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严重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道,“你确定”

    “我确定。”小孙指指自己的眼睛道,“我亲眼看见的。”

    “那贺副主任没有发现。”景海林话落就觉得自己问了愚蠢的问题,娘的要是发现了这孩子还至于魂不守舍的吗

    景海林起身直接拽着他就走道,“走我们找战主任去。”

    小孙一听去见战主任,直接给吓的出溜到了地上,“我我不去。”

    由不得小孙不去,景海林直接连拉带拽的拖着小孙找到了在操作平台忙活的战常胜。

    “老战,老战你下来。”景海林仰着头看着战常胜道。

    “老景什么事”战常胜低头看着他道,“在这儿说吧没看我忙着呢”目光移到他身边狼狈不堪的人身上。

    “再忙也给老子下来。”景海林气急败坏地说道。

    这么粗暴的景海林可这是少见,战常胜眼眸轻转,从上面跳了下来,“说吧找什么事”找了破抹布擦擦自己满是油污的手。

    “咱们一边儿说话去。”景海林左右看了一眼,来来往往的人说话不方便。

    战常胜眸光轻闪,点点头道,“跟我来。”

    景海林拖着踉踉跄跄的小孙,跟在战常胜后面。

    战常胜走到开阔的地方,停下脚步,看着他们俩道,“说吧什么事”诧异地看着景海林身边的人道,“这不是小孙吗他刚才不是去寄信来着。”

    小孙见被他给认出来了,吓得不自觉躲在了景海林的身后。

    景海林现在也顾不上小孙,看着战常胜极快速地说道,“小孙不久前让贺副主任检查信件的时候,看见小钱将一个纸条塞进了信封,而贺副主任没有发现。”

    战常胜闻言刷的一下面色阴沉,眉头凝重,“你特么的现在才跟我说,船都开走快三个小时了。”压抑着满身怒气地说道,“他是怎么躲过贺副主任检查的。”

    “我们一起拿着信去让贺副主任检查,是他自己的糊的信封,故意将信给扒拉到来了地上,趁着贺副主任检查我的信件的时候,往信里塞了个纸条。”

    战常胜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纸条上写什么了”虎着一张脸,催促道,“快说。”

    景海林责备地瞥了一眼战常胜,目光看向他,语气温和地说道,“小孙别怕,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小孙害怕的咽了咽口水,才在景海林鼓励地眼神中,缓缓地说道,“纸条上写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这段时间他跟他女朋友闹别扭,他女朋友问他在哪儿我位置有暴露的嫌疑。”

    战常胜脸阴的黑如锅底,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踱着步,指着小孙道,“我就说,没有内贼引不来外鬼。你怎么早点儿不说,船开走前,为什么不说。”

    小孙低垂着头,缩着脖子道,“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内容是什么主任这件事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不严重你们特么的保密条令都背到狗肚子里了。”战常胜怒指着他道,“你们这是在泄露国家机密,这是在损坏国家利益,你还跟我说不严重你脑袋里装的是草吗”

    战常胜气的放下手臂,看向景海林道,“老景这家伙交给你看管,给老子看严实来了。”话落直接如飞一般的跑了,眨眼睛就消失在了景海林和小孙的眼前。

    他必须赶紧把那批信给截下来,希望还来得及。

    回到办公室,战常胜看向彭福生道,“小彭,带警卫,马上将小钱给老子控制起来。”

    彭福生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小钱”

    “赶紧给老子去。”战常胜像一头暴躁的狮子似的朝他吼道。

    “是”吓得彭福生拔腿就向外跑,叫上警卫一起走。

    战常胜气极败坏的将扣的严实的风纪扣都给解开了,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直接给邮电局打电话询问,没有人邮寄大宗的信件。

    战常胜闻言在心里松了口气,谢天谢地信没有寄出,然后交代邮电局,如果有人一下子寄那么信件就拦下来。

    战常胜撂下电话,感觉心神不宁的,这种感觉太明显,于是又给公安局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满大街的找人,最好能拦截信件。

    而当在听筒中听到贺天的声音,直接懵了,当得知信件被掉包了,如抽走精气神似的,瘫在椅子上,随后打起精神快速的做出一系列命令。

    告诉了贺天这批信件中有泄密的嫌疑,让他们务必抓到敌特分子,由他负责岸上。而他先家里给理顺了,这么看来敌特有备而来,那混蛋到底是不是混进队伍的特务呢

    aaaaaa

    小钱这心里有事,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事,没事,怎么可能有事。

    彭福生直接在闯进了实验室,凶恶的目光瞪着小钱。

    小钱给吓的直后退,直接退到了操作台,才停下脚步。

    实验室的人也懵了,这是干什么众人看看彼此,面面相觑。

    彭福生看向左右两侧的荷枪实弹的警卫,一挥手道,“拿下他。”指着小钱。

    两人冲过去,将小钱一左一右给押了起来。

    战常胜挂了电话,就朝这边走来,跨进实验室,面容冰冷地看着他道,“给你女朋友的心中夹的纸条上,写了什么”

    小钱的眼神摇摆,抿了抿唇,结巴道,“我”

    “现在是你如实交代的最后机会。”战常胜神情冷漠地看着他说道。

    “主任,我没写什么啊”小钱委屈巴巴地为自己辩驳说道,“我就是告诉她咱们在荒岛上执行任务。”

    “为什么要写”战常胜眼底凝结成霜冷冷地看着他说道。

    “因为我要不在不告诉她我在哪儿他就给我掰了。”小钱极力地为自己辩解道。

    “现在你们可以双宿双栖了。”战常胜挑眉,看着他嗤笑一声道,“你这是公然的额泄露国家机密,你这是什么行为你不知道吗你这是背叛祖国。”张了张嘴,跟他还有什么话好说,一挥手道,“带走。”

    “主任,主任,我不是故意的。”小钱大声地叫起来,立马求饶道,“主任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么干了。”

    “这是一句错了,就可以的吗你这是在犯罪。”战常胜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道,“你这是读了大学的脑子,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

    面容凝重地指着他道,“你现在给老子老实的交代,怎么跟岸上的敌特接的头,又是怎么把情报传递出去的。”厉声质问道,“还有除了这一次的信件,以前还传出去过什么情报没有。”他不得不往最坏的方面想。

    小钱给吓的浑身如软面条似的,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身后的警卫也放了手。

    小钱激动地说道,“主任、主任,我是有一点儿私心,但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背叛祖国。主任我不可能这么干。”

    “你发誓也没用。”战常胜看着如此天真的家伙,微微摇头道,这他娘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主任,主任,我没有的背叛祖国,我真的承受不起啊”小钱一把鼻涕的一把泪的说道,这么大的罪名扣上来,不但他这辈子完了,全家人都得跟着遭殃。

    “起来。”战常胜看着软骨头似的他道。

    小钱跪在地上,低垂着头,浑身暮气沉沉的。

    战常胜看着小钱身后的警卫道,“把他给老子拉起来。”

    警卫将小钱给拉了起来,两人一左一右的架着他,防止他又出溜到地上。

    战常胜眸光冰冷地看着他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写清楚。”

    “我写,我写。”小钱忙不迭的点头道。

    战常胜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道,“小钱我告诉你,你这次的祸闯大了,连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如果查出来你跟敌特没关系也就罢了,如果查出来有关系,你就只有一条路,枪毙”

    小钱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战常胜,枪毙一番白眼晕了过去。

    战常胜看着没出息的男人,挥手道,“将人带下去,给老子看严了。”目光扫向实验室里的其他人,“看什么看,都给老子赶紧工作,这件事不许议论。”随即转身离开。

    吓得其他人一哆嗦,忙不迭地点头,保证不议论。

    彭福生和警卫将小钱给拖出了实验室,关了进洞屋里。

    彭福生看着他睁开了眼睛,将纸和笔拍在炕桌上道,“哦既然醒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写吧”

    aaaaaa

    战常胜从实验室里出来,找到景海林道,“小孙那小子呢”

    “我让人关起来了。”景海林紧皱着眉头道,担心地问道,“小钱那边怎么样”

    “人也看管了起来,事情太凑巧了,所以不排除他是敌特的可能性。”战常胜紧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现在怎么办”景海林担心地问道。

    “在这里我也坐不住,我得去岸上看看。”战常胜不放心地说道。

    “行了,你去吧我们会把家给看好的。”景海林拍拍他的肩头道,“别着急,事发到现在才不过三个小时,也许信件还没有送出去呢”

    “不能心存侥幸,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战常胜深吸一口气道,“我走了。”

    实在不放心的战常胜干脆带上警卫,直接驾艇去岸上了。

    ,