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放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比起他将累死自己,我宁愿你把他给揍晕了。”洪雪荔反手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喂你们俩够了,当着我的面,这么算计我。”景海林闻言嘴角直抽抽道,“我是那么不知道轻重的人。”

    战常胜和洪雪荔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是”

    “呵呵”战常胜和洪雪荔轻笑了起来。

    “走啦”景海林恼羞成怒的拉着洪雪荔就朝外走去。

    “师父、师母。”丁国良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两人道。

    “国良来了,你姐夫在里面呢”景海林看着他说道,“我们走了。”

    “师父、师母小心脚下。”丁国良看着两人的背影道,目送他们俩离开,他才进了屋。

    “姐夫,没事吧”丁国良一屁股坐在炕上担心地看着他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战常胜故作轻松地说道。

    “别骗我,出了这件事,上面能不就此事大做文章。”丁国良眉头紧皱成川字。

    “做什么文章哪里听来奇怪的话。”战常胜一脸迷蒙地看着他道。

    “露露说的。”丁国良立马说道。

    云露露这个大嘴巴知道你能耐,也不用告诉俺们家单纯的小白兔吧

    “哎呀”战常胜夸张地说道,“没事,真没事,不就是背个处分呗别听你家露露夸大其词。”

    我家露露,丁国良闻言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

    这傻小子,战常胜一脸宠溺地看着他,转移话题道,“你跟她怎么样了”

    “什么怎样了”丁国良双眸躲避着他投来调侃的视线。

    “这还用问吗感情进展如何”战常胜一脸八卦兮兮地说道。

    “我们一直埋首故纸堆,努力攻克难关,哪有心情风花雪月啊”丁国良说不失落是假的,可是能近距离的一起工作他就很满足了。

    这般接触更加的认识她,工作中的她那真是女儿身,男儿心。工作外的她就迷迷糊糊的了,不懂得照顾自己,可是可爱的紧。

    想起来丁国良这脸上就一副花痴样儿。

    让战常胜这么一转移话题,丁国良也就忘了来的初衷了。

    在被战常胜那么一忽悠,丁国良晕晕乎乎的就走了。

    战常胜目送他离开,偷偷松口气,总算把人给糊弄走了。

    被人关心着,心里暖暖的,可这事真不是自己控制范围内,就别提他了,说出来只会跟着担心而已。

    丁国良出了屋子,海风一吹,晕乎乎的脑子就冷静下来。

    知道被姐夫给忽悠了,转过身,问清楚又能如何自己能帮什么忙,言语安慰、安慰,苍白的很。

    还不如实实在在的做出成绩,拔腿就跑,准备挑灯夜战。

    “你干什么”丁国良手中的算盘正噼里啪啦作响,一下子被云露露给抽走了。

    “睡觉时间到了。”云露露抬起胳膊,敲敲自己的手腕上的表道,“十二点了。”

    “你回里屋睡你的,我在算会儿。”丁国良抬头瞥了她一眼道。

    “你不睡,我可是要睡的。”云露露眸光掠过他诧异地说道,“你回来就怪怪的,怎么从战主任那里得到的消息不好。”

    “没有,姐夫什么也没说,可是我知道他的压力大。”丁国良双手抱头,闷声道,“可是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工作上能做出成绩,也许能帮的上忙。”抬眼看着她,伸手道,“给我算盘。”

    云露露双眸晦暗不明地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倒是比她想象的更为务实,她最烦的就是遇事帮不上忙不说,还哭天抹泪的,到底谁安慰谁甚至拖后腿行为。

    “你想帮他,也不是这么糟蹋自己。”云露露目光逼视着他,非常有压迫性,“现在给我睡觉去。”眸光流转威胁道,“不听话,明天你就不用来了。”目光坚定道,“我说道做到。”食指轻叩额头道,“革命是身体的本钱,你这么大的人不用我教你吧”

    “那好吧”丁国良眸光深沉地看着她说道。

    丁国良起身离开,出了门,看着看守人员道,“注意警戒。”

    “是连长。”

    丁国良打着手电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aaaaaa

    转过天,战常胜还没去岸上,就先接到公安局电话,人没事了,让他们去接人。

    战常胜连早饭都没顾的吃,就驾船上岸当然将小钱和小孙一起送到了公安局。

    “叶局长。”战常胜是人未到,声先道。

    “你们来的可真快。”叶青山起身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朝着跨进门槛的战常胜边走边伸出手道。

    “叶局长,我听说你连夜提审的,真是麻烦你了,”战常胜双手握着他的手一脸的感激道,“你是不知道,他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少了他可不行。”

    目光看向站在办公室的贺天他们,贺天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呵呵我们抓的那个特务身份已经查实了,还有好几起盗窃情报案,与他有关。正等着来人押往京城去。”叶青山笑呵呵地说道。

    “那太好了,这一回多亏您动作快,要不可就酿成大祸了。”战常胜一脸真诚地说道,仿佛昨儿的剑拔弩张是错觉一般。

    “哈哈”叶青山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了,“我跟你说,这次我们算是意外钓了个大鱼。”挑眉道,“上级表彰了我们。”指指他道,“我们还得感谢你们呢”

    战常胜客套地说道,“哎哟,叶局长,您这么说可就太客气了。”

    “这三位同志的问题已经彻底的查清楚了。”叶青山指着贺天他们三人道,“与特务无关,这个我们已经定性了,你就把他们带回去吧”

    战常胜拉着他的手紧紧的握着道,“叶局长,这次真的太感谢您了。”

    “那他们俩怎么办”战常胜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小钱与小孙两人道,看着叶青山迷茫的眼神,他解释道,“他们就是信件中有泄密嫌疑的两人。”

    “哦也证明了与他们两人无关,不过他们得写一张笔录。”叶青山看着他们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