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处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叶青山招来干警将小孙与小钱带下去,录了一下笔录。

    等着他们录完笔录,带着他们一起回去。

    回程的船上,战常胜拍着贺天的肩膀上道,“我就知道你老小子没事。”

    贺天轻笑出声道,“这个结果是必然的,但是这个程序是必须要走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们一家这么快就招了。”

    战常胜目光看向站在甲板上的两人道,“你说你也是这一次多亏没出什么大事,要不我和副主任都得受处分。”训斥道,“你还泄密,你保密条令怎么学的,你干脆跑到弯弯直接去高密得了。”

    小钱一张脸被臊的通红,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aaaaaa

    事情虽然尘埃落定,没出什么大错,人也没有给定性为特务,可是后续则才是更麻烦的。

    战常胜将这次事件的内部自行处理结果递到了上面。

    余下的就是等了。

    处理结果很快就下来,“哔哔”刺耳的哨子声,划破长空,彭福生高声喊道,“全体集合。”

    战常胜召集全体集合,包括技术专家们,齐集在船坞内。

    “半臂距离,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立正。”

    彭福生转身看向战常胜与贺天,敬礼后才道,“主任、副主任,集合完毕,请指示。”

    战常胜与贺天回礼后,“入列。”

    “是”彭福生敬礼高声回道,向后转,看向大家道,“稍息。”又向左转,跑步进入队伍。

    战常胜凌厉的目光看向在场的人,技术专家虽然不是军人,天天看战士们操练,耳濡目染之下,虽然没有战士站姿标准,但也身姿挺拔,精神抖擞。

    战常胜看向他们,高声地说道,“同志们,这一次的泄密事件,虽然没有给部队造成重大的损失。”声音陡然拔高厉声道,“但是影响极其恶劣,下面我宣布对有关人员的处理意见。希望同志们以后引以为戒,真正的将保密条例,死死的给我记在心里。”目光掠过在场的人。

    战常胜低头翻开文件夹,声音低沉道,“下面我宣布,上级的处理意见副主任贺天,负有重大过失责任,dang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一次。”

    “孙亮,知情不报,负有间接责任,考虑到他能及时的上报,使事件得到控制,决定给予行政记大过一次。”

    “此次事件的直接责任人钱毅,自宣布命令起,开除,移送上级另行处理。”

    这一次是真的盖棺定论,除去对当事人的惩罚,有一些惋惜之情,更多的人感觉是终于过去了。

    不然提心吊胆的,这日子可真难熬。

    战常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下面我宣布,主任战常胜,政治工作严重失误,dang内严重警告处分一次,一年内,不得参与立功,受奖奖励。”

    下面的人闻言彼此面面相觑,一副懵逼的样子,怎么回事这次的事件,怎么跟他扯上了关系,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惩罚呢

    “老战。”贺天震惊地看着他道。

    “散会。”战常胜合上文件夹,转身就离开了。

    景海林与丁国良直接追了上去。

    “老战,老战等等我们。”景海林一路飞奔的追上去。

    战常胜走到了开阔地区,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们俩道,“你们不回去工作,追着我干什么”

    “姐夫,刚才那份处理意见怎么回事”丁国良激动地看着他说道,“这件事情和你无关的,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处罚。”

    “是啊你不该向我们解释一下吗”景海林目光直视着他道。

    “解释什么我刚才在大会上宣读过的,上级也批准了,你看那大印都扣着呢”战常胜看着他们言语轻松地说道。

    “谁给你说这个了,我不相信上级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景海林看着他摇头道。

    “是我自己申请的。”战常胜老实地说道。

    “姐夫”丁国良陡然拔高声音,声音又高又细,也顾不得工作时间了。

    手搭在他的额头,“不烧啊”

    “我没病。”战常胜拂开他的手道。

    “没病,你怎么还自请处分啊这事躲还来不及呢”丁国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

    “想不明白,慢慢想。”战常胜拍拍他的肩头道。

    景海林挠挠下巴仔细思索道,“出事的是技术组,没道理让你背处分吧要承担责任也是大家一起承担。”

    “你想干什么这事到此为止,你可别在节外生枝了。”战常胜赶紧说道,好怕这家伙犯起轴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凭什么你一个担着,怎么个人英雄主义啊”景海林咬着后槽牙气呼呼地说道,“你把我放在那儿。”

    “我可是这里头儿。”战常胜大拇指指着自己道。

    景海林猛然抬头看着他,睁大眼睛道,“你不会是我想的吧”

    “就是你想的。”战常胜微笑地点点头道。

    “你怎么这么傻”景海林好气又好笑,又有些心疼地看着他道。

    “傻”战常胜微微一笑摇头道,“我可不觉得。”俏皮地说道,“不是说傻人有傻福吗”

    景海林闻言攥紧拳头捶了他肩头一下,笑道,“你这家伙。”

    “现在没事了。”战常胜看着他们眉梢扬起笑道。

    “师父,姐夫,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听不明白。”丁国良焦急地看着他们俩道。

    “想知道啊”战常胜挑眉,朝他摇摇手指道,“不告诉你,自己用脑子想。”

    “到底什么意思吗”丁国良急的直跺脚道,“快告诉我。”

    景海林拍着丁国良的肩头道,“你姐夫说的对,用脑子自己想。别整天跟数字打交道,忘了人事。人事、人事,先做人,后做事。做事的时候也要抬头看看路。不是生活在实验室里就万事大吉了,办公室政治,也是很恐怖的。”

    战常胜看着自家小舅子那呆呆的样子,“不明白的话,回去问你家露露,让她告诉你。”

    我家露露,丁国良闻言脸刷的一下子又爆红了。

    “你说你一个男人,脸总是红,怎么追人家丁露露同志。”战常胜无比担心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