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焦急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好,战主任,请配合我们全力搜查,务必做到挨家挨户。”叶青山也不客气,更干脆地说道。

    “怎么分配”战常胜问道。

    “你们城西,我们城东。”叶青山直接说道,“我让人给你们带路。”

    “谢谢”战常胜看着警卫排道,“立即行动,全体都有,出发。”

    “是”

    战常胜目送他们离开,双手掐腰,看着贺天轻咬了下嘴唇问道,“城里现在情况怎么样”

    “省军区与公安已经将全城封锁了。”贺天介绍了下情况,随即问道,“家里呢”

    “战士们的信我都调查了一下,除了小钱没有其他的可疑。”战常胜看向他道,“小钱有泄密嫌疑,而小孙知情不报,我已经把这两个人给控制起来了。”

    “这俩兔崽子、混蛋。”贺天气的爆粗口道,恨不得拿枪毙了那俩蠢蛋。

    战常胜内心焦急,胸口大幅度的起伏,面色却平静地说道,“事情紧急,所以偷信的特务务必要抓起来。”

    “战主任,因为我的工作疏忽而造成了重大的失误,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请求关我的禁闭。”贺天站在他的面前一脸严肃地朗声说道。

    战常胜没有来之前,他必须稳住大局,现在他来了,那么他就必须的得避嫌了,毕竟信件是在他的手上丢的。

    战常胜目光凝视着他,下令道,“贺天有通敌嫌疑,抓”目光转向叶青山道,“叶局长,借你的贵宝地一用。”

    叶青山点点头道,“没问题。”

    “贺副主任,请。”战常胜上前打了个请的手势说道。

    “老战,一定要抓到敌特分子。”贺天侧目看着他拜托道。

    “嗯”战常胜目光凝视着他,重重地点头道,“我保证。”

    贺天他们三人就被关在了公安局的小牢房里。

    战常胜看向叶青山道,“叶局长,我打算去街上看看。”在这里实在是坐不住。

    “我跟你一起去。”叶青山立马说道。

    “好,那走吧”战常胜率先朝外走去。

    叶青山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战常胜边走边说道,“能带我去他家看看嘛”

    “可以。”叶青山点头道,带着战常胜去了修车的铺子。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房子,房子是老式的青砖瓦房。

    战常胜眼神犀利地扫视着房子,突然目光定格在了房梁上,“那是什么”

    “没什么啊”叶青山看着堪比腰粗的房梁道。

    “拿梯子来。”战常胜看着门口看守人员道。

    “快去找个梯子。”叶青山催促道。

    很快梯子就般来了,战常胜踩着梯子爬上了房梁,直接将房梁掀开了。

    原来堪比成人腰粗的房梁,被挖空了一段。

    战常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电台和一个密码本。

    叶青山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手的电台,“藏的可真够隐秘的。”

    战常胜将电台放在桌子上,拿起了密码本,跟天书似的,对他来说根本就没用,况且他的主要任务是找信,这些归公安管。

    有电台与密码本只能证明他真的是特务,不用一丝一毫的怀疑了。

    一番折腾下来,天渐渐的黑了,参与全成搜捕的人,真的挨家挨户敲开门,进去询问,查探,到目前为止,是一无所获。

    aaaaaa

    而在岛上的景海林安抚大家的情绪,尽量不拖延工程进度。

    内心焦急地他来回的踱着步,手里的铅笔差点儿没让他给撅折了。

    “叮铃铃”红色的电话响了,景海林心里是咯噔一声,这可是上级打来的。

    到现在还诶有消息,这电话该怎么接,“叮铃铃”刺耳的铃声,敲击着耳膜,景海林搓搓手心儿中的汗,拿起了听筒道,“首长好。”

    “目前还没有消息,不过战主任已经亲自带着人去岸上配合公安机关协助搜捕。”

    “是有消息,我马上报告首长”

    “是”景海林立正站好朗声回道,挂上了电话。

    “呼”景海林紧张的长出一口气,目不转睛盯着黑色的电话,“老战啊真快把人给急死了,一定要把特务给抓住了。”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急得他双手合十,“菩萨、佛祖、耶稣、真主安拉一定要将信件截回来。”满天神佛拜了个遍。

    “你这是不信苍生,信鬼神了。”洪雪荔端着饭盒进来道,说着走到办公桌前,将饭盒放在办公桌上面,看着他道,“还没有消息。”坐在了他的对面。

    “嗯快急死了。”景海林揪着自己的头发道。

    “别在揪了,再揪就成秃子了。”洪雪荔皱着眉头,担心地看着他道。

    “唉”景海林重重地叹口气,气的拍着桌子道,“特么的。”

    洪雪荔被他发狠的样子还真是少见,忙劝慰道,“先吃饭吧”

    “我吃不下。”景海林低垂着头,摆摆手道。

    “吃不下,也得吃。”洪雪荔将筷子塞给他道,“你要相信战主任,他一定能将特务抓获,将信件拿回来的。”接着又说道,“你也没必要这么担心吧这事又不是战主任的错。”

    景海林闻言抬眼看着她道,“你怎么会这般的天真,他是主要领导,一个失职之罪是免不了的。万一上面拿这个大做文章,你想过后果吗被调离岗位是最轻的,扣上帽子这辈子就完了。”担心不已地说道,“他走了,我们怎么办那些人肯定调自己过来,到时候”嗤笑一声道,“别说工程了,我们还能有好果子吃。”

    洪雪荔被他给吓得脸色苍白,却还是劝道,“别那么悲观,事情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出事到现在还没有多长时间,一定来得及。”

    “希望吧”景海林鼓着腮帮子吐出一口浊气道。

    “吃饭,吃饭,吃了饭才能有体力应付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洪雪荔看着他说道。

    景海林放下筷子,走到脸盆架子前,洗洗手,走回来,拿起二合面的馒头和筷子,味同嚼蜡般的麻木的往嘴里塞。

    洪雪荔见状,张张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在心里默默的祈祷战主任一定要抓住特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