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夸奖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还用想啊不是明白着呢。”武小军撇撇嘴说道。

    “咱们用脑子理智的想想,如果今儿我强行将贺副主任他们带出公安局,是救他们、还是害他们。”战常胜的目光掠过他们,“拯救一个同志,是需要感情用事,还是需要理性思考,你们每个人都想想。”厉声道,“都给老子好好想想”

    大家脸上的怒容随着他简单的几句话渐渐的消散。

    战常胜看着他们脸色变化,在心里舒了口气,“我看时间都差不多了,都回去休息吧明天好好的训练。”

    一声令下,就都散了。

    aaaaaa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海风轻轻吹拂着,一扫白日的暑气,海浪拍打着海滩,翻卷出朵朵白色的浪花。

    实验室的技术专家们陆陆续续下工。

    景海林和洪雪荔打着手电往家里走,却发现战常胜的洞屋里还亮着灯。

    想起听大家议论码头上发生的事情,有些担心他。

    于是景海林拉着洪雪荔敲开了战常胜家的大门,“走,看看去。”

    “干什么呢”景海林盘腿坐在炕上道。

    “写检查呢深刻的检查。”战常胜看着他们两口子道,放下手中的笔,拿着书盖在自己的检查上。

    “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吧”景海林紧皱着眉头担忧地看着他道。

    “虽然及时补救了,可到底是出错了,该担的责任就得担起来。”战常胜展眉轻笑道。

    “我担心你会被调走。”景海林说出自己的忧心道。

    “呃”战常胜闻言这个还真不敢保证,眼神转了转,故作轻松地一笑道,“不会的,就是把我贬成伙夫,我也死赖在这里不走。”哈哈一笑道,“眉头别皱那么紧,没事的,这履历上大不了再写个处分,老子这一路走来,处分没少背,检查没少写。”闭了闭眼,在睁开眼,眼神清明,努努嘴道,“上面人有的想要掐死我,但也有会保我的,别担心。”

    “也就是说这要看谁的后台硬了。”景海林无奈地说道,这种无力感真特么的折磨人。

    “别担心。”洪雪荔握着景海林冰凉地手道,抬眼岔开话题道,“那小钱他们呢”

    “对了,他们怎么处理”景海林抬眼看着他问道。

    “平时可以讲人情,越了线就必须要严肃的处理,他这可是泄露国家机密。”战常胜目光凝视着他道,“你可不许替他们求情。”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想替他们求情。”景海林面部狰狞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恨不得掐死那个混蛋,害你被连累了。

    “咱景老师的觉悟就是高。”战常胜竖着大拇指调侃道。

    “那小钱会怎么处理”洪雪荔好奇地问道。

    “哦肯定不会在这里了,至于怎么处理,那是上级的事情。”战常胜摊开双手,一副不关我的事。

    “战士们没骂你,没说你是满清政府。”景海林挤眉弄眼的看着他打趣道。

    “怎么没有,就像你说的,就差骂我丧权辱国了。”战常胜好笑地摇头道。

    “那战士们恨你,你还怎么带兵,这不是动摇军心,影响士气嘛”洪雪荔担心地看着他道。

    “等咱们的贺副主任回来就没事了。”战常胜轻笑一声道,“那帮子小兔崽子,没事加大操练,累的跟狗似的,还有心情恨我。这一次就官大一级压死人了,就使用高压手段。”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你怎么妥协了,这可不像你的样子,考虑的这么周全。”景海林好奇地问道。

    洪雪荔起身给自家那口子倒了杯水,给战常胜的茶缸里蓄点儿水。

    “谢谢嫂子。”战常胜笑着说道,目光看向景海林道,“其实这一次他们被扣押,我请示过上级了。”

    “哦”景海林长着嘴点点头说道,“我说呢你什么时候考虑事情这么周全了。”

    “你什么意思老”战常胜急刹车道,“我什么时候考虑事情不周全了。”

    “你对待外事上,考虑的很周全,可是一碰到自己人,义气大于理智。”景海林嘴角含笑地看着他道,“我说的可对今儿这事你肯定跟人家公安干上了,不好收场,最后才不得不像上级请示。”

    “呃”战常胜心虚地摸摸鼻子,轻轻一笑道,“是啊你都猜对了,行了吧我考虑问题不周全。”

    “其实我挺欣赏你身上永远保持着的那股子狠劲儿。”景海林一脸笑容地看着他道,“什么时候你战常胜要是想问题周全了,估计杀敌的那股冲劲儿。”微微摇头道,“就没有了。”

    战常胜闻言双眸尽是醉人的笑意,“呵呵这话说的我爱听。”啧啧眼神上下打量着他道,“要不说知识分子呢这批评人都能让人听着贼舒服。”

    景海林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战常胜双眸微微轻转道,“好了,你数落完我了,我现在要问问你专家那些人情绪如何”

    “受影响是肯定的,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与他们只是道一声惋惜,但是他毕竟是成年人必须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景海林端起茶缸灌了一大口水,润润嗓子道,“大家更担心此次事件,对你的影响。”

    “我的影响就刚才说的,没事。”战常胜宽慰他们道,黑白分明的眼睛贼溜溜的一转道,“倒是你们什么时候交出漂亮的成绩单,证明我存在的意义,才能留下我。”

    话音一落,洞屋的一下子安静的针落可闻。

    景海林眉头轻蹙了一下,心头微转,立即起身道,“不跟你聊了,孩子妈我们走了。”

    “等等,等等。”战常胜见他的样子,给吓得赶紧叫住他们道,“老景,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

    战常胜真怕他因为自己的话,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里,连命都不要了。

    “嫂子”战常胜求救地看着洪雪荔道。

    “放心我会看着他的。”洪雪荔好笑地摇头道,“实在不行了,战主任一个手刀下去,就万事大吉了。”语气带着浓浓的调侃意味。

    “嫂子,不心疼啊”战常胜面带笑容地打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