他只是监视他们,小鬼那里也没有有用的信息。

    现在只能按兵不动,等着他有所行动,这种无力感真特么的憋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