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翻脸比翻书还快

作品:《六零俏军媳

    而招待所内,叶青山看着他走了,一打手势,砰的一下踹开了门,“不许动,不许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里面,最终落在他们母子俩的身上。

    “别开枪,别开枪。”她拉着儿子的手赶紧举起来道。

    公安拿出手铐,将两人拷了起来。

    “妈,这是咋回事”石头满脸惊慌地说道。

    “没事,误会,误会。”她赶紧解释道。

    “误会”

    “狗特务。”

    “特务”石头满脸疑惑地问道,目光在公安与自己妈妈之间来来回回的,“妈,到底怎么回事”

    “带走”叶青山大手一挥道。

    “公安同志,我儿子跟这件事无关,他什么都不知道。”她一脸急切地说道。

    叶青山看着他们母子二人,就没有见过这么坑儿子的妈,即便不知情,这孩子一辈子也完了。

    有个通敌叛国的爸妈,作为狗崽子还能正常过日子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少说废话,带走。”叶青山挥挥手道。

    他们母子俩被公安带走,叶青山赶紧带人跑出去,在大路上,就看见战常胜一脚将人踹出了三米开外,重重的落在地上。

    “嘶”叶青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疼的厉害。

    战常胜将枪别在腰间,走上前去,捡起落在地上的包,眼神冰冷地看着他。

    “战主任。”叶青山叫道。

    战常胜闻言扭过头来,浑身煞气消散的干干净净,看向他们眼神柔和了下来,“来的正好,人交给你们了。”

    叶青山眨眨眼,这脸变得快的,仿佛不是一个人。

    “叶局长。”战常胜看着发呆的他道。

    “哦带走。”叶青山挥手,干警们将他拷了起来。

    回到了公安局内,战常胜非常感谢公安干警们大力相助,将特务抓获,信件拦截了下来。

    “我可以打个电话吗”战常胜看着叶青山道。

    “当然。”叶青山点点头道,

    “彭干事。”战常胜叫道。

    “到”彭福生走出来敬礼道。

    战常胜将手里的包扔给他道,“找出来小钱的信。”

    叶青山见状说道,“我失陪了。”回避了出去。

    彭福生接过包道,“是。”放在了办公桌上,打开,将里面的信快速的翻了一遍,“找到了。”拿出小钱的信道,“还没有拆封。”递给了战常胜。

    战常胜撕开了信,将信与小纸条都拿了出来,一看气笑了,“这有有脑子都能看出我们在哪儿,他是不是自己脑子不够数,也以为别人也这样。”说着将信和纸条塞了进信封,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老景,是我。”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景海林就急切从椅子上站起来,由于起身太快,将椅子带到了地上。

    景海林也顾不得倒下的椅子,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信找到了吗特务抓到了吗你没事吧”

    洪雪荔微微摇头,起身将椅子扶了起来,放在他身后。

    战常胜勾起唇角浅笑道,“你听我说,第一信找到了,还没拆封。第二特务抓到了,第三我们大家都没事,没有人受伤。”

    “我勒个老天,终于没事了。”景海林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这就好,这就好。”

    “好了,告诉大家没事,我们会尽快赶回去。”战常胜神情柔和地说道。

    “好,挂了。”景海林挂上电话,抬眼高兴地看着洪雪荔,“孩子妈,太棒了,事态在我们控制之中,没有滑落最糟糕的境地。”

    “现在放心了。”洪雪荔面带笑容地看着他道,“我就说了要相信战主任。”

    “关心则乱。”景海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说着嗔怪道,“还说我呢,你不也是担心的要死。”说着拿起电话道,“我给首长打个电话,报告一下最新的情况。”

    汇报完毕后,景海林站起来道,“走,我们讲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估计都担心着呢”

    夫妻俩一起出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这下子提着的心,紧绷的情绪总算放了下来。

    aaaaaa

    小孙一脸怒容地看着小钱道,“怎么能把我和你个敌特分子关在一起呢我为党工作这么多年,对党是一片忠诚,可昭日月,我怎么可能是敌特呢都是你连累了我,你把我害惨了你知不知道。”

    “你喊什么喊”小钱这一肚子委屈还不知道往哪儿撒呢“我害你,那你当时怎么不揭发呢现在放什么马后炮。”

    “你特么的说什么呢”小孙气急败坏地说道,手指着他哆哆嗦嗦的。

    “我说什么你没听见吗我说你是帮凶。”小钱破罐子破摔道。

    “我不是帮凶,绝对不是,是你求我的,我心软才答应的。”小孙为自己辩解道。

    “我求你,你就心软答应啊是你自己意志不坚定,你的组织原则与立场呢”小钱口无遮拦地说道。

    “我打死你。”小孙直接扑了上去,两个人像孩子一样,扭打在一起。

    打的气喘吁吁地,呜呜的哭了起来。

    “都是你害的,我是我全家的希望,我这辈子完了。”小孙哭的稀里哗啦的。

    小钱也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特么找谁哭啊

    aaaaaa

    战常胜收拾好东西道,“走,我们离开这里。”

    战常胜和彭福生出了办公室,就看见院子里的叶青山,“叶局长,这一次真是太感激了。”

    “你从刚才到现在说了多少个谢谢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叶青山看着他真诚地说道。

    “你们打算怎么办”叶青山看着他们道。

    “我们打算现在就回家。”战常胜直接说道,又开门见山地说道,“麻烦你把我们的人交给我们,让我们带走。”

    “那可不行”叶青山很干脆地说道。

    战常胜轻蹙了下眉头,黑眸轻闪,“理由。”

    “你们内部有人涉嫌和特务合谋窃取情报,所以我们必要调查清楚。”叶青山说着拿出手续道。

    战常胜打电话的一会儿功夫,人家局长大人已经走好了程序了。

    战常胜脸色阴了一下,一把抓过他手里的纸,突然呵呵一笑道,“我看就算了吧这特务都抓着了,就别在难为我们的人了。”

    “这叫什么话啊”叶青山从他的手里抽出纸拿在手里道,“特务虽然已经抓着了,但是也得把事情弄清楚吧这是我的职责,请你理解一下,希望你们也配合我们一下,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们用强的了。”刚才我们可是积极配合你们来着,一下午在街上挨家挨户的问,连口水都没顾的上喝,打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请吧不要干扰我们的正常工作。”

    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压抑着怒气道,“你这是要强行扣留我的人。”

    “这叫什么话”叶青山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厉声道,“战主任,你知道你现在这种行为叫什么吗妨碍公务、破坏执法。不但里面的三个人要审,就连那封信件的主人也得被带来,协助调查。”

    “叶局长,就算是他们犯罪,你的级别不够,所以无权过问这件事情。”战常胜态度强硬地说道,“你不会不知道保密是分级的吧”

    “少跟我来这一套。”叶青山轻视地看着他道,“人不能带走,这是我们的地盘。”

    “让开,我只是把人寄放在你这里,你可没权过问。”战常胜黑着脸说道,上前一步,逼视着他,阴森森地说道,“不然的话,小心我的枪口不长眼。”语气冷的让人在盛夏里也感觉到了寒意渗渗。

    叶青山在他的压迫下,后退一步道,“我也警告你,我们公安也不是被吓到的。”食指怒指着他道,“你今儿别想把人带出这个大门一步。”

    双方就这么僵持在这里,剑拔弩张的气愤压抑着双方。

    战常胜瞪着他,我自己的兵,我自己想怎么打想怎么骂都行,容不的外人来说三道四的。

    在我的眼皮底下,扣了我的兵,我连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老子特么的以后怎么带兵,眼前的人算那颗葱。

    叶青山看着牛气哄哄的战常胜心里也犯嘀咕,这家伙有那么大的来头嘛闹的他也不敢硬顶,可是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缓和了语气道,“这样既然我们双方意见分歧太大,我们请示上级好了,给省军区打电话。”

    “给他们打电话也不行,他们做不了我的主。”战常胜直接挥手拒绝道。

    叶青山闻言眸光闪烁,咬了下嘴唇道,“那你找个能做主的。”

    战常胜闭了闭眼睛,“我进去打个电话。”

    “请吧”叶青山非常开明地说道。

    战常胜进入办公室,拿起了听筒,拨通了电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汇报了一下。

    结果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对方才道,“把人交给公安机关,你全力配合,你要相信公安机关能把问题搞清楚,配合调查而已,又不是枪毙,你那么激动干什么他们违反了纪律,就应该接受调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