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偷乐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你就不需要别担心了,也许是王八瞅绿豆对眼。”景海林也跟着调侃道,“人家就喜欢呢”

    丁国良被他们俩一唱一和的给调侃的面红耳赤的,“不跟你们说了。”直接跑了。

    景海林与战常胜两人看着他的背影,转过脸来相视一笑。

    战常胜望着他关切地目光道,“已经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多了。”脸上挂着轻松的笑意,“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不是说了哪怕一撸到底,让我当伙夫也赖在这里了。”挑眉轻笑道,“我现在还是这里的头儿,别担心了。”

    景海林看着他唏嘘道,“这么做值不值,很严重的处分,如果还在家,说不定,凭着军功还能早点儿把处分给抹了。”

    “两年前到现在老蒋被咱给打的成了缩头乌龟,躲在龟壳里,不敢张狂。即便巡航,也远远的,不敢越雷池一步。”战常胜眉宇间尽是笑意道,“哪有机会立功啊”

    “也是,这两年海上偶有摩擦,却风平浪静的很,没有大的战事。”景海林颇为遗憾地说道。

    “还说我是好战分子。”战常胜笑着调侃他道。

    “我真是皇帝不急太”景海林突然住嘴道。

    战常胜抿嘴偷笑,故意地说道,“老景怎么不说完啊”

    “去就不该担心你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景海林转身离开,甩着胳膊大步离开。

    “老景”战常胜看着他的背影道,“多谢关心。”

    景海林脚下一顿,随即又大步流星的走,这脚步轻快了许多,嘴角挂着笑意,浑身充满了干劲儿,早日成功了,也不负他为他们的牺牲。

    aaaaaa

    丁国良红着脸,跑了回去,站在门外,拍拍自己的脸,神色恢复如常,才推门进去。

    云露露抬眼看着他肯定地说道,“会开完了处理结果出来了。”

    “嗯”丁国良皱着眉头,将处理结果告诉了她。

    云露露点了点头,“不出所料。”眉目轻轻流转,“战主任倒是在意料之外。”手中的铅笔在手指间如穿花蝴蝶一般顺畅,“也是意料之中,好一招以退为进。”

    “处理意见还是我姐夫申请的。”丁国良满脸疑惑道,“露露,你说我姐夫咋想的。”

    “这都想不明白。”云露露放下手中的笔道,抬眼凝视着他道,“我问你,战主任是这里的头儿吧”

    丁国良双眸轻晃,随后点点头道,“是”

    “那这里出了重大的泄密事件,作为主官他该不该承担责任。”云露露看着他眨眨眼道,意味深长地笑道,“自己主动,与上面下令,可是两码事。”

    “可是我还是替姐夫委屈。”丁国良扁着嘴委屈巴巴地说道。

    云露露轻笑着摇头道,“你姐夫现在恐怕高兴的很”

    “怎么会哪有人比处分了还高兴的。”丁国良皱着眉头摇头道。

    云露露食指轻抚额头,看着眼前的呆子,“我问你,咱们现在重中之重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是造核潜艇了。”丁国良立马说道。

    “就外部环境来看,出了这件事,你姐夫最怕什么”云露露挑眉点醒他道。

    丁国浪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道,“你是说”随后轻笑出声道,“难怪姐夫要主动请罪了。两权相害取其轻,比起离开,处分显然就微不足道了。”

    “嗯”云露露勾唇浅笑道,“想通了。”

    丁国良笑而不语,目光直视着她。

    云露露忽然正色地看着他道,“你到底怎么长大的。”

    “嗯什么意思”丁国良眨眨眼满脸疑惑地说道。

    “我是说你,你怎么能这么单纯,即便不了解政治斗争,也该知道人性本恶吧”云露露眼神眨也不眨地看着他道。

    “我当然知道了,为了一个生产队长,真是八仙股海、各显神通。各种花招层出不穷。”丁国良点头道。

    “那你就应该知道高层也一样,博弈的结果很明显这一局显然你姐夫赢了。”云露露努努嘴道。

    “我一直以为大人物不管内部怎么斗,都应该以大局为重。”丁国良谨慎地说道。

    云露露闻言一怔,真是个单纯且通透的家伙,随即摇头失笑道,“呆子。”修长的手指划过眉梢道,“那只是美好的愿望。”冷哼一声道,“人性本恶一个个都是人精,将人民玩弄与鼓掌之间,翻手云、覆手雨的。”想起这些事,眼眸难掩哀伤。

    丁国良察觉她神情不对,关切地看着她道,“可是我还是觉的处分严重了。”嘟着嘴,一脸的不满。

    “又不是战争年代,上一刻背着处分,下一刻就军功到手,就可以功过相抵了。”丁国良皱着眉头忧心地说道,“也不知道这个处分什么时候才能去掉。”

    “我问你咱们在这里说干什么的”云露露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

    丁国良新推微转,一拍桌子道,“哎呀我怎么忘了,现在建造成功就是最大的功劳。”说着笑了起来,“我姐夫还挺聪明的,时间期限是一年,咱们这潜艇造好肯定是几年后了,完全不受影响。”

    “呵呵”云露露轻扯唇角,脸上泛起一抹清浅如月的笑容。

    丁国良一时看痴了,露出一副傻笑。

    云露露忽然凶巴巴地说道,“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工作。”

    “哦”丁国良老老实实拿起算盘晃了晃,埋头开始噼里啪啦的算了起来。

    云露露眼底连自己曾察觉的泛起一抹一闪而逝宠溺的笑意。

    aaaaaa

    小钱被开除了,回到宿舍收拾自己的东西。

    小孙追了过来,看着身形落寞的他道,“我我没有想到部队处理的这么严厉。”抿了抿唇难受的说道,“是我把你给害了。”

    小钱闻言抬眼看着他,眼底难掩失落地说道,“你没有做错,你也是为了部队。相反我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举报了,事情滑向更糟糕的地方,就不单单是开除了,或许该被枪毙了。”闭了闭眼,睁开眼坦然地看着他道,“错的是我。”

    小孙懊恼的说道,“你说我当时如果看到你塞纸条的时候,我阻止你不就是没有今天这个结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